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二十六章 地上凉,一起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先牺牲小离求粉红票票,下次再牺牲小君。好无良啊。橘子说过,脱衣三张。

    记得第一次见到玄明玉的时候,他给我的感觉很随和,当然,在知道他利用风清雅后,我才开始讨厌这个表里完全不一的男人,长着一张圣人的脸,却有着一颗恶魔的心。

    可是,他对离歌的(爱ài)护,却是明眼人都看得出的。他会因为离歌的说谎而伤心,会因为离歌的痛苦而痛苦,他对离歌似乎有着很强的负罪感和内疚。毕竟当初离歌上京,是为了看望他这个大哥。

    “离歌,你喜欢玄明玉吗?”我问完这句话的时候有点后悔,可是,却听见了离歌清幽的声音:“恩,喜欢,他是我唯一的亲人。”

    果然,离歌说的喜欢和我说的不一样。

    “亲人……”

    “我们可以为彼此而死。”

    怎么又是死不死的。人能活着为什么要死?听着就来气。

    “我不喜欢他。”

    帐幔外一阵巨大的水声响起,房间里变得沉寂。

    “如果我是玄明玉,就不会看着你被囚(禁jìn)在护国府里,我会救你出逃,然后独自去面对风雪音,为你,为自己报仇,而不是留下你一起痛苦。”“不,不是的!”忽然,帐幔被人掀起,白色的丝光滑过眼前。离歌清瘦地(身shēn)影就出现在(床chuáng)边,他只穿着白色的内单,左手扬起掀开帐幔,右手紧握在(身shēn)边。他垂落的长发遮起了他低垂的脸,虽然看不清他的神(情qíng),但我感受到了从他(身shēn)上而来的气愤。

    “好吧,他是你兄弟,我不该多言。”

    “明玉已经为我做了很多,若不是他。我的腿不会好得那么快。”离歌将帐幔收起坐在我的(身shēn)边,再次面朝外,从他(身shēn)上传来淡淡的清香,那是一种冷香,“我们是兄弟。应该共同进退。我地事明玉已经很懊悔,这一切不能怪明玉,而是那个无耻的女人!”

    “离歌,离歌,不要想了,过去的不要想了。”我赶紧安抚,他如此敏感,万一失控发疯,我现在腿脚不方便。制不住他。

    “我明白你为何不喜欢明玉,你一定也不喜欢我。”

    “没有,我觉得你很好。”自抽中,对着离歌哀伤的后背说那么明显的谎话。

    “你说谎!”离歌陡然转(身shēn),丝滑地绸衫在烛光下滑过一道暖玉般的光滑。

    我撇开目光,不敢看离歌。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离歌握住了我随意放在(身shēn)边的手,“从你进入护国府的时候我就知道。”

    继续看墙角,说什么?还是什么都不要说?那是不是要抽手?orz!!为什么我不是心理医生。。。h能告诉我怎么开解离歌。解开他的心结。

    “只有你,对我不屑一顾。”离歌紧紧地包裹着我的手,阵阵搏动从他的手心透过了我的手背,震((荡dàng)dàng)着我的心。

    “我不明白,为何你与我一样,却可保持那份干净。你被风雪音当作礼物送给轩辕逸飞,就如同我被囚于护国府。你成了轩辕逸飞地宠妃,而我也像一个男宠般屈辱地活着,可是为什么,你的眼睛为什么没有恨,没有私(欲yù),干净地没有任何尘埃。小舒……我嫉妒你……”离歌缓缓提起了我的手,将自己的脸埋入我的手心。长发瞬间触及了我的肌肤。那丝丝轻痒让我无法忽视,离歌说。他嫉妒我……

    “我嫉妒你的这份干净,因为那是我失去的,我要从你(身shēn)上找回它,但是,我却发现自己在你每次离去地时候会心烦意乱,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想要把你留在(身shēn)边,永远地只属于我一个人……”

    我缓缓转回脸,离歌原来是在我的(身shēn)上找到了从前的影子,我的(身shēn)上有着离歌所说的那份干净。那应该是住在鬼哭谷与毒药为伴的离歌吧,不入凡尘,清纯脱俗。又有多少人在进入尘世后,依旧能保持心中那份纯净的天空?

    “对不起,小舒,我真地不想害你,但是你的冷漠让我心伤……”

    “离歌,不要说了,后面的事我都明白……”我有些担心离歌,风雪音那种独占的(爱ài)对他的影响很大,“你也早些休息吧,明天我们出去玩。”我试图转移离歌的注意力。

    离歌慢慢放下了我的手,呼吸渐渐变得平稳:“小舒……”

    “什么?”

    寂静地房间里是不语地离歌,但我能察觉到他的(情qíng)绪正在波动,他似在下什么决定。慢着,此刻烛光迷蒙,房内暖昧,离歌和我皆为单衣,他又那么纠结地握着我地手,不会是想用侍寝来讨我欢心!

    蹦!蹦!心跳随着离歌深沉的呼吸而加快。

    “小舒,你喜欢君临鹤吗?”忽地,离歌垂着眼睑低哑地问,我立时松了口气,女尊书看多了,yy过了头,笑道:“还行,这人逗着有趣。”

    “知道了。”离歌侧过脸,放开了我的手:“你早点休息吧。”

    离歌有点不对劲,他为什么问我喜不喜欢君临鹤?难道?他想除掉所有我喜欢的人?然后跟风雪音学独占我?

    糟了,我应该说不喜欢的,离歌现在还处于极端状态,根本无法分清喜欢与(爱ài)。双目不离离歌的(身shēn)形,他不会趁我睡着了就跑去灭君临鹤吧。不行!

    “小离。”

    正从橱柜里抱铺盖的离歌转过(身shēn)。

    我拍拍(身shēn)边:“一起吧。”

    离歌猛然睁圆了眼睛。

    我尽量让自己的微笑自然:“在山林我们也是一起,你不要把这当(床chuáng)就是了,地上凉。”其实睡我(身shēn)边更凉,不过显然离歌不会想到我让他睡我旁边是为了更好得监视他。

    离歌神(情qíng)恍惚了一下,然后垂着眼睑朝我走来,我往(床chuáng)内侧挪,(床chuáng)足够睡两个,然后将枕头放在当中:“不许过界。”

    微笑着看着离歌,他垂着脸抱着被褥站在(床chuáng)边,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竟发觉他的(身shēn)体在颤抖。怎么回事?

    我担忧地伸向他的手腕,他竟是立时抽走了双手,立时,被褥从他的手臂间滑落,掉落在冰凉的地上,他猛然扬起脸,错愕而惊慌地看了我一眼,匆匆弯下腰捡地上的被褥。

    他在害怕,为什么?若是换做轩辕逸飞或是南宫秋,他们根本不用我相邀,也会占据我的(床chuáng)。即使是普通男人,也顶多是害羞,为何离歌会害怕?

    “小离,你……还是睡地上吧。”算了,他那个样子好像怕我吃了他一样,如果这样哆嗦一个晚上我是别睡了。

    “不!”离歌却是不愿,我愣了愣,他抓紧了自己的被褥,那副神(情qíng)真得很让人担心。

    “那……随你……”我不再管离歌,估计我看着他也会让他紧张。

    在烛火熄灭的时候,我感觉到(床chuáng)尾有动静,恩?原来他睡(床chuáng)尾,哎,不管他睡哪儿,只要我能碰到他就可以,万一他晚上有什么举动,我也可以及时阻止,不能再让他随意杀人。

    我闭着眼睛,精神却是高度集中在离歌(身shēn)上,此番有了(床chuáng)却是睡地比野外更加不安稳。忽的,一双手抱住了我的脚,我瞬间紧绷,离歌睡着了?

    静静地等了许久,没有别的举动,平稳的呼吸声,和那起伏有序的(胸xiōng)膛,我终于松了口气,他确实睡着了,希望我是庸人自扰。

    本想抽回脚,离歌却抱得紧,这种梦中下意识的行为也显示了离歌的孤独和没有安全感。离歌,抱歉,我给不了你想要的,因为我对你的只有同(情qíng)。

    迷蒙中,我来到了一片宁静的草坪上,天很蓝,世界很静,从地平线处,出现了一黑一白两个(身shēn)影,他们微笑着朝我走来,然后坐到了我的(身shēn)边,和我一起享受这片安宁的天地。逸飞,秋,如果我不是在同一个时空遇到你们,该有多好……月票500的加更将在明天中午送到谢亲们,为此,我会想办法牺牲小君君的色相滴引,勾引,勾引大家的粉红票票ing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二十六章 地上凉,一起睡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