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二十四章 我的保姆,我的离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感谢亲们的粉红票票,下次加更将在月票500的时候,老规矩,月票500,便是五个加更。

    “喂,君临鹤。”我叫了一声还在纠结的君临鹤,君临鹤朝我看了一眼却又匆匆撇开脸,那副窘迫的神(情qíng)很逗,于是我说道,“要不要梳头?”

    君临鹤(身shēn)体一怔,竟是僵直了。

    我笑了:“小离,你帮君临鹤梳头吧。”

    离歌抬眸看向我,眼中的寒气表明他不愿意,我撇撇嘴:“难道要我?”

    “我来。”离歌立刻移到君临鹤的(身shēn)后,君临鹤微微垂脸,一动不动。他侧对着我,在他(身shēn)前的溪水里映出了他放松了的脸。

    “谁有发簪?”离歌问,立刻,晓珏从头上拔下了一根男女都可用的木簪放到离歌面前。离歌拾起君临鹤坠地的长发,迅速爬梳了一下,细如蚕丝的长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在离歌纤长的指尖流淌。

    离歌面无表(情qíng)地将君临鹤的长发全数挽起,就如同在做一件任务,这让我有点失望。让离歌给君临鹤梳头可以说是我的处心积虑,结果到最后,什么萌点都没看到,一个面无表(情qíng),一个浑(身shēn)放松。丫的,一点yy的余地都没有。

    然后,君临鹤就速速戴上帏帽,大家在他的带领下,再次上路,一路皆是无言,很是沉闷。

    有人背着很好,不用走路,可是,人是要吃喝拉撒的。例如。我现在想嘘嘘了。怎么办?啊。。。。原先是几个女人约好一起,女人是群体动物,就连上wc也喜欢一起,所以便不觉得尴尬,而现在,我怎么说?

    “小离。”我伏在离歌耳边轻轻地说,“我想下来。”

    离歌微微侧脸,我立刻往后退了退。差点亲到他。

    “我不累。”他说了一声。满脸黑线,我也不累,可我憋地慌。离歌说完就继续背着我走,君临鹤他们还是走在我们前面,依然带着他们的帷帽,可是脚步明显比以前慢了。

    忽地,晓珏和晓慧停了下来:“师兄,等我们一下。”她们手拉着手。这是一种暗号,君临鹤停了下来,转回(身shēn)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他的目光。他这一路走来,时常注意我和离歌,他也学会关心人了。

    “好。我们休息一下。”他就地坐下。

    晓珏晓慧朝我而来:“姐姐要不要方便一下?”

    好人啊……当然,我没有表现出极想去方便的**,这就是女人,在男人面前总要注意点形象,尤其是两个美男子面前。

    “恩……也好。小离,放我下来吧。”离歌轻轻放下我,晓慧晓珏立刻上前搀扶,离歌冷冷地看着她们:“小

    “知道了。”晓慧笑得很是灿烂。自从那一劫后。两个小丫头对我们地态度有了明显地改变,虽然她们在君临鹤的面前依然不敢多言。但在我这里却是活泼地像小鹿。

    然后,三个女人丛林共蹲,我更惨,几乎是单脚,这让我想起了龙皇,啊。。。。。最后是晓慧给我系的腰带,自从摈弃前嫌,晓慧对我是越来越亲。

    “清清姐姐,那个哥哥是不是你……(情qíng)郎?”晓慧好奇地问,她和晓珏一人扶我一边。我斜睨晓慧:“你们是要做仙女的,人间(情qíng)(爱ài)应该与你们无关吧。”

    “恩……”晓慧鼓起了脸,“他对姐姐真好……”

    “怎么?羡慕?”我又忍不住调侃她们,“羡慕就也去找一个啊。....”

    “我们不可以……”晓慧撅起了嘴。这场关于(情qíng)(爱ài)的讨论在两个丫头的沉默中告终,这应该是她们第一次和一个外人讨论这个话题。

    傍晚时分,我们便到了一个小镇,在走到一家客栈前的时候,君临鹤停下了脚步,看向我和离歌:“我们从今天开始就住在这里,等清清姑娘的脚痊愈后再上路。”

    心中滑过一丝惊讶,君临鹤是想尽快还我人(情qíng)吗?

    “师兄,这样会耽误行程。”晓珏在帷帽下提醒。

    君临鹤朝向晓珏:“就这么决定。”说完,就率先进了客栈。

    离歌看了看周围,视线停在某处:“小舒,这里有布店,要不要添些衣服?”

    “好啊,明天就去。”

    “可是……我们没钱。”

    “君临鹤有就行了。”我小声地在离歌地耳边说,离歌的(身shēn)体僵直了片刻,竟是扬起了唇角,露出了一个我从未见过的微笑,心中有了小小的成就感,我让离歌笑了。可是,这个微笑很快消失,他再次变得面无表(情qíng),背着我进了客栈。

    “哟!是天机宫的真人,您几位这是……”小儿立刻迎了上来。

    “住店。”君临鹤傲然而立,“五间上房。”

    “呀,真人,您来得真是不巧,只剩三间上房了,就连其他下等的房间也没了。”

    “怎么会?”君临鹤不解。

    小儿陪笑:“真人,您忘了,就快天机宫的仙丹大会,这不是许多贵客都往您天机山赶,本镇就小店一家客栈,所以便客满了,这三间空房还是前三位客人刚走空下的。”君临鹤转(身shēn)朝向我们,白纱遮住了他地神(情qíng):“这位公子,如不嫌弃……”

    “我跟清清一间。”离歌冷冷地说完便看向小儿,“带路。”

    “是。”小儿立刻走在了前头,君临鹤怔怔地立着,晓慧晓珏帷帽动了动,跟上了我和离歌。

    “仙丹大会是什么?”我问晓慧晓珏。

    晓慧舀下了帷帽,满脸自豪:“就是炼制仙丹的大会,很多修真炼丹的前辈都会舀着自己修炼一年的丹药前来比赛,除了我们天机宫,还会有别地道观仙宫,反正年年都是我们天机宫赢。”

    原来就是磕药大会。。。。----!!反正我就是这么理解的。。

    “两位客官,请。”小儿打开了一间房的房门,进屋后,离歌冷冷地瞥了一眼好奇地看着我们地晓慧晓珏,立时,两个丫头赶紧跟着小儿离开我们的门前。

    离歌关上了房门,渐渐关闭的房门间,出现了君临鹤的(身shēn)影,他(身shēn)形微微一顿,低垂的帷帽里,是他不可见的神(情qíng)。然后,他再次往前而去。

    “小离,你也该想个名字,现在我们跟君临鹤一起,难免会提及姓名。”

    离歌将我放在了(床chuáng)上,柔软的(床chuáng)铺让我全(身shēn)瞬间放松下来。“他们不认识离歌。”离歌走到桌边,给我倒了一杯水。

    “啊?他们不知道你?可是你之前跟玄明玉同住鬼哭谷。”我接过水不解。

    离歌拾袍坐在(床chuáng)边,面朝外侧,淡漠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qíng):“明玉自从进入天机宫便很少回鬼哭谷,而我不喜与外人接触,所以都是明玉前来。鬼哭谷常年被毒雾环绕,因此天机宫地人不敢进入,那里对他们来说是(禁jìn)地。”

    “原来如此……那……你们又是怎么救了……风雪音?”我小心翼翼地问,离歌神(情qíng)略有所动,眼睑微抬,双眉开始慢慢簇起。

    “对不起,小离,你不想回忆就不要想了。”我握住了他地手臂,想分散他的注意力。一直以来,我想帮助他走出那个(阴yīn)影,逃避没有任何作用,只有勇敢地去面对,才能获得解脱。

    忽地,离歌地左手覆上了我握住他右臂的手,然后握紧:“如果可以时间倒流,我绝不会救她。”

    “我知道,我知道。”

    “不!你什么都不知道!”忽地,离歌朝向我,原先淡漠的眼中被仇恨覆盖,“你永远不会知道那个女人对我做了什么!”

    “离歌,你的腿已经没事了。”

    “不仅仅是腿……不仅仅是腿!”离歌忽然愤怒地嘶吼了一声,他扬起脸深深地吸了口气,喉结上下颤动,然后,他缓缓俯下(身shēn),伏在了我的小腹上,我一惊,却是不忍心推开他。

    他慢慢闭上了眼睛,抱住了我的(身shēn)体:“小舒,对不起,我没有一天不想报仇……”

    “我知道……”缓缓抬起手,迟疑地放在了他的发间,丝丝长发,透着冰凉。

    “你会不会讨厌我……”

    “不会。只是,现在不是时候。”

    “我要杀了她,杀了她……”离歌低哑地重复着那三个字。

    离歌……我该怎么帮你……

    乃们真没人(性xìng),捂脸哭in,小君那么纯洁,无良都舍不得tx的说。。。。ps,本书到最后,真的是没几个小处了,小君真的不忍心下手啊。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二十四章 我的保姆,我的离歌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