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六十七章 不复仇,很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春chūn)光明媚,桃红柳鸀,到处都是大家忙碌的(身shēn)影,犁地的犁地,播种的播种,空气里弥漫着草籽的清新,只见我那块地里,正有一人在除草,头发依然凌乱,衣衫还是褴褛,但显然人有了生气。 自 我

    小蕾开心起来:“是酒鬼叔叔。”

    我舀出水袋:“给他送去。”

    “恩!”小蕾从离歌的(身shēn)上跳下,还摔了一跤,还没等我去扶,她就爬起来,拍拍裤腿,朝叫花子跑去。

    “小蕾她娘啊----”三姑六婆又围了上来。

    “哦,王婆啊。”

    “真没想到你会收留那个叫花子,不过也好,你确实需要一个人做农活。”

    “呵呵……”

    “是啊,看你的手细皮嫩(肉ròu)的,就不像咱们。”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说了起来。小蕾也是一步一摔地前进。我无奈,这丫头(性xìng)子急:“小蕾,走慢点。”

    这句话就像飘在空气里,小蕾还是照样摔,叫花子看见了小蕾,迎了上去,将她扶起,小蕾把水袋给他就抱着他的腿,然后,加菲也跟小蕾学,抱住了叫花子另一条腿,叫花子就开始拖着小蕾一瘸一拐地犁地。

    “小舒……”忽的,离歌轻唤,可惜,他的目光依然是看着小蕾,哎……不过小蕾比我还要不开心,说为什么爹爹看着她从来不叫小蕾,而是叫娘亲的名字呢?

    “我在。”

    离歌慢慢伸出手,握住了我推着轮椅的手:“小舒……”

    心里满是欣喜和安慰,我的离歌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地。

    抬眸地时候。正看见叫花子看向这边,他竟是怔立着,双眸中闪现着不确定,见我看他,他匆匆低下头继续犁地。

    他眼中那片刻的变化引起了我的注意。很多人看到离歌都会惊讶,然后就是同(情qíng),而他。却是惊疑,他……到底是谁。

    此刻一留心,方才警觉他竟是不矮,那高挑的个头显然在一米七五以上,一直知道他是一个有过去的人,可是看到离歌会露出那样表(情qíng)地人,我应该小心。

    夜幕在不知不觉中降临,叫花子也牵着黄牛回转。

    “酒鬼叔叔,进来一起吃饭!”小蕾跑向叫花子。拉着他破落的衣摆。叫花子低着头,停顿了片刻继续往前走。

    “恩一起吃饭”小蕾抱住了叫花子的腿,小加菲也跟着抱着了上去,小蕾地举动很奇怪,她很少会喜欢长得丑的人,而这叫花子,可以说是全村最丑的人了。或许,小孩子的眼睛,真的是雪亮的。小蕾其实看的并不是容貌。而是心灵。叫花子继续拖着他们走,最后。他叹了口气,又拖着他们回来,低着头站在门口。

    “小蕾,下来!”我沉下了声,小蕾应该明白这是我发火的前兆。

    小蕾怏怏地从叫花子(身shēn)上下来,走到了门口,加菲见小蕾离开,也跳落地面,然而,小蕾却并不进屋。

    “进来,吃饭!”

    “不要!”小蕾跟我闹脾气已经不是第一次。

    我沉下脸:“干嘛不进来?”

    “进来也是小蕾一个人吃饭,小蕾不要,娘亲每天都给爹爹喂饭,从来都不给小蕾喂饭,同村很多很多小孩都是娘亲追着喂饭的,为什么小蕾不是……呜……”小蕾说着说着,竟是哭了起来,“小蕾要娘亲疼----哇----小蕾要有人喂饭----小蕾要娘亲陪着吃饭----哇----”

    酸楚从心底源源不断,同样是二岁地孩子,被娘亲抱在怀里,而小蕾,已经开始自己学习自己吃饭;同样三岁地孩子,被娘亲依然抱在怀里,而小蕾,要学着自己穿衣洗漱,洗自己简单的衣物。

    照顾离歌,让我有时力不从心,是我让小蕾被迫承受着比同龄人,更加沉重的生活压力。

    “对不起……”泪水还是控制不住地滴落。

    “娘!”小蕾害怕起来,“小蕾不要娘亲陪了,小蕾乖乖的,娘亲不哭。”小蕾跑到我的(身shēn)边,哭着抱住我的腿。

    我匆匆擦干眼泪,对那叫花子扬起微笑:“请你今晚陪小蕾吃饭。”

    叫花子怔愣了片刻,立时一瘸一瘸匆匆进了屋,抱起了小蕾,慌乱地给她擦眼泪,却因为手上的污迹而花了小蕾的脸,他停下手,有些不知所措:“叔叔先去洗手,再来陪小蕾吃饭。”这叫花子,竟是说话了,沙哑的声音,犹如秋叶坠地。

    “娘去给爹爹喂饭吧,爹爹该饿了。”小蕾擦着眼泪,我笑了:“小蕾吃饭地时候要做什么?”

    “给加菲喂饭。”

    小蕾地乖巧听话,是我唯一的欣慰。我对不起小蕾地有太多太多,我的确是一个不够合格的母亲。

    “小离,小蕾今天更懂事了,她比村里任何一个孩子都听话。”轻轻地将饭菜喂入离歌的唇中,他的眸中是淡淡的微笑。

    “天气开始转(热rè)了,到时我就让小蕾睡你(身shēn)边,呃……我是不是有点卑鄙?”离歌的眼睛里,依然只有我的影子,他在听我说话,我相信我的声音可以传递到他的心底,将他唤醒。

    “君临鹤说你很快就能下(床chuáng)了,到时你可不许再冷脸对人家哦。”每次君临鹤来,离歌的神(情qíng)就会从温和转为淡漠。还有那个叫花子,我觉得……谁?”我有所察觉地回头,却是丑脸叫花子双目圆睁地靠在门边,他惊讶得竟是站不住(身shēn)体,“啪”一(身shēn),他软倒在了门边,房门在寂静中发出了“怦!”地撞响。

    立时,我折断筷子飞(身shēn)上前,筷子的断口抵在他的(胸xiōng)口:“说!你到底是谁!”

    “娘……”忽的。(身shēn)边传来小蕾轻轻的,害怕的惊呼,我立时看向小蕾,她的双目里,是明显的惊恐,她害怕地跑进屋,钻进了离歌的怀里,偷偷地看着我们。

    小蕾,在怕我……可是,我顾不上哄小蕾,将精神再次集中在面前这个人(身shēn)上,他竟是缓缓跪倒在了我的面前:“杀……杀了我……”

    “你!你到底是谁?”直觉告诉我面前的人很熟悉,可是他的容貌被乱发遮掩,声音又是沙哑,不是我记忆中的任何一个人。为什么每当我以为会获得平静生活的时候,又会有人前来打扰。

    “呵,呵哈哈哈……”嘶哑的笑声让人战栗,他开始苦涩的轻喃,“我原本以为自己死了,老天却让我活了下来,整(日rì)整(日rì)活在痛苦里,用自生自灭来恕罪。没想到老天爷让我活下来,是为了遇到你们,让你们来了断我的罪孽,想为离歌报仇,就杀了我!”

    忽地,他扬起了脸,那痛苦挣扎的眼神,那让人熟悉的悲伤,是……是!我的(身shēn)体开始颤抖:“不可能,不可能!你已经死在那场大火里,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我也希望我死了!可是为什么老天爷还让我苟延残喘,被自己最(爱ài)的人废了武功,像垃圾一样扔在乱葬岗,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死个痛快!”

    “滚……滚!我不要听你在这里废话!”我怕我控制不住会杀了他。他被最(爱ài)的人抛弃,也就是说风雪音----没死!

    “那你就杀了我,了断我这生不如死的(日rì)子!”他忽然抱住了我的腿,祈求着,“求你……求你……求你……”他不断重复着这两个字,就像魔咒催眠着我的心智,他是楚翊,是我和离歌最大的仇人之一。

    不是他,离歌的腿不会废!

    不是他,离歌不会失去心智!

    不是他,我们今天不会如此!

    是他!是他!我缓缓举起了手中可以刺穿人(身shēn)体的筷子……

    “哇----”忽然,响亮的哭声在我(身shēn)后响起,她在害怕,在惊恐,她的哭声,让我恢复了理智,我在做什么?我要让这种沉重的黑暗也吞没小蕾的心吗?她还是个孩子……

    我无力地垂下手:“在我的心里,楚翊已经死了,这个世上,已经没有楚翊了,你走吧……”从楚翊的双手中离开,反手关上了门,外面被寂静渐渐覆盖。

    下午,无良廉将会和大家一起默哀。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六十七章 不复仇,很难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