第四集 第八十七章 纠结的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500加更第三更到天起来先看评论,那是我yy的动力,谢谢在评论区群魔乱舞的亲们,既然我们不能成神,就跟着无良一起成魔吧!

    月光如水,云如青烟。

    少了一分对小蕾的忧虑,多了一丝对君临鹤的烦恼。

    楚翊啊楚翊,你为何要说出来,让这份纯洁的友谊蒙上了暧昧的轻纱。

    都说世间男女没有真正的友谊,曾经还以为在我和君临鹤的(身shēn)上发现了奇迹。

    如此清心寡(欲yù)的君临鹤,怎会动(情qíng)?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

    如果说他面对我时局促是因为喜欢我,那四年前他就这样了。

    如果说他因为我的言语会脸红是因为喜欢我,那我们刚刚结识的时候他就是如此。

    细细回忆我和他之间的点点滴滴,除了当他得知我是“狐妖”时很是惊讶,其他……都与四年前无异。

    若如楚翊所说他对我有(情qíng),那只能说明他将这份(情qíng)隐藏地很好。

    果然怂恿他下山,是错的吗?

    而且,就算是真的,我又能如何?回应他?那不是即对不起离歌又伤害了小君?

    有些事,yy一下就好。

    风一吹,头上湿发发凉。

    干脆找个人把君临鹤推了算了,免得看着他挠心。

    回来时,正看见白欧仑询问君临鹤。

    “君兄。这位舒夫人叫什么?”白欧伦紧挨着君临鹤,问话的同时,却在打量君临鹤的侧容。

    “你无需知道。”君临鹤地回答让白欧伦挑了挑眉。

    “那她……是哪里人?”白欧伦视线往下,看君临鹤的(胸xiōng)脯,一脸正经。

    “与你无关。”君临鹤想起(身shēn)。忽的。白欧伦伸手就摸上了君临鹤的(胸xiōng)脯,君临鹤立时起(身shēn)。宝剑出鞘,指向白欧伦:“你干什么?”

    一堆汗。虽然想找个人解决小君,但绝对不是白欧伦。

    白欧伦渀佛完全没有看到君临鹤的剑,而是捏了捏那只摸君临鹤地手,轻轻嘀咕:“真是男人。”

    “你!”君临鹤立时双颊绯红,收回宝剑远离白欧伦。

    白欧伦轻笑躺下。随手拔了一根草开始把玩:“君兄,对不起。”白欧伦看似随意地呼喊,但声音里透着诚意。

    君临鹤撇开脸,(胸xiōng)膛起伏。

    “哎……这位舒夫人好福气,居然有如此美人相伴,肝胆相照。”白欧伦地感叹飘入风中,“真是羡煞旁人呐……”

    美人相伴?呵……确实是个美人,美人美得已经让我忽略了他的(性xìng)别,眉骨清秀。透着仙风。纤眉如画,朱唇若点。男人中地巴掌脸,雌雄莫辩,倾国倾城。

    他如水中白莲,不可亵玩。

    他如雪山奇葩,清香撩人。

    如此清俊高傲美人,当初可是相当滴鄙视我呐。我还记得他不屑看我一眼,不屑与我对话。

    至今,他还不知当初他与花了了那场婚礼,是我精心算计。

    他,笨地可以,呆地可(爱ài)。

    从(阴yīn)暗中慢慢走出,君临鹤听见我的脚步声,立刻朝我望来,现在,他已能直视我,想当初,他连看我一眼,都会觉得是唐突了我。

    可是,他地目光很快又在我的注视中,撇开。哎,他只是稍稍有些进步而已。

    “小舒,接下去……我们如何?”君临鹤看着面前的篝火问。他还是老样子,和我说话,不看着我。

    我坐到加菲的(身shēn)边,摸了摸加菲厚实的皮毛:“跟。”

    “跟?”

    “恩,跟着他们,白欧伦,这条河往西去哪儿?”

    白欧伦起(身shēn),舀起树枝在地上画着:“这条河名为盘龙,是盘绕在轩辕王朝大地上地一条巨龙,它的形状因头尾相近,故名盘龙,在到灵都后,它就会转向往东南,然后入海。”入海……

    “如果对方目的地为大海,那我们倒是轻松,只怕他们会沿途下船,盘龙沿途港口无数,这位夫人,你这只大猫,能否继续追踪?”

    “呵,这你放心,相对于水路,陆路更容易追踪。”

    白欧伦听罢点了点头,拨了拨凌乱的刘海:“也对,我有一位朋友,他有一只灵犬,可追千米以外的猎物,他也说过,陆路比水路更容易追踪。而夫人你这只大猫应是比那灵犬更佳,好!我就信你一次。”

    灵犬呵……龙皇,我们只怕快见面了吧。扫去陈旧的记忆,我继续问:“那这里离灵境山庄有多远?”

    “一天。”白欧伦半眯着眼睛,“这位夫人,你上灵境山庄做什么?”

    我看了看他那张发丝凌乱的脸,随口道:“请后弦下山相助。”

    “你?你请的动后弦?!”白欧伦撇开脸发出几声轻笑,不羁的神(情qíng)里多了一分嘲弄,“后弦连寒思忆那种大姑娘都看不上,怎会看上你这半老徐娘。”

    额头青筋爆出,老娘有这么老吗?不就是用了张普通人皮面具嘛。

    “白欧伦!”忽地,君临鹤发出一声厉喝,“请对夫人放尊重点。”

    是啊,君临鹤总是容易被我们忽略,无论是我与离歌一起,还是与楚翊一起,他总是那么安静地站着,然后被我们忽略。

    他与离歌地静完全不同,离歌虽静却让人无法忽视,而他,是真正地静如空气。可是,他却会在必要之时,及时出现。

    白欧伦对君临鹤的厉喝毫不在意,唇角微扬,保持着他那一抹浪((荡dàng)dàng)地嘲弄世人的笑。他再次躺下,拔了一根细草叼在唇中。然后,他将一条腿架在了另一条曲起的腿上,一派逍遥自在。

    君临鹤很是不喜白欧伦,他是个简单的男人,所以他的喜怒哀乐,都会放在脸上,我笑着拍拍君临鹤:“别在意。”

    “可是他……”

    我对着君临鹤摇摇头,他气恼地看了一眼白欧伦,便转回脸,目光扫过我的脸,忽然停落在我的湿发上。

    正想问怎么了,他就皱起双眉,伸出了双手:“你这样会受寒的,要把头发放下来吹干。”

    眨眼间,他就已经到了我的近前,微微起(身shēn),双手便绕过我的耳边,放上了我的发髻。我怔住了,眼前是他带着浅浅的蓝的衣领,隐隐的回型纹在我眼中放大。鼻息间,是从君临鹤(身shēn)上而来的,淡淡的幽香。

    当发簪被君临鹤拔出,长发在他手中散落之时,我匆匆转(身shēn):“我先睡了。”然后,我躺在了加菲的(身shēn)上,心绪不宁。曾经,有多少次,我与君临鹤一起在外露营,当时我带着离歌,和小蕾,信任的人,只有他。当我们一家三口安睡之时,君临鹤,便坐在一旁守护。

    他下山究竟是为了谁……楚翊的话再次回((荡dàng)dàng)在耳边。

    一个男人放弃了自己的信仰,默默为一个女人付出一切……

    深深埋入加菲的毛发,楚翊,你这个八婆,你说出来到底什么目的!让我娶君临鹤?那怎么可能?

    有人轻轻拾起了我的长发,很轻,很慢,怕是惊动我,是君临鹤。我努力保持着平稳的呼吸,静静地,任由他为我梳理湿发。

    “哼。”噼噼啪啪的柴火爆烈声中,传来白欧伦的一声轻笑,然后,就是轻微的脚步声,他似是坐到了君临鹤的(身shēn)边,压低了声音:“君兄,站在男人的立场,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有些女人,是(爱ài)不得的。”

    “胡言乱语!”君临鹤生气地反驳。“小舒是我的亲人。”

    “亲人?”白欧伦的语气中多了一分嘲笑,“我看你的眼神分明是想上她。”

    “你!”

    “怦!”

    我微微睁眼,看见了君临鹤将白欧伦压倒在了火堆边,他的手,正卡着白欧伦的脖子,白欧伦还是一副对君临鹤的嘲笑。

    衣衫相叠,长腿交错,却无暧昧,而是杀气腾腾。

    八夫的配置不能少,所以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恭喜公主《八夫临门漫画版》上封推,终于肯好好更新了。哇卡卡卡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八十七章 纠结的心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