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六十九章 一个理财专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300加更第一更送到

    我没有让楚翊住进酒馆,因为酒馆里没有多余的房间,那天君临鹤酒醉,我还是把自己的房间腾出来给他住。 自 我

    其实,心里明白,自己还是无法把楚翊作为家庭的一员。很多时候,我都把他当作空气。

    楚翊自然也不会有所要求,而是将自己的小棚用木头完善了。于是在酒馆的边上,便又多出了一间小木屋,还做了绳梯,他打算在老杨柳树上再修一间小木屋。于是,他那间小屋成了小蕾最(爱ài)去的地方。

    清晨,楚翊便会赶着黄牛犁地,因为我不想看见他,所以会让王婆给他送饭,不明所以的村里人还把我当大善人,说愿意收留这样一个乞丐,不过这乞丐另半张脸还是(挺tǐng)英俊的。

    晚上,楚翊就进酒馆帮着招呼客人,收拾碗碟,还是因为不想看见他,我就回到后院陪离歌,把酒馆完全交给他去打理。

    却没想到,自从有了楚翊,反倒有更多的时间陪离歌说话了。

    “小离,我还是无法原谅楚翊。”执起离歌的手,将自己的脸埋入,他温柔地看着我,手指微动。

    “可是……我又不想将我们与他的仇恨强加在小蕾的(身shēn)上,让小蕾这么小,就学会去憎恨一个人……”小蕾因为有了楚翊,而不再寂寞。

    轻轻地伏倒在离歌的(身shēn)上,听着那一声声平稳的心跳:“我相信小蕾,她的眼睛一定比我们看得更清楚,既然她觉得楚翊真心悔过。====那我们就尝试着。去原谅他吧……对了,我们猜拳,你赢了我就给你亲……”

    舀起离歌的手摆成布。

    “石头剪子布。”我出了拳头。

    “呀,你赢了,亲不亲?”我凑过脸。离歌不动,我笑了,“好。这是你自己放弃地哦,想亲我就快点好起来。”

    这一个晚上,我出地一直都是拳头……

    第二天,我让小蕾给楚翊带个面具去,好让他遮丑。因为楚翊的脸,总是被村里的孩子们耻笑,为此,小蕾好几次都生气地回来说要让君叔叔把楚翊的脸治好,气死那群孩子。结果。却没想到小蕾自个儿戴着面具回来了。

    “娘。叔叔不要戴面具。”小蕾小小的脸蛋被面具整个儿都遮住了。

    “为什么?”

    “叔叔说那是他地过去,他要正视自己的过去。小蕾听不懂,娘,叔叔什么意思?”

    我遥望农田的方向,楚翊接受了自己地过去,就意味着他真的想重新开始。

    “不戴就不戴吧。你自己舀去玩吧。”

    “好耶----可是这样叔叔还是要被狗子他们笑啊,小蕾不开

    “那小蕾自己想办法啊,遮丑不一定要用面具,上次小蕾把额头摔破了。娘是怎么做的?”

    “哦小蕾恍然大悟地睁圆了眼睛。“小蕾知道了。”她开开心心地往田地跑去,加菲跟在她的(身shēn)边。不知不觉间,加菲也有老猫一般大了。

    明年,该让小蕾上私塾了吧。

    当楚翊晚上回来的时候,他那块大大的疤痕遮盖在长长的刘海下,一时间,竟是增添了几分神秘,让村里的姑娘也频频回头。

    在楚翊(身shēn)上,我看到了伟大劳动人民强大的动手能力。虽然我一直把他当做空气,然而这团空气却犁了地,播了种,修补了房子,做了账目,打扫了院子,还有时间陪小蕾玩,顺便还训练了加菲。

    楚翊……太强了。。。

    就在这晚饭后,我又开始找小蕾,这丫头总喜欢玩失踪。

    大堂里楚翊正在算账,噼里啪啦地算盘珠子被他打出了一层油光,话说那算盘我之前都是摆着看地。酒馆在他的打理下,变得井井有条。

    想问楚翊小蕾的下落,却一时对着他说不出话了,是啊,一直当他空气,从来不与他搭话。

    忽的,算盘声停了,楚翊从账本中扬起脸:“夫人放心,小姐在树屋里,她说要让你找不着着急。”楚翊已经做好了树屋,那里成了小蕾的秘密基地。

    “诶?”这孩子……不由得,我笑了,好,这次我就故意不去找她,于是我看向楚翊,“楚……不,我还是叫你阿翊吧,你跟我来一下。”

    楚翊微微一愣,没有被刘海遮住的眼睛,在烛光下划过一抹复杂的神(情qíng),他垂下了脸:“是。”

    静静的夜风里,是楚翊一跛一跛的脚步声,曾经玉树临风,潇洒风流,如今却因一个女人,而变成如此,真是几多感伤几多愁。

    我将他带入了酒窖:“酒都在这里,以后卖完了,从这里舀,还有,这个是酿这些酒地方法。”我将酿酒地册子交给楚翊,楚翊在昏黄的烛光下翻看,忽地,他愣住了:“忘忧……”

    “忘忧我从未酿过,因为它……只属于离歌。”

    “你们……”楚翊惊讶地扬起脸,“原来当年赶着牛车,送清雅忘忧酒的一家三口,是你们!”

    “呵……”淡如白水的笑声从我的唇中吐出,命运给我们所有人安排了一个焦点,在那一点上,轩辕逸飞,南宫秋,风清雅,风雪音,楚翊,和我们相会,结果是相见却不相识。

    “这就是命运的把戏。”我笑了,“他在**我们每一个人。”

    深沉开始覆盖楚翊完好的半边脸:“现在我已武功尽失,若是玄明玉和雪音前来,我又该如何保护你们。”

    “玄明玉已经死了。”

    “什么?”楚翊竟是有些不信。

    “呵,他疯了,就失足掉下了山崖。”

    一丝感慨掠过楚翊的脸:“死了也好,否则他也无面目再见离歌,哎……其实当年他便与雪音合作,是他将离歌哄来京城,作为一份礼物,送给了雪音……”

    一席话,让我犹如五雷轰顶,却没想到玄明玉一直都在出卖离歌,那他把离歌,究竟作为什么!是礼物,是可利用的东西,是他复仇的工具!

    “我亏欠离歌的,实在太多。因为(爱ài)雪音,所以想要达成她每一个心愿。明知她的心不在我的(身shēn)上,却因为她偶尔的温柔而沉迷,呵……我真傻。”苦笑从楚翊的唇里源源不断地溢出,溶入了酒窖里淡淡的酒香,这种感觉,如同忘忧。

    “你……”

    “其实当离歌失踪的时候,我很开心,只要时间慢慢过去,我相信雪音会(爱ài)上我,可是,我错了,雪音对离歌的占有(欲yù),超过了任何一个男人,对女人的占有(欲yù),即使离歌死了,离歌的尸体,也必须依然属于她……”

    “为什么?”

    “因为恨!”楚翊拧紧了双眉,痛苦从眼中溢出,他握紧了手中的本子,纸张在静谧的空气发出沙沙的响声,“对不起……我今天说多了,我……小人……该去招呼客人了……”

    “好……”

    我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这次的回忆无疑是在撕裂楚翊内心深处的伤痕,今天……他说得已经够多了。

    看着楚翊一瘸一拐的背影,一丝丝惆怅,从我的呼吸中,飘入了夜风。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六十九章 一个理财专家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