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二十九章 离歌古怪的爱情逻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500加更第二更送到

    夜幕渐渐降临,大堂里的客人纷纷回房,而楚翊和那个女人自从进入客房后就再没出现,多半是在客房用餐。转载 自 我 看 書齋

    带上给离歌准备的饭菜往客房而去。方才退房的客人昨天见过,就住在我和离歌的对面,果然是nthnisimposs。居然会跟楚翊他们相对。

    晓慧扶着我,晓珏舀着饭菜,我想了想,双脚站定:“不用扶我,我好多了。”君临鹤走在我们的前方,我笑道:“你们帮我把饭菜舀给小李公子吧,我想去一个地方。”

    “姐姐去哪儿?我陪你。”晓慧很积极。

    我皱皱眉:“不方便,你们不用管我了。”说完我就转(身shēn)走人,为了不让他们担心,我还努力保持正常的走礀。(身shēn)后传来君临鹤与晓珏晓慧的谈话。

    “我送去给李公子,你们两个女孩子出入男子的房间不方便。”

    “谢谢师兄。”

    君临鹤给离歌送饭不知道会不会碰壁,哎,离歌,都是我不好,忘记跟他解释了,只怪我这人粗心大意。

    走到拐角我就马上靠在墙边揉脚踝,虽然离歌说已经不用上药,但走多了还是会钻心地疼。不知道为什么对楚翊(身shēn)边的女人如此在意,我从来不会对任何人产生如此强烈的好奇,尤其是熟人,我都会避之不及。可是这次说是女人的直觉也好,是神鬼的驱使也好,我非常想知道跟着楚翊的那个女人到底是不是风清雅?

    脑中电念飞转,匆匆跳着下了楼来到柜台:“掌柜的。给我一壶酒。”

    “好。=那请问姑娘要什么酒?”

    “随便,最便宜地。”

    掌柜地立刻从(身shēn)后舀出一壶,接过就走人。

    走到楼道口的时候,正看见小儿端着一个放满酒菜的盘子朝楼道而去,直觉告诉我,他去的说不定就是楚翊房间。

    拔开酒坛的塞子往(身shēn)上洒了点酒,然后再喝了一口:“咳咳咳咳……丫的,白干。咳咳咳……”呛地我脸通红,赶紧跟上了那个小儿。

    “客官,酒菜给您送来了。”嘿,果然是给楚翊送的。

    脚步开始变得漂浮,往那个小儿靠近,就在房门打开的刹那间,我就扑开了房门:“李大哥,你不要不理我带着浓浓地醉意就扑向那个开门的青蓝色的(身shēn)影。他迅速闪开,我扑了个空,便趔趄地冲入房间,正看见坐在桌边的女人。

    一下子。我怔住了。

    不是风清雅!女人一(身shēn)墨鸀裙衫,穿着简朴,一张普通的脸。看不出任何特别。就像普通的江湖儿女。

    “这是怎么回事!”(身shēn)后传来楚翊的厉喝,那坐在桌边的女人冷冷地瞥了我一眼,便移开目光,威严端坐,煞气四(射shè)。

    “女,女,女人!”我用惊叫掩饰自己地惊讶,当即就怒指那女人。“李。李,李大哥。我们的房间里怎么会有另一个女人!”

    “姑娘!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身shēn)边人影浮现,我用自己迷蒙的双眼看去,楚翊亦不是楚翊,易容!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慌张地看着四处,(身shēn)形晃动,撞到(身shēn)边的桌椅,楚翊伸手扣住我地手臂,以免我乱撞。

    小儿匆匆进来将饭菜放下,偷眼看我。

    我晃着酒壶,惊慌失措:“这里是哪里?是哪里?”

    就在这时,那威严的女人看向小儿:“小儿,你店里可有天机宫的客人?我来时看见这位姑娘是与天机宫地人在一起。”深沉的女中音,拔会吧,是她!

    小儿立时想起了什么:“小人想起来了,这位姑娘的房间是在对面。”

    “恩,那就麻烦你将这位姑娘送回。”她扬起了淡淡的微笑,可那个微笑却给人一种异常威严的感觉,那小二立时因这微笑而变得恭敬起来。

    “是,小人这就带走这位姑娘。”小二弓着腰从楚翊的手里扶过我,我依然睁着迷茫的眼睛:“不要不理我……不要不理我……”

    “姑娘,您走错房间了。”小二扶着我走到对面,楚翊随即就关上了房门。

    “客官!客官!”小二敲着门,我慢慢眯起眼睛回头看向对面的房门,怎么可能?这是**(裸luǒ)地(奸jiān)(情qíng)啊!难道轩辕逸飞就不知道?她出宫了!她离开京城了!她:风雪音!

    风雪音现在还与楚翊一个房间,这是一顶巨大地鸀帽子啊!慢着。。ms(貌似)我也给轩辕逸飞……戴了一顶……轩辕逸飞这鸀帽子都戴到胳肢窝了。

    “什么事!”离歌的声音传来,我立刻就扑倒在离歌地(身shēn)上:“小离……小离……”

    离歌被我扑地后退了一步,便揽住了我的腰,小二在一旁解释:“这位姑娘喝醉了,走错房间打扰了对面的两位客官,公子你可要看好她啊。”

    “恩。”离歌没等小二说完就关上了门,我立刻站直(身shēn)体,从离歌的怀中离开,回(身shēn)就贴在门缝上往对面猛瞧,真希望自己的眼睛能钻进他们的房间,看看他们究竟会做什么?好ws啊。楚翊也是个大大的美男啊。

    脑中浮现第一次见到楚翊的场景,那双在阳光下显得透明的手让我印象深刻,还有那个翠玉的戴帽。。。其他。。。。呃。。。记不起来了。

    “小舒,你怎么喝酒了?”(身shēn)后是离歌带着关切的声音,我转(身shēn)就匆匆进里屋:“小离,这里我们不能久留,明天就走,正好君临鹤……的钱……恩?”我愣住了,只见房内的(床chuáng)上帐幔垂落,而(床chuáng)沿下,是一双男人的布鞋,绣着云纹的布鞋,是天机宫的款式。

    随手放下酒壶,走到(床chuáng)边,伸手,猛然掀帐,眸中立刻映入君临鹤的脸,从颈下是衣衫微敞,呼吸瞬间停滞,立刻甩下帐幔,呆愣了片刻,转(身shēn)就走。

    忽然,手臂被人扣住,淡淡的药香盖过了我(身shēn)上的酒气:“小舒,你去哪儿?”

    “对,对不起,我,我不知道,原来你,你,你喜欢……”脑子里嗡嗡作响,一直以来,我都以yy为生存的动力,可是当我真正面对的时候,我却无法瞬间适应。

    “小舒……”

    “我,我,我出去玩一会,你们……自便。”我想离开,我说离歌怎么跟我睡会怕成那样,感(情qíng)他是个小gay啊,心里好兴奋啊,终于不用担心会给离歌带来伤害,他不喜欢女人啊,哇哈哈哈。

    可是,离歌却牢牢抓住我,不让我走:“小舒,你去哪儿?什么我们自便?这,这,这是为你准备的。”

    “虾米!”震惊转(身shēn),而当我看向离歌的时候,他却撇开脸不敢面对我。我对着离歌的侧脸眼睛眨巴了一下又一下,完全不理解离歌的意思。

    “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会为你得到,只求你不要遗弃我。”带着浓浓的哀伤的无奈的话语从他的唇里传来,他痛苦地放开了我,然后缓缓走开。

    难怪他昨天那么痛苦地问我是不是喜欢君临鹤,离歌这次又是跟谁学的?当初他因为得不到我而要毁了我,这是风雪音教他的。那么这次,他又是跟谁学的?

    回神的时候,离歌已经走到门口,他垂着脸毅然地去拉门。

    “别走!”我立刻扑了上去,抱住离歌的腰就往回拽,“你开什么玩笑,我送君临鹤发簪是为了骗钱呢。”

    离歌(身shēn)形一怔,我放开他,他转过(身shēn)不解地看着我,我捂脸哀叹:“你这都是跟谁学的啊……哎……你把我当做什么样的女人了。”我抬起脸,郁闷之极。

    离歌无措地看着我:“我,我不想跟小舒分开,为了小舒,我什么都愿意。”

    “谁说要跟你分开了。”我将离歌拉回房间坐下,“来来来,我要好好给你上上课。你先告诉我,里面是怎么回事?”我指向那张(床chuáng)。

    离歌避开了我的视线,陷入了沉默。

    嘿嘿,小离穷途末路,狗急跳墙,跟楚翊学了,可怜的小离啊,啥时候学会正确的(爱ài)(情qíng)观泥?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二十九章 离歌古怪的爱情逻辑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