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三十三章 风雪音的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500加更第四更送到谢亲们的粉红票票。叩拜之,非常感谢in

    飞镖在空气中慢慢减速,我微微侧(身shēn),它就在我的眼前爬行,我伸出双指,一夹,竟是夹住了它,狂风刮过山林,卷起了满地的树叶,带动了树影乱颤,青云散开,月光再次洒落,我手舀飞镖笑意融融,对远处惊讶的风雪音,扬起了唇角:“我说过,我速度很快。”

    反手甩出飞镖,反正我也(射shè)不准,就闭着眼睛乱(射shè),多潇洒啊。

    “啊!”忽然,传来一声惊呼,睁眼间,风雪音竟是捂着左手臂。虾米!!!(射shè)中了,这年头,认真的时候(射shè)不中,瞎(射shè)反而中!

    得意,相当滴得意!只觉得(身shēn)后狐狸尾巴翘了起来,我对另一边的君临鹤眨眨眼,君临鹤一怔,扬起了开心的笑容,他从未笑过,那笑容在月光下就如昙花乍现一般美丽,迷住了我的心神。不行不行,现在不是被美色所迷的时候。

    咳咳,我再次转向风雪音叉腰大笑:“哈哈哈,怎样?是杀君临鹤,还是来追我?”

    风雪音收回捂着伤臂的手,左边的手臂的袖子被划破了一道口子,伤势应该不深,不见血。她恼怒地看向我,立刻朝我冲来,这在意料之内,相对于君临鹤,我更应该先被除掉,先杀我,再追受伤的君临鹤也不迟。

    与此同时,一把剑朝我飞来,我下意识接住,君临鹤正凝视着我。我握住剑。笑了笑,转(身shēn)撒开腿就跑,内力运至双脚,跑得比嫦娥的兔子还快。君临鹤也立刻抽(身shēn)离开,对对对,快撤,别做我的累赘。

    风雪音紧跟其后,还不断放出飞镖。良里格西瞥的,我再厉害,也还没到在空中躲避飞镖自如的地步。

    “啊!”左脚传来撕裂地痛,我当即从空中掉落,卑鄙,攻我的伤脚。

    “你是谁!”随着话音风雪音地剑就已经到了我地心口,我举剑就挡,咧着嘴笑看她:“怎么。也有你怕的时候?”咱就算是劣势,也不能输了气势。

    风雪音眯了眯双眼,剑推进一分,我奋力抵挡。全(身shēn)的受力点都集中在两只脚上,此刻,受伤的脚痛入骨。痛地我咬紧了唇,只觉得小腿的裤管帖服在了腿上,一定流血了。

    “((贱jiàn)jiàn)人,跟我斗!”风雪音刻意了她的轻喃:“离歌……”

    怎么可能?只凭这一声箫音。风雪音就认出了离歌?

    “离歌!”欣喜地光芒在风雪音的双眸中闪烁,突然,她转眸盯了我一会,就收回剑,反手扯起我的衣领便带着我穿梭在山林之间。

    “喂!你带着我跑累,不如放了我啊。”

    “闭嘴!你休想跑!”

    “干嘛,想带我回去严刑拷问啊,我很费粮食的。”

    “闭嘴!”风雪音不再鸟我,带着我就上了山,离歌打地还真够远的。

    寂静深沉的山林里回((荡dàng)dàng)着离歌那诡异的箫声,如同一尾尾黑色的毒蛇正在朝一个地方聚集,它们游走在草丛间,盘绕在树枝间,它们潜伏在黑暗中,朝同一个方向前进。前方渐渐开阔起来,竟是一片浅滩,哗哗地水声如同暴雨,附近似有瀑布。

    “果然是他!”风雪音激动地停下,目光直直地盯视前方。

    月光将浅滩照得异常明亮,但是,那明亮的溪水之间,却是一条条昂首吐芯的蛇。我似乎明白为何离歌要将楚翊引入山林,这样才能驱使山蛇,而控制这些山蛇的便是离歌地箫声。

    离歌站立在浅滩中的一块圆石上,手执玉箫,清冷孤傲的(身shēn)形,在月光下散发着淡淡地荧光,犹如山中精灵。可是,那摄人的杀气却将这位丛林的精灵全(身shēn)包裹,立时,一分妖气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来,那些妖气汇聚在一起扑向他对面的男子。

    大的,小的,粗的,细的,黑色地,白色,五彩斑斓地蛇都汇聚在离歌的脚下,蓄势代发。它们虎视眈眈地盯着那名已经面巾扯去地男子,随时准备攻击。是楚翊。

    而楚翊的脚下已经有无数被利剑砍断的山蛇,血水沁入溪水,染湿了楚翊的衣摆。他脸色泛白,额头泌出汗珠,似是已经筋疲力尽。

    忽然,山风抚过水面扬起了离歌的长发和衣袍,一曲高音刺破了空气,直((逼bī)bī)楚翊,离歌脚下的蛇立时朝楚翊蹿去。

    “离歌!”风雪音忘(情qíng)地唤了一声就扯着我冲了出去。

    靠之,你激动我可不激动,哎呀呀,风雪音怎么朝那些蛇扑去啊。

    忽然,只觉得一股被甩脱的力量,我就被扔了出去,转瞬间,风雪音就飞驰在我的(身shēn)边,剑横扫我的(身shēn)边,剑气四(射shè),立时,血光四起,让人作呕的腥味就弥漫在空气之中。

    一条条断蛇从空中而落,它们就在我的眼前,和我一起掉落,下一刻,我就落到了楚翊的(身shēn)边,那些断蛇便躺在了我的脚下。

    “呕!”那些细细的,曲曲的素不素肠子啊。太恶心了,为虾米离歌杀人总是没有美感,每次都弄得这么血淋淋的。

    “看住她!”风雪音看着前方,命令传向楚翊,立刻,手臂就被楚翊扣住。与此同时,那乖张的箫声瞬间静谧在空气中,一束目光朝我而来,离歌充满杀气的双眸中立时布满忧急。

    (身shēn)边是楚翊吃力的喘息,我撇眸看去,发现他的指甲泛着淡淡的青,难道?

    “离歌,是你吗!你的腿!”风雪音欣喜的声音吸引了我的视线,她朝离歌走去,离歌的目光瞬间投向风雪音,惊愕和愤恨再一次浮上他的脸,这一次,更多了一分恐慌,他认出来了,认出人皮面具下的风雪音!

    “离歌,为什么?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风雪音停下脚步惊喜地打量着离歌,“而且腿也好了,只是……”她的目光回到离歌的脸,“快把人皮面具舀下来,让我好好看看你。”她温柔地水眸中是漫溢的(爱ài)意。

    离歌往后退了一步,玉箫直指风雪音:“你别过来!”

    “洞天,是洞天啊,离歌,你能动了为什么不告诉我?”风雪音再次前进,离歌咬住了下唇就将玉箫放到唇边。

    忽然,寒光划破黑夜,一支飞镖就朝离歌而去,离歌慌忙一个侧翻躲过了那飞镖。风雪音扯下了面罩微笑着:“离歌,你知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我不想伤害你。”

    “住口!”离歌愤怒地玉箫划过(身shēn)前,“你对我的伤害还不够多吗!我要杀了你!即使同归于尽!”

    “咳!”(身shēn)边的楚翊忽地喀出了一口血,我朝他看去,眼角的余光瞥见了瀑布,原来我们的(身shēn)后,就是瀑布,瀑布并不大,两旁又是参天大树,才不易发现,估计离歌就想把楚翊打落瀑布。

    “离歌,跟我回去,你知道,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风雪音微笑向前,离歌手中的玉箫却在颤抖,可见他愤怒至极。

    离歌不是风雪音的对手,我也不是,看了看楚翊,我立刻对风雪音喊道:“喂,你(情qíng)郎快不行了,你也不管吗?”

    风雪音侧脸看了看楚翊,关心地问:“你还能坚持吗?”

    “能。”楚翊点着头,风雪音扬起了微笑:“那我就放心了。”

    “你做你想做的,不用管我。”楚翊的话让我彻底无语,男人(爱ài)女人(爱ài)到这份上,简直是韦小宝的双儿投胎转世。楚翊绝对是敬业的小三哪。

    “离歌,那女人你认识吗?”风雪音将白花花的剑指向我,她柔美的微笑只为离歌绽放,可是为何我看着却心底发寒,总觉得那是美女蛇的微笑,充满了(诱yòu)惑,却置人于死地。

    离歌没有看我,而是盯着风雪音:“不认识!”

    “好。”风雪音淡淡地笑着,“楚翊,杀了她。”

    “是!”

    虾米!下一刻,楚翊就扣住了我的脖子,当即,离歌就焦急地喊道:“住手!”

    一瞬间,所有的声音都渀佛被黑暗吞噬,周围变得鸦雀无声。离歌啊离歌,不管你说认不认识我,风雪音都会杀我,而你一旦承认我们的关系,我想我会死得更快。

    继续虐小离,继续吃他豆腐。眯眼笑。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三十三章 风雪音的爱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