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四十五章 满月下的妖精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600加更第四更提前送到月变(身shēn),绝代人妖。转载 自 我 看書 齋避雷针准备好了没?嘿嘿,牺牲小离预定五月的粉红票票,灰常感谢in

    眼前是一片虚无的白,很静,没有任何声音,自己的呼吸,心跳,都被这个虚无的世界吞没,有什么在动?是雾,是雾造出了这个无边无垠的世界。它们形如薄纱,动如鬼魅,伸手之间,它们又化作白色的丝带,从我的指尖溜走。

    “妖孽……”谁在说话?

    茫然四顾,迷雾之间,有(身shēn)影隐现。

    朝前迈去,脚下竟是一片温(热rè),俯看,薄雾之间有一人影,心生惊讶。

    俯下(身shēn),拂开那层云纱,现出一白色人影,一阵乖张的风猛然而来,吹散了所有的水雾,扬起了水中人的白色裙衫。

    风,静了。

    她的裙衫缓缓垂落,她的长发似被白纱遮起,好奇俯(身shēn),她也朝我而来,白纱垂落,竟是那丝丝缕缕的长发,她的头发……一片银白……

    闪现着特殊的月牙光芒,在她(身shēn)后是那轮苍白的满月。

    举目,明月当空,那银白的月光异常刺眼。

    “把仙丹交出来!”

    有人在(身shēn)后厉喝,起(身shēn),耳边响起剑破长空之声,转(身shēn),剑尖在面前停止,眸中映入了一张熟悉的脸庞:“君临鹤……”

    “你是……”他的眼中透着惊讶,神(情qíng)变得怔愣,他在惊讶什么?又在怔愣什么?可是,却有香甜的气味从他的唇中而来,是什么?

    他怔怔地站着。如同点**。红唇微张,皓齿可见。

    缓缓上前,他毫无反应,依然举着那把对我已经没有任何威胁的剑,抬手,指腹滑过他朱润的唇:“给我。$$”

    清亮地眸子瞬间圆睁,缓缓吻上他地唇,在他惊讶的眸子里。看到了那个白发的女人,她有一双好看的银灰的眸子,她又是谁?

    君临鹤清澈的眸子渐渐变得黯淡,他缓缓滑落在我的(身shēn)前,我茫茫然地怔立着,直到山风将我吹醒,脚下,静静地躺着君临鹤。

    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猛然惊醒。摸上了自己的唇,怔立许久,久地自己快成了化石。

    “岑----”空中猛然响起磬钟地声音,抬首。山顶光辉四(射shè),仙丹开封?举步,却被什么绊住。软软的(身shēn)体,君临鹤!

    慌忙俯(身shēn)检查君临鹤,他呼吸平稳,似乎没有什么不妥,这熟悉的(情qíng)形让我想起了远尘被我吸走生气后的昏迷,难道!可是,为什么我……

    看向四处,景物处处带着熟悉。(身shēn)边的温泉是淡淡的(乳rǔ)白色。竟是我第一次重生的温泉。愕然起(身shēn),手中的剑透着一丝温(热rè)。望去,那剑竟不知何时已经清洗干净,暗紫地剑(身shēn)隐隐透着血光!最奇特的是剑柄上一颗深蓝的宝石,石内液体流动,如同云天被纳入石中。

    于是,再次怔立,这之前的记忆,竟是全无……石化……

    “岑----”磬钟声将我浑(身shēn)地化石打落,我混乱的大脑里只有了一个答案,就是我“尸变”啦----orz!!!完全崩溃倒地。

    恩?白光划过眼前,是头发!是白发!再次,陷入石化。回头看君临鹤,我吸了他……石化。。。。。

    忽的,我闻到了人气。。。。为什么会是用闻地。。。

    “在这儿!”瞬间,白衣飘落眼前,多么熟悉的场景,就像当初我从温泉里爬出,面对这些白衣“仙子。....”

    “君师兄!”为首的正是紫芸,她焦急而愤怒地举剑从朝我而来,“妖孽!今(日rì)我就要蘀天行道!”

    虾米?妖孽?转眼间,就是一群白衣人朝我而来,命运再次轮回旋转,我又被天机仙子追杀。

    “你们在说什么?”我起(身shēn)后退,一剑扫去,竟是剑气四(射shè),阻止了追杀的众人,“为何要追杀我!”

    “妖孽!你在装失忆吗!”边上的道子大喝起来,此刻,天机山的磬钟声一声接着一声,似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你大闹仙丹会,抢走仙丹灵药,盗取天绝剑,还(欲yù)刺杀皇后娘娘,却在此时装无辜!”

    “啊----?我大闹仙丹会?抢走仙丹灵药?盗取天绝剑?刺杀风雪音?”瞬间,脑中轰响,真是我做的吗?

    “现在还杀了君师兄!”紫芸又给我加了一条罪。

    “慢着!”我扬手,立时,众人一愕,匆匆举剑进入防御的礀态,我挠了挠头,之前地记忆完全落空,但既然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那多半是我干地。既然如此……还不跑!我当即转(身shēn)就跑!

    “可恶,追!”众人紧追而来,可是,不久之后,他们就被我甩脱。我愣愣地站在一棵树上遥望那在黑夜闪耀着火光的山顶,我真地做了那些事?

    不知不觉竟是回到了鬼哭谷,右手提着剑,左手提着一个包袱,当我发现包袱里都是丹药的时候,我明白我确实大闹了仙丹会,可是,却丝毫不记得,宛如那些记忆被彻底抹去一般。

    站在花海里,我无法举步,现在变成这个鬼样,哪敢出现在小离的面前,他会不会被吓死?月光似银霜,如同我这满头华发,和那双银灰的瞳仁。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还吸人生气,真成妖怪了。

    沮丧……

    “沙,沙。”(身shēn)后有脚步声,立时转(身shēn),一个(身shēn)影从空中猛然朝我扑来,提剑的那一刻忘忧的酒味扑向我的面门,我放下剑怔怔地看着离歌从天而降。他飘逸的碎花袍衫在风中鼓动,遮起了那轮夜幕中的满月。

    浓浓的杀气包裹了他的全(身shēn),他在空中拔下了发间的银簪,瞬间长发在风中飞扬,遮住了他倾城的面容。

    “怦!”后背深深的痛。

    “谁!”银簪抵在脖子,离歌压在了我的(身shēn)上。

    他的(身shēn)体在夜下微摇,(身shēn)上带着浓浓的忘忧的味道,被风扬起的发丝掠过他的脸庞,那双带着酒醉的双眸闪烁着寒光。

    “我……”正想着怎么解释,忽的,一双手抚上了我的脸庞,我一怔,看向离歌,他在我的(身shēn)上随风轻晃,而那双手却是仔细地,轻柔地抚过我脸上的每一寸肌肤,就像他之前每天做的上妆。

    “小舒?”离歌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醉意。

    心中划过一丝欣喜:“小离,你认得出我?没想到你醉成这样也能认出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你不要怕,我不是妖……”忽然,一只手握住了我的右(胸xiōng),当即,我倒抽一口气,所有的话语被那只手塞回了喉咙。

    怔怔地躺在地上,看着上方的离歌,那微闭的眼睛里是跟黑夜一般深沉,他在做什么?是不是失手按错了地方?

    我慢慢地抬手扣住了那只放在我(胸xiōng)前的手:“小离……你醉了……唔!”忽然,一个吻,堵住了我的唇,那熟悉的触感,那不久之前尝过的唇,今天却带着忘忧的味道。

    他静静地停落在我的唇上,心跳开始在这柔软的唇下加速,离歌在做什么?借酒壮胆?我一动不动地躺在他的(身shēn)下,就连呼吸,也不敢大声,他醉了,他不会做什么的,我这么告诉自己,因为他只是停落在我的唇上,什么都不做,或许,过会他就会离开。

    静谧的夜空下是静静的离歌,紧密的缝隙里钻入了百花淡淡的清香,我轻轻地在他的唇下呼吸,然后小心地望向他的眼睛,然而,那长长的带着卷的刘海却将那双眼睛隐藏地不可见。

    此时此刻,宛如风都停止不动,宁静的四周除了那幽幽的虫鸣还有我自己的心跳,我看向四周,视野几乎被离歌遮掩,只能隐隐看到天空那轮渐渐被(阴yīn)云覆盖的满月。

    “小……”开口间,却立刻滑入了一条小蛇,全(身shēn)血气登时上涌,来不及阻止,那小蛇就在唇中辗转勾挑,忘忧的味道只在顷刻间就侵染了一切,缓慢而细腻的吻,灵活而温柔的舌,渴望着我的回应。他细致地抚过我唇内每一片区域,就像他给我上妆一般认真仔细,他轻轻地((舔tiǎn)tiǎn)吻我的唇,宛如想温暖那里,将自己的温度完全传递给我,我怔愣地躺着,接受着离歌这个带着忘忧的吻,脑间竟是一片空白。

    直到他的吻开始下移,我才恍然惊醒,猛地推开了离歌,坐起了(身shēn)。

    夜风终于灌入了我和离歌之间,带着那百花的清香。离歌垂脸坐在我的面前,(身shēn)形依然随风摇曳,那垂坠的发丝遮盖住了他的脸庞,让我无法看清他的神(情qíng)。

    最美好的东西当然要留给四月的最后一天。耶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四十五章 满月下的妖精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