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四十二章 小离开窍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小舒的每一段恋(情qíng)都是认真滴,很多人最后结婚的与所(爱ài)的人,都不是同一个人,男人的心中永远藏着一份初恋,而在女人心底的却是孩子,这就是男人和女人滴区别。

    哎……

    某人沮丧中……

    其实,小离不错,可是,心中的那份感(情qíng)刚刚结束,哪有心(情qíng)跟其他男人重新开始。

    哎……

    我太善良,不忍心对离歌下手。

    其实,小离太受样了,不合我胃口……总不能让我老做女王攻吧,这种事(情qíng)偶尔两次可以,可是长久以往……好累啊……>

    哎……

    我还是比较喜欢强势一点的男人的说。羞……

    趴在圆石上长吁短叹,既有后悔又有懊悔,还有心烦和郁闷。怪只怪喝酒误事,我现在只想帮助离歌走出(阴yīn)影,尚无其他念想。

    呃----圆石的对面怎么有一摊黑乎乎的东西?好像……是头发,我的头发能飘到那里?方才那里没有月光,故而是漆黑一片,而现在,淡淡的月光洒落在那片水面上,丝丝黑发如同水草。

    疑惑地伸手抓去,指尖碰触到了那平静的水面,忽然,水声乍起,一个人从那乌发之间浮出水面,银白的水流沾染着月的光辉顺着那乌发缓缓而下,一片隐隐带着墨鸀的光泽吸引着你的目光。

    “咳咳咳咳!”一窜气喘在这静谧的温泉里响起,那浓密的长发下是离歌涨红的脸,看似他在水下闭气已久。

    “离,离歌?!”

    “咳咳咳咳!”离歌扶着我面前的圆石咳嗽,月华此刻洒落在他地(身shēn)上,给他披上了一件银白地薄纱。他侧(身shēn)而立。长发因为温水帖服在他肌肤之上。将那(身shēn)莹白的肌肤遮盖地若隐若现。....

    “对,对不起,咳咳咳!你来的时候,我,我来不及躲。”他沉下(身shēn)体背靠在我面前的圆石,长发再次从他的(身shēn)上离开,飘((荡dàng)dàng)在清澈的泛着月光的水中,丝丝发缕间是他了我心底那莫明地气愤。

    “离歌。”我陡然转(身shēn),叫住他即将离去的(身shēn)体。“你说你喜欢我。”

    离歌那被长发遮盖的后背滑过一丝僵硬。

    “可是,你连看我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你又怎么有勇气拥抱我,亲吻我。拥有我!”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说,但是,我不想看到这样地离歌。总是一副敬畏于我的神(情qíng),“你当初有得不到我就要毁掉我的占有(欲yù),为何现在却如此自卑,为什么?还是……因为风雪音地事(情qíng)让你害怕女人?”

    我平静地看着冷冷淡淡的离歌的后脑,他说他(爱ài)我,却没有勇气和胆量面对我,他虽然没有了那份变态的占有(欲yù),但也失去了男人本该有的霸道。是我没有调教好?我检讨……

    “因为。你是圣灵。”离歌转过了(身shēn),清澈见底的眼中是一份挣扎和痛苦。在看见我的那一刻,他垂下了眼睑,“离歌配不上。”

    配不上啊……配不上!

    “你觉得你配不上我,那谁配得上我?”我直直地盯着离歌的脸,“说啊,看着我,难道看我一眼你会做噩梦?”

    “不!”离歌脸红地急急抬眼,却在碰触到我地视线地时候又慌忙撇开,我嗤笑:“是轩辕逸飞?还是你看到的那个男人?离歌,感(情qíng)只要真诚,便是干净地,即使出淤泥,依然不染。=”

    离歌撇开脸,将所有的神(情qíng)都藏在那如瀑的长发下:“至少,是个干净的男人。”

    “干净?哈哈哈……”我仰天而笑,“那你是指君临鹤?”

    离歌瞬间一怔,神(情qíng)变得呆滞。

    “离歌,你确定你对我的感(情qíng)是(爱ài)吗?我希望你能看清自己的感(情qíng)。”我有了一种挫败感,落寞地转(身shēn),准备离去。

    “不要!”忽地,水声骤起,顷刻间,一双手从我的腰间伸出便将我从(身shēn)后紧紧拥入怀中,一张微凉的脸贴上了我的脖颈,瞬间湿滑的肌肤相触让我体温当即升高,大脑陷入了停摆,离歌怎么会那么做?他甚至都不敢私自碰触我的手。

    “不要放弃我……”低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那温(热rè)的气息,但是那哀求的语气,却让我无法开怀,我不想自己对离歌的感(情qíng),只是出于同(情qíng),那样是在伤害离歌。而更让我感觉到无奈的事(情qíng),就是即使离歌如此抱着我,我依旧没有从他的(身shēn)上感觉到任何妖?只怕没这样的毒药。

    “你在找什么?”是离歌。目光瞟向地面,是离歌欣长的(身shēn)影,也不转(身shēn),只是继续看药瓶:“你有没有那种让人痒地不停地挠啊挠的毒药?”

    穿着碎花长袍的人儿走到了我的(身shēn)后,贴着我的后背,从架子上取下一个红色的药瓶放到我的面前:“心痒难耐。”

    “心痒难耐?”依旧不转(身shēn)看他,即使他靠地如此相近,敏感的体温感受到从背后隐隐而来的温(热rè)。

    “恩,会让人痒到心口,最后抓破心脏全(身shēn)而死。”

    一阵恶寒,离歌说这些的时候语气都是那么平淡,渀佛看着别人痛苦而死是家常便饭。我不敢接他手里的瓶子:“那个……有没有只是痒痒的?我只是想教训一下无邪老头,不用死人那么严重。”

    (身shēn)后是一阵静默,他平缓的呼吸吹开了我耳边的发丝:“可是,我没有这么普通的毒药。”

    “啊?”我这才转(身shēn),面对这个几(日rì)都未曾与我说话的冷艳男子,他的脸上带着三分歉意,我对着他只有眨巴眼睛,无言以对。

    “不过……”离歌淡淡抬眼,在我头顶上方扫视了一圈,然后伸长手臂,他的(胸xiōng)膛挨近了我的脸庞,我微微后退,靠在了那一排木架上。

    “这个,应该可以。”离歌将一个白色的药瓶放到我的眼前,“这是心痒难耐的原料:痒痒粉。接触后可以让人痒如蚁咬,但是只要用水清洗,便可去除。”

    “哦!这个好!”我舀在手中,“那我去教训他去!”

    “小舒。”离歌轻握我的手臂,“今晚是中秋。”

    “中秋?”没想到居然是中秋了。

    “所以,你出去顺便带些月饼回来。”

    “哦。”

    “今晚,我们一起赏

    “好啊。”我迫不及待往外跑,整死那老头。

    “等等,你还没上妆。”

    “对啊,易容。”我笑了,离歌轻轻抬起我的下巴,将那黄色的膏药涂抹在我的脸上,他认真地涂抹着,不放过我面部的每一寸地方,在他那双清亮明澈的眼底,只有我这张渐渐暗黄的,脸。

    无良h剧组准备一下,明天要开拍了,什么蝴蝶啊,猫啊,狗啊,道具啊,场景啊,被单肚兜的快点报名。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四十二章 小离开窍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