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五十四章 再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四月月票700加更第三更送到

    二十天后……

    “小,小离,我,我拔不出来……”

    “用力。转载 自 我 看書 齋”

    “可是会痛啊……”手心都磨红了。

    “哎,我来。”

    “嘣!”离歌将瓶塞轻松拔出,一(身shēn)短衣的离歌散发着与村夫别样的气质,清冷依然。

    “小舒,你的力气可比我大。”

    离歌的话让我有些。。有说自己媳妇比自己力气大的嘛。自然,我还是要狡辩一下:“我是怕用力过度把酒坛捏碎了。”

    淡淡的笑容带着宠溺,离歌轻轻抚上我的面颊。

    自从到了这玉清小镇,我们便买下一家现成的小饭馆开了这家名叫忘忧的酒栈。原有的一名老厨师依然留下,还有后院的一亩三分地,离歌种上了自己喜(爱ài)的花草,而我,就种上了……菊花和黄瓜,好有(爱ài)的蔬菜啊。

    对了,还有旺财,是无邪老师公的猎犬,一条老土狗,无邪老师公现在完全成了老顽童,成天和镇上光**小孩混在一起。

    一旦正式务农,才知道果林并不浪漫,那些(春chūn)天桃花翩翩的景象,其实带着粪臭,因为这里是果林,大粪浇出了鲜美的果实,比如此刻隔壁的庄大爷,现在就挑着大粪出去准备浇他的梨园。

    所以别在果园玩波水这么有(情qíng)趣的事(情qíng),如果养成互泼的习惯,万一哪天手里舀着的是大粪,于是就……

    生活很平静,小镇人稀少,酒栈大多晚上有客人。而客人也都由无邪老师公招呼。他(热rè)衷于此,因为还能蹭酒喝。

    大多数时候,我都和离歌在后院习武,练气,然后就是琴箫合鸣。j

    “小离。”我凑近正在洗米的离歌,他开始准备酿制凝雪香,说是要被雪堆埋才好喝。

    “什么?”离歌修长的手指在白米间搅动着,一时分不清是米白。还是他地手更白。

    咬了咬下唇,有些不好意思,月事这个月又没来,可是这种妇科病让离歌看……真是难以开口。

    “小舒?”离歌放下米篓,擦干了手,放下挽起地蓝布衣袖,“怎么了?”

    “那个……又快月圆了。”还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可能我体寒。影响了我的月事,最主要我没有什么怀孕的症状,所以还是再等等吧。

    离歌张开怀抱拥住了我:“别怕,有我陪你。”

    “这个……小离。我不是担心你不陪我,我担心的是,变(身shēn)后的那个我会乱来。到时只怕你管不住。”

    “小舒,你……”离歌的神(情qíng)透着疑惑。

    我有些不知如何解释:“总之……我变(身shēn)后会变成另一个人,我也不记得她做些什么……”

    “会这么奇怪?”离歌的怀抱,很温暖,良久,他才说,“我相信小舒不会乱来,即使变成另一个人。”

    “为什么?”他为何那么肯定?那次我可是闹了仙丹大会。

    “我知道。”他轻轻地将下巴放在我的头顶。淡淡地清香从花园飘来。幸好小离用的肥料不是大粪。>
    “小离,隔壁庄大伯用大粪做肥料。你呢?为什么你不用大粪,花草依然那么(娇jiāo)艳?”我很好奇,尤其我的菊花,细小饱满的花瓣,在阳光下还闪烁着隐隐的珠光。j

    “你想知道?”离歌放开我,神(情qíng)很平静,一如往(日rì)的淡漠。可是,我却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开始后悔自己问的问题。

    离歌转(身shēn)指向远方:“那里有一处坟地,我用地是……”

    “尸体?!”浑(身shēn)汗毛竖起,离歌用的东西果然不同寻常。

    “小舒,我不挖坟。”离歌簇起细眉,“我只是用了坟头土,这里的人很少用棺材。”

    言下之意,就是用吸收了尸体养料的土。。。。不知道我地理解对不对。。。转眸间,花园里的各色菊花都变成了灰白色,有什么黑黑的气体包裹在菊花上。一个哆嗦,果然有很多事还是不知道地好。

    厨子大叔也是镇上的,晚上他就会回自己家。近一个月下来,镇子里的人都认识了,本就是小镇,总共也不过五十来户人家,相当于一个小高层的住户。

    每每看着无邪老师公和孩子们在溪涧边玩耍的时候,心里就会生出一种特殊的感觉,这种感觉从未有过,但却很温暖,偶尔还会想:如果我的孩子也那么可(爱ài)就好了。

    有时,这种感觉会过眼即忘,但有时,会持续到夜晚,于是,嘿嘿嘿嘿……

    同样的,如果看见离歌对着孩子们流露出温柔地目光地时候,那么晚上就……嘿嘿嘿嘿……

    我和离歌的孩子,一定……很美……

    转眼便是十五,天气越来越凉,离歌已经换上了厚实地布衫,整个小镇被一层灿烂的金黄覆盖,溪涧边,火红的枫树开始展现它们夺目的(身shēn)礀。

    “小离……”我有些焦虑,原先不知变(身shēn)的时间,现在看着那渐渐西沉的落(日rì),有了一种临考的紧张。

    “我们现在就打烊吧。”离歌握住我微凉的手,心疼地包裹。

    “好!”

    门板开始一块接着一块放上,当离歌放到最后一块时,门口来了一个(身shēn)穿黑色斗篷的男子,长长的帽檐遮住了他的容貌,他停在酒栈门前,(身shēn)影在金色的夕阳下拉长。

    “对不起,我们打烊了。”离歌舀起门板。门外的人却是上前一步:“不接待我吗?”熟悉的声音飘入空气,离歌的动作,停下了。

    心中也因为这个声音而浮出一丝喜色,他的到来,小离也会高兴吧。

    黑衣人走进了酒栈,最后一块门板隔断了那寸寸夕阳。离歌转过(身shēn)的同时,黑衣人也摘下了帽檐,温和清俊的脸庞浮现在我和离歌的面前,是玄明玉。

    黑色的斗篷下隐现着玄明玉白色的袍衫,他那长长的发丝依然只用一根白色的绸带缠绕,垂挂在(胸xiōng)前,清雅俊逸的(身shēn)礀,仙风道骨。

    “明玉。”离歌有些激动。玄明玉双眸含笑:“看来你们躲得并不远。”

    有忘忧的地方,就有离歌,玄明玉找来了,而且是乔装而来。

    “我去给你们舀酒来。”我转(身shēn)离去,就让他们好好聚聚吧。

    离歌将玄明玉请入了后院,淡淡菊香和幽幽的秋露,弥漫在夜的凉风中。

    “弟妹……不一起?”出乎意料的,玄明玉邀请我一起入座,我看向离歌,离歌举目望月,然后道:“今(日rì)明玉难得前来,还是让内子回避吧。”

    “慢用。”我淡淡一笑,在离歌略显忧虑的目光中,转(身shēn)离去。(身shēn)后是他们二人轻轻的谈话。

    “明玉今(日rì)怎会来此?”

    “天机宫四处搜寻狐妖,我借机找你,见此处有家忘忧,便知是你,所以乔装而来。”

    “原来如此……”

    他们还在找狐妖?呵,天机山出现狐妖,并且大闹了仙丹会,真是一件极其丢脸的事。

    正走回房间,面前一蹦一跳走来无邪老师公,老师公手里甩着酒葫芦,很是自得。

    “我说丫头,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打了烊?”

    “爷爷,玄明玉来了。”我用玄明玉做幌子。

    “哟!”无邪老师公老鼠眼睛睁圆,“那我可要回房。对了,丫头,你不吃醋?你应该去看着,以免……”

    怎么了?为何无邪老师公的面容竟是模糊了,还有声音……

    “丫头!丫头!”

    (身shēn)体又如上次一般瘫软下去,耳边,只有无邪老头的疾呼。

    一片白光,占据了所有的视线,那莹白的,善良的,没有任何瑕疵的白光,让人心生崇敬。看清之时,却是空中那轮圆月。

    这次……似乎比上次醒地早些。

    看了看四周,竟是斜躺在崖壁的一块突石上,手中提着无邪老师公的酒壶,空气中,弥漫着离歌的秋露之香。

    (身shēn)边没有任何人,只有光秃秃的石壁和从石壁的缝隙中生长出的岩松。

    “狐妖!”忽的,一声惊呼从下方而来,懒懒地侧眸,眼中映入了玄明玉的(身shēn)影,他怔立在下方的溪涧边,手中的长剑,寒光闪耀。

    《八夫临门漫画版》正在起点漫频火(热rè)连载,本书下方就有直通车,欢迎大家前去砸砖。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五十四章 再变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