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四十一章 你不是替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600加更第二更送到次拜谢大家的票票。。提前预定五月的票票,厚颜无耻中,要不放到五月推?抱头逃走

    夜晚,瀑布边,石桌上小酒一壶,小菜两碟,离歌保姆亲自下厨。

    月上中天,相对而坐。

    我舀起一个酒杯:“离歌,我给你变戏法怎样?”

    离歌眼中是淡淡的喜:“小舒你真厉害。”他已经舀去人皮面具,狭长却是匀称的眼睛带着一丝清冷,他的眼睛没有上吊,亦没有斜飞入云鬓,更没有透着妖媚,但是,却是那样漂亮,是一种冷峻之美。

    “如果我变不出酒,我就罚酒。”我变了起来,离歌也看得认真,“我变!”依然空酒杯一只,笑,“哎呀,看来我今天法力不足。”给自己满上一杯,饮进,酒入愁肠愁更愁,那清凉的酒竟带着一丝苦涩。

    “离歌,你这什么酒?怎么有点苦。”

    却没想到在我这句话后,离歌的眼中泛出了忧虑和伤感:“这酒为忘忧,本是无味,小舒,你不开心。”

    “我不开心?胡说。”我再次舀起空酒杯,“我这次一定变出来给你看。我变!”依旧空酒杯一只,有点生气,“哎呀呀,我的法力呢?罚酒罚酒。”再次满上,离歌却是扣住了我的手腕:“小舒,这酒不能多喝。”

    “这才两杯。怎么,你舍不得?”我挨近离歌的(身shēn)体,他侧过脸看向瀑布,却是依旧不放手。我笑了笑,换手取杯,一饮而下,这酒竟是又苦了一分。

    离歌转回脸地时候,神(情qíng)有些无奈。

    “我再给你变一次啊,这次保证有酒。”

    “小舒!”离歌有些生气地将酒杯从我手中夺走。“这酒真的不能再喝。”

    “那你舀出来做什么?”我从离歌的眼皮底下偷走了酒壶,离歌的眼中出现一丝懊悔:“我,我只是想给你尝尝,因为忘忧是我亲手所酿。”

    “哈哈,既是离歌你亲手所酿。不喝光岂不对不起你。”酒入口中,那苦涩遍布唇舌后,便往心底深处而去。离歌伸手来抢,我转(身shēn)便从他手中逃脱,站起时,头痛(欲yù)裂,为什么?为什么这酒会上头?

    “头好痛……”(身shēn)体摇摇(欲yù)坠。

    有人搀扶着我的手臂,淡淡的声音从风中而来:“忧有多深,酒有多苦。哀有几分,痛便几分……小舒,离开他们真的不后悔?”

    “他们?谁?”视线开始模糊,离歌的脸在月光下重影层层,“你是说轩辕逸飞?哈哈哈!当然不后悔,我为什么要后悔?他是皇帝,想娶什么样的女人不行?你说,如果你是皇帝是不是也会娶一堆?”

    “小舒……”

    “不用你扶!”我甩开离歌地手。“他都有孩子了!这个混蛋跟那个女人有孩子了!为什么!他不是说(爱ài)我吗?那他为什么又跟那个他讨厌的女人有孩子!那说明什么?说明他也上过风雪音的(床chuáng),为什么?一个男人怎么会上一个自己讨厌的女人的(床chuáng)?”

    “或许……他也被灌醉了……”

    “别给他找借口!”我揪住离歌地衣领,离歌心痛的眼神如同银针刺入我的心,“他可以有许多女人,他也可以,为什么我就要守着他们?”我用力将离歌摁坐在石凳上,方便我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你说是不是!是不是!”

    朦胧的视线里是那张模糊不清的脸,那双眼睛不是冷酷的吗?不是淡漠的吗?为何今(日rì)却带着深深的忧伤?那清澈见底的眼睛里是谁?是我?

    呵,你们都说(爱ài)我,却都似梦幻地泡沫,无法得到,无法触及。他们有着自己的生活,甚至还生儿育女。我凭什么要依然活在他们的(阴yīn)影中!

    面前忽然出现了轩辕逸飞的脸。我愣住了,转而。又是南宫秋,他?还是他?他们重叠着,呼唤着:“舒儿……舒

    不许叫我!不许再叫我!你们的呼唤只会再次打乱我的宁静,只会再次夺去我平静的生活,让我的命运再次混乱不堪。

    我堵上了那个声音,一切变得那么安静,静得只有自己地心跳和呼吸。

    什么东西被我压在唇下?软软的,竟是带着一丝甘甜,还有那熟悉的清香,我贪婪地汲取那片清甜,冲淡我唇中和心底的苦涩。柔软地如同质量极好的软糖,如何啃咬都带着那最初的弹(性xìng),这份特殊的弹(性xìng)让我眷恋,让我(欲yù)罢不能。

    忽地,我感觉到了一丝颤抖,是什么?

    视线渐渐清晰,映入了一双惊慌的眼睛,他们的脸最后变成了离歌的脸,他是那样苍白,那样恐慌,唇下的触感……是离歌的唇!

    我在做什么?在做什么!

    慌忙离开离歌的唇,他是如此惊慌,原先清澈明亮地眸子变得黯淡晦涩,有什么黑色地东西正从那底处一点点地渗透上来。

    “你为什么不阻止我!”我抓住了离歌的衣领,他地神(情qíng)变得有些呆滞,“你难道不知道我在发泄吗!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我酒醉下去你是不是就由着我继续!”

    离歌无神的视线慢慢落到我的脸上,然后,点了点头。

    我惊了,惊得目瞪口呆,心中却是不停地抽痛,一股莫名的怒火油然而生:“你把我当作什么!”满腔的愤懑让我的声音也开始发抖,“你把我当作风雪音那样的女人吗!你既然真的(爱ài)我,就要(爱ài)得有尊严!否则对谁都不公平,对我更是不尊重!你难道真的想做别人的蘀(身shēn)吗!”

    离歌茫然无神的双眸中瞬间出现了一丝不甘和愤怒。深深地吸入一口气,慢慢将离歌推开:“对不起,我醉了,让你想起了那个女人,那段不美好的过去……”转(身shēn),走入瀑布后的黑暗。

    离歌是个白痴。是个笨蛋。我不是风雪音,我不会把离歌当作轩辕逸飞或是南宫秋的蘀(身shēn)!当作一个用来填补心灵空虚的玩物!我想对他好,是真正意义上的好。

    可是,今天的酒后发泄差点就断送了我这纯洁的初衷,若不是我及时清醒,后果会是如何?不敢想,也不想去想。我告诉自己,不能伤害离歌,可是没想到今天,还是伤害了他……

    也好……

    将自己扔在了(床chuáng)上,希望今(日rì)后,离歌能明白怎样是平等的(爱ài)(情qíng),不会再学楚翊那般甘愿为自己的(爱ài)人牺牲一切,(爱ài)得没有半丝尊严,只有痛苦。

    呵,他刚才也是在害怕吧,一份建筑在害怕基础上的会是如何?恐怕会给双方都带来永久的(阴yīn)影吧……幸好我及时清醒啊……

    伴随着头痛入睡,南宫秋和轩辕逸飞的(身shēn)影在眼前不断地交蘀着,然后,风雪音出现了,她对着我狞笑,说你抢走了我的离歌,我就抢走你的男人。我冷笑,说你得到的不过是(身shēn)体,而他们的心全在我这儿!

    风雪音怒极,提剑就朝我刺来,我一掌打去,却满眼都是血,风雪音的下(身shēn)鲜红一片,她的脸因为仇恨和痛苦而扭曲,那扭曲的笑容恐怖之极,她从(身shēn)下拽出了一个血淋淋的(肉ròu)球,放到我的面前:“还我孩儿----还我孩儿----”

    “啊!!”我乍然惊醒,冷汗涔涔。是啊,如果那(日rì)激战她真的已经(身shēn)怀有孕,我会不会失手打落了她的孩子?惊惧让我全(身shēn)战栗,我望向自己的双手,忽然,它们变成了一片血红!

    我抱住了自己的头,陷入恐惧。

    过了许久,呼吸才慢慢平稳,抬眸望出窗外,已是子夜。

    浑浑噩噩地起(身shēn),走向洞府深处的温泉,头还是很痛,第一次,我感觉到了有点冷,冰凉的(身shēn)体,纷乱的心,我开始对自己帮助离歌走出(阴yīn)影的方法产生了怀疑。给予离歌关心和(爱ài)护就够了吗?

    波光粼粼的温泉沐浴在月光之下,天机宫的修真者们很会享受,在这温泉的上方,竟是开焀了一扇天窗,也是这上方的石壁本就单薄,不然无法做出这样的开口。

    而温泉里,也有着不少可以供人依靠的圆石或是石榻,可见当初这里有不少人泡温泉。清澈见底的泉水与我第一次重生的那个温泉完全不同。慢慢褪去衣衫,走入温(热rè)的泉水便趴在了其中一个圆石上,深深地叹息了一声,浑(身shēn)的细胞便彻底舒张,似乎……清醒了许多。

    丫的,推小离了点击溜溜就上去了,乃们这群狼女啊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d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四十一章 你不是替身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