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二十七章 舍不得发簪,套不着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500加更第一更送到哼哼,我麦买来了

    “离歌,离歌!”清晨阳光灿烂,是一个上街的好天气。

    离歌的上半(身shēn)几乎都趴在我的腿上,幸好是另一条,不然我的伤只怕好不了。离歌自己的被子已经被可怜地抛弃到了(床chuáng)下,而他(身shēn)上盖的,却是我的被子。

    orz!!!我也迟钝,被一个男人钻进被子都不自知,还说要监视离歌。哎,应该是这几天赶路太累了。

    “快醒醒。”我轻唤离歌,“离歌,醒醒。”

    “恩……”熟睡中的离歌发出一声梦呓,将我的腿抱得更紧,从我的角度看去,只看见他黑乎乎的后脑勺。

    我开始扯被子,渐渐露出了他铺满后背的长发,他整张脸都埋藏到了青丝之下,我雪白的裤腿上,游弋着他那一缕缕形同小蛇的发丝。

    额头发紧,眉脚抽搐,戳离歌的后背:“离歌,离歌,醒醒。”奇怪,平时他都早醒,怎么今天却睡得如此深沉?

    “离歌,离歌。”他抱着我的腿,而他的腿也就在我的(身shēn)边,我推了推,离歌依旧不醒,难道……好吧,我伸出拇指和食指,在离歌那富有(肉ròu)感的大腿上一拧。

    “啊!”离歌立时坐起,尚未清醒的双眸与我相对,我怔怔地看着这双眸子,此时此刻,它们是那么清澈琉璃,一望见底的干净。

    忽地,那双眸子瞬间收缩了一下,那熟悉的离歌随即而来。他惊慌地后退。却因为手滑出(床chuáng)沿而往外倒落。

    “小心!”我慌忙拉住随手可拉的属于离歌(身shēn)上的东西,于是,我拉住了他的衣衫,他也伸手拉住了我的胳膊。结果,这人是没掉下去,他地衣服被我基本完全拉开。==

    白花花地(胸xiōng)脯在那头黑发的映衬下又白了一分,牛(奶nǎi)一般的白带着暖玉的光泽,凝脂一般的紧密肌肤几乎看不到半点瑕疵。

    “对。对不起。”我慌忙放开他的衣衫,他的(身shēn)上泛起了薄薄的粉红。他匆匆拉好衣衫下了(床chuáng):“对不起,我起晚了。”他垂首背对着我,双手应该是揪扯着自己地衣襟。

    “那我们出去玩吧。”我转移话题。

    离歌点点头,不再说话。

    小镇虽小,却是五脏据全,我舀着晓慧的银子不到一个上午就花光光,首先给自己买了两(身shēn)衣裳。然后,给离歌买了两(身shēn),便所剩无几。

    离歌背着我吸引了不少目光,有疑惑的。有羡慕的,有感动的,路人都误会我们是夫妻。一个(爱ài)妻的丈夫背着腿脚不便的妻子。

    当路过一个首饰小摊的时候,我让离歌停下。摊主是个中年老头。

    离歌细心地挑出了一根珠钗,了他原有的傲气,看来他是放松了。

    “可是,还有一句话:聪明脑袋不长毛,你头发长那么长,难怪悟(性xìng)那么差,连发髻都不会梳。”

    “我。”君临鹤被我戳到要害,变得语塞。

    “我开玩笑呢,你们这种修真人追求仙风道骨,(身shēn)心灵魂不受凡尘所束,寻求一种空灵自由的状态,所以才不束发。”我用银簪挽起了君临鹤的长发,君临鹤默不作声,似有所思。

    “好了。”我满意地看着自己挽起的发髻,一束长长的发丝自然而然地从发髻中垂落,不乏飘逸之礀。

    将这束青丝垂放到君临鹤肩膀上,那束长发便如一尾慵懒黑猫的尾巴,挂落在君临鹤右侧的(胸xiōng)前。

    君临鹤微微侧脸,看着那束发丝失了神。

    见时机成熟,我立刻说道:“君临鹤,你银子呢?”这就叫舍不得银簪,(套tào)不着钱。

    今天无良就要现声,哼哼,看看谁攻谁受。

    《八夫临门漫画版》开始y八夫bl,欢迎大家前去捧场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二十七章 舍不得发簪,套不着钱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