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六十二章 一起埋葬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大家不要担心(情qíng)节会遗漏,一切都会在风清雅的回忆中,慢慢揭开……

    静谧的夜幕下,楚翊的(身shēn)影若隐若现,四周渐渐变成了密林,我停下了脚步。

    “你究竟要把我带到哪儿去?”

    楚翊单手背到了(身shēn)后,遥望前方:“风雪音的幽宅。”

    “幽宅?”在做风清雅的时候,从未听说风雪音在京城外,有自己的私宅。却没想到……

    “呵……”一声自嘲般的叹息从风中而来,楚翊继续前行。

    幽暗之中,是隐隐的灯光,在密林深处,真有一间大宅,如同山间狐妖的宅府,透着诡异。

    楚翊走到宅子前,略略停顿:“他们不会让我带着你进去的,来,这边。”他走向一边,我狐疑地跟在他的(身shēn)后,戒备着四周,以免有人突袭。

    楚翊,我不得不防。

    和离歌的距离在不断地缩短,可是心里,却是越忐忑不安,为何会不安?我应该高兴才是,我终于可以见到离歌,然后救走他,与女儿一起,回到我们的家园。

    “你们,你们到底把小离怎么了?!”在落入一个院子的时候,我忍不住问。

    楚翊木然的双眼里划过深深的痛苦,他转(身shēn)走到边上有着灯光的房间,然后轻轻推开了房门:“你为什么不自己看?”

    欠纱的房门在我面前,缓缓打开,枯黄的灯光中,坐着一个多么熟悉的背影。他静静地坐着。微垂地脸庞似是看着什么。

    为什么那么静?静地让我害怕,让我心惊。

    为什么我地(身shēn)体,会因为这份让人窒息的寂静而颤抖。

    “小离……”我轻轻的呼唤,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依然静静地坐着。看着那里。

    一步,一步,靠近那个背影。==渐渐的,看见了他(身shēn)下的轮椅,为什么?为什么他又坐在轮椅上,这是为什么!

    “小离……”我靠地更近,可是他还是没有回头看我一眼,应我一声,为什么?我地离歌怎么了?为什么连我的呼唤都不回应?

    慢慢地,走到了他的面前,他呆滞地坐着。目光却是温柔地看着怀里。在他地怀里,是我们的女儿!

    女儿!女儿原来和离歌一起。

    女儿安睡着,甜甜的笑容,很美……

    我惊讶地抚向女儿,忽然,离歌收紧了怀抱,竟是凶狠地瞪着我,他死寂的目光里,是一片陌生。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现在这样,不如死了……”楚翊颓丧而痛苦地靠在门边。苍白的脸庞带着怪异的笑,“他折磨着雪音,雪音折磨着我,我们报了仇,得到了风家,达到了所有的目的,可是最后……却是在互相折磨,为什么?呵呵,我们在互相折磨……”

    “你们到底把小离怎么了!”愤怒让我地(身shēn)体,止不住地颤抖,手中地天绝,开始发出异样的鸣响。

    “怎么了?呵……就像你看见的,他的腿,被废了。”

    “你们!”胃部一阵抽搐,全(身shēn)的力气因此而抽空,我跪倒在了离歌的面前,抱住了他的腿,碎心的痛,直入心骨。

    “为什么……”

    “为什么?哼。为了得到!为了占有!只要离歌属于她!属于她……即使她明明知道,离歌的心,属于你……

    原本,离歌没有疯,是玄明玉,他最信任地兄弟告诉他你死了,还炼作了丹药,和雪音一起,在离歌地面前,吞下……

    为什么,我还想问为什么!为什么小音对离歌这样执着,甚至已经完全走火入魔!陷入疯狂!!!啊----”楚翊在那声长吼吼,失声哽咽……

    为什么,(爱ài),变成了折磨……

    离歌一直将我作为唯一生存下去的勇气,而风雪音却如此残忍地告诉了离歌,我地死,在他的面前吞下那颗丹药,宛如将我吃进她的嘴里。....离歌当时承受着怎样巨大的痛苦?最后,那痛苦让离歌彻底崩溃。

    我的离歌,我的(爱ài)……

    “小离……”我抱住了离歌,他没有反抗,似乎只要不碰他怀里的女儿,他就不会失控。我紧紧地,拥抱着他,将他和女儿,一起抱入怀里,“小离,我是你的小舒,我回来了……”

    怀中的离歌微微一怔,竟是发出了一声轻喃:“小舒……”

    “你们走吧。”忽的,楚翊让开了路,“有多远走多远!走!走!走!”楚翊用力挥舞着手臂,如同想将这一切痛苦的根源甩脱,让大家都可以解脱。

    忽然,楚翊惊愕地扬起脸,失声惊呼:“小音!”

    “师兄,你要把谁赶走?”

    握紧了手中的剑,风雪音!

    提剑就冲了出去,却没想到楚翊扑在了我的剑前,当剑穿透楚翊(身shēn)体的那一刻,我彻底……懵了……

    从来,从来没有用剑杀人,今(日rì),却是把楚翊的(身shēn)体,穿透了……

    殷红的血顺着天绝银亮的剑(身shēn),缓缓淌落,滴落在了他深色的衣摆上。

    “你!”

    楚翊唇角扯出了一抹笑:“不可以……伤害小音……”

    我怔愣地后退,天绝的剑柄从颤抖的手中滑出,楚翊,他也疯了……

    “没想到玄明玉也会骗人。”熟悉的声音从楚翊(身shēn)后而来,丝毫没有因为楚翊的牺牲而改变半丝语气,她带着微笑的脸,缓缓走出楚翊的保护,楚翊展开双臂,她却轻轻放落,“师兄,你已重伤,又如何护我?”

    带着一抹无(情qíng)的冷笑,风雪音走入了房间,随手从楚翊的(身shēn)上拔下天绝。

    “噗!”一口血从楚翊的口中喷出,他无力地捂着伤口,靠着门框,缓缓滑落。

    “天绝?”兴奋划过风雪音的双眼,她怎能这么轻巧地,从楚翊(身shēn)上抽走我的剑,那样无疑就是致楚翊于死地!

    “果然是好剑!”风雪音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剑花,然后指向我,“现在,你的一切都是我的,最美的男人,最好的剑,下面,就是整个天下,哈哈哈哈……”

    “疯子!真是个疯子!”我当即飞(身shēn)上前,第一次有了杀人的念头,一掌一拳,都是离歌的招式,一踢一踹,都是离歌的绝学,我要用离歌教我的一切,教训这个女人!

    “哈哈哈……原来你也不过如此!”风雪音狞笑着,我怒极:“我还没变(身shēn)呢!变(身shēn)了吃了你!”

    “哦?是吗?今天似乎就是十五吧,你哪里变(身shēn)了?”

    “我!”十五了吗?竟是十五了。

    风雪音一剑扫来,我翻(身shēn)闪过,剑气扫向桌面,蜡烛断落一边,立刻,烛火点燃了桌布。

    不好!桌布就在离歌边上。“蹦!”忽然,心脏猛烈地收缩了一下,我愕然,这种感觉,很熟悉……

    我扑向离歌,将他推离了着火的桌布。

    “蹦!”又是一次猛烈的收缩,全(身shēn)的力气,竟在此刻抽离,我瘫软在了离歌的腿上,气恼无比。

    “哈哈哈……怎么了?不行了?看来玄明玉虽然没有炼化你,但也把你的神力给吸走了,现在,你的神力都在我的(身shēn)上,哈哈哈……”

    “白痴!”我咬牙起(身shēn),火光越来越刺眼,“我的神力全被我女儿吸收了,玄明玉给你的那颗丹药,不过是颗面粉疙瘩!”

    “什么!”火光中,风雪音的脸变得扭曲,“不可能!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握紧了双拳,力量竟在慢慢恢复,“我生的女儿,当然吸收了我所有精华!就连玄明玉都被骗了!”

    “你!”风雪音提剑朝我而来,忽的,她竟是不能上前,她在火光中挥剑,剑气扫开了火星,火星飞到了(床chuáng)幔,点燃了如纱的幔帐。

    “放开!师兄你放开!”

    透过火光,我看见了楚翊正抱着风雪音的双腿:“小音,就让我们的痛苦,在今天,一起埋葬吧……”

    “疯子!谁要跟你一起埋葬!快放开!”风雪音在火中咆哮。

    事不宜迟,我迅速抱起了离歌,跃出了火势尚未蔓延到的窗户。

    “噼噼啪啪!”木头被火焰灼烧的声音打破了夜的寂静,我抱着离歌怔怔地站在房梁上,没想到最后的结局……会是如此……

    他们都被同一样东西折磨着----(爱ài)。

    最后又在同一种东西里埋葬----火。

    俯首,看着怀中离歌清澈的笑容,他抱着女儿,很满足。

    “小舒……”他看着女儿轻喃,我笑了,唇角却是尝到了自己泪水的苦涩:“我在……”

    “小舒……”

    泪水滑落眼角,在月光中**一道破碎的银光,我站在朗月之下,银色的长发,在风中飞扬。

    小离,我们回家……

    小结局,可不要以为就这么挂了哦,也不要以为小离就这么nc了哦,。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六十二章 一起埋葬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