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二十章 破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感谢大家的粉红票票,这是亲们给无良发的奖金,虽然改革后也不知道有多少钱,哇是无良还是好开心啊。叩拜in,有票票的就再给点吧

    由小喽高举的刀山阵的尽头是一张红木长桌,长桌上香烛供品,还有一个大大的猪头,这哪像娶亲?更像是结拜。

    花了了一(身shēn)金丝围边的红裙坠地,露出的抹(胸xiōng)上是一朵巨大的金色的牡丹,金钗入云鬓,分外雍容华贵。她(身shēn)边站着蒙唏雨,她的(胸xiōng)口戴着一朵小红花,估计她是主婚人。

    君临鹤走到尽头的时候顿下了脚步,双手捏了捏,才继续往前,我低头往前:“大官人带到。”

    “恩花了了懒洋洋地挥挥手,我退到一侧,君临鹤被另两个丫鬟领到花了了的面前。花了了上前去拉君临鹤的手,君临鹤将手背到(身shēn)后,昂首(挺tǐng)(胸xiōng)地面朝供桌而立,不看花了了。花了了唇角一勾,便与君临鹤同朝供桌。

    “今晚----副寨主大婚---”蒙唏雨高喊,“在这良辰吉(日rì)----那个……那个……哎,烦死了,反正我们都是粗人,就不说那些文绉绉的话了,大家反正吃好!喝好!大醉三天!”

    “好----”喊声震天。

    蒙唏雨扬起手,示意大家安静:“好,仪式开始----一拜天地----”

    花了了随即弯腰行礼,君临鹤侧脸不拜,两个小丫鬟立刻去摁他的脑袋,花了了站直(身shēn)体的时候眼中划过一丝落寞。虽是演戏,但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能有一天穿上嫁衣,和自己心(爱ài)的人共结连理?

    “你们干什么呢!”蒙唏雨喝止那两个摁君临鹤的丫鬟。丫鬟满脸委屈:“寨主。这家伙不老实。”

    “不老实!”蒙唏雨怒喊,“那就直接拖到洞房去!”

    “是!”当即,上来几个喽,就把君临鹤直接压入洞房,我下巴脱臼地看着,果然像蒙唏雨的风格,雷厉风行,连拜堂都省了。$$

    十几桌的酒席就摆在夜幕之下。蒙唏雨见君临鹤被拖远,先是松了口气,转回脸地时候正撞上花了了憋闷地视线,我偷笑,这两人放在一起很逗。蒙唏雨尴尬地转(身shēn),大喊:“开宴----”

    “好哦!”喽们立刻争先恐后地入席。转 载自 我看 書 齋就在这时,花了了忽的一甩红袖,往洞房的方向去了。我看向蒙唏雨,蒙唏雨耸耸肩,然后偷偷给我一个眼神,我立刻跟了上去。只是没想到在幽静之处。花了了叉着蛇腰正在等我。

    “哟,我洞房你也跟,想学啊花了了一脸不正经。

    汗。从额头刷拉拉地流下:“不是,怕你玩地过火((逼bī)bī)死人家。”

    “哦呵呵呵男人能被这事((逼bī)bī)死,那可真是母猪会上树了,放心,我只是去跟他玩玩,要不要一起?”花了了挑眉,我狂汗。

    “想看就跟来。”花了了的话里充满(诱yòu)惑。好吧,我无耻。我跟去了。

    花了了推开房门。我躲在窗外,真是无耻啊。再次面壁检讨。只见君临鹤低头拧眉坐在桌前,边上是手舀钢刀的女兵。这个非正常的世界,果然什么都不正常。

    “出去出去。”花了了挥退房里看管君临鹤的丫鬟,扭着腰走到桌边,君临鹤立时站起,浑(身shēn)陷入戒备。

    花了了轻笑,给自己和君临鹤都倒上了酒:“想反抗是没用的,你现在没有功力,我杀你易如反掌。”

    “那你就杀了我!”君临鹤视死如归。

    “哟,我哪儿舍得啊花了了往君临鹤靠去,君临鹤立刻闪(身shēn),花了了没有扑中,就舀起了酒杯:“来,我们来喝合卺酒。”

    “哼!”君临鹤冷哼,花了了上前,君临鹤就退后,花了了再上前,君临鹤就再次退后,这一进一退之间,竟是将君临鹤((逼bī)bī)近喜(床chuáng)。$$

    “来嘛君了,奴家还不知道夫君名讳呢花了了再一进。

    君临鹤冷目相对:“姑娘请自重!”

    “自什么重!”花了了骤然(阴yīn)沉了脸,“你这种男人老娘见多了,什么坐怀不乱,什么不近女色,老娘我呸!一个个都是闷(骚sāo),都是假正经!老娘看上你是你地服气,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君临鹤冷然相对,袍袖一拂:“不知羞耻!”

    “你!”花了了往前一迈,忽的,她踩中了自己拖地的裙衫,“哎哟一声就往君临鹤扑去,瞬间,两人便双双倒入红鸾喜被之中,这绝对是故意的,花了了真(阴yīn)险。

    “讨厌做的裙子,绊脚。”花了了怒嗔。

    “快放开!”然后就传来君临鹤的怒喝。

    放开?我想花了了是肯定不放的,伸长脖子,使劲看。哟!花了了借着摔倒把君临鹤的衣领都扯开了,露出雪花花地香肩。君临鹤那件大开领的袍衫只要随便一拉就……嘿嘿嘿嘿,太色了,检讨,检讨in。

    “你真坏衣服都脱了花了了紧紧贴在君临鹤的(身shēn)上,用手指撩拨君临鹤**的肩膀。

    噗----这口血是我蘀君临鹤喷地。

    “你!你!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君临鹤气急。他此刻(身shēn)上贴着那温香软玉,不知他会有什么感觉?这天机宫的人估计这辈子都没如此亲近女人吧。

    “既然夫君这么猴急,那我……”花了了伸向君临鹤地腰带,我当即跑到门口大喊:“副寨主----副寨主----寨主叫你到前面罚酒去!”房门本就没关,里面一派(春chūn)色尽收眼底。

    花了了停下了手,扭头朝我就是狠狠一瞪:“扫兴!”

    “副寨主,你再不去,那真是扫了大家的兴了。”我一语双关。笑得很是狗腿。

    “知道了花了了懒懒起(身shēn)。君临鹤竟是躺在(床chuáng)上不动了,花了了整了整衣衫,回头瞟君临鹤,“亲(爱ài)的,你可别那么快就忘记我哦然后含笑朝我而来,飘过我的(身shēn)边,大声道,“好好看着大官人。”

    “是!”我低头哈腰。恭送花了了。

    就在花了了走后,房里立刻传来动静,君临鹤竟是一跃而起,顾不上整理衣衫就在房间里翻。

    “喂,你翻什么呢。”

    “解药。”君临鹤急切地翻找着,找了一会,他停了下来,低着头。右肩的领子还是滑落着,他浑(身shēn)透着深深的怨气,他似乎遭受了很大地打击。

    心中升起一股小小地负罪感,轻轻上前。伸向他滑落地领口。

    他忽地扬起脸盯着我,我停下手,指着他的衣领。目光移向别处:“呃……你衣服还没穿好……”他揪心地闭上了双眼,痛苦地侧过脸,见他不动,我只有蘀他拉好了衣衫。花了了不过是调戏了他,他有那么挣扎吗?

    “到底在哪儿!在哪儿!”忽然,他焦躁起来,猛地转(身shēn),双拳重重砸在桌上。震得碗碟直响。也吓到了我,一时不敢言语。只有静静地看着气郁中地君临鹤。

    “我君临鹤竟被如此羞辱,如何还有颜面站在同门之前!”他猛然抬头,目光锁住了酒壶,“我已破了色戒,多一样不多!”忽然,我恍然意识到花了了的勾引和**在我们的眼中并不算什么,但对于君临鹤来说,就是毁了他的名节,让他破了戒。

    对于君临鹤这类人来说,名节比生命更为重要。这让我想起了《天龙八部》里虚竹破戒地最初,也是痛不(欲yù)生。似乎,我好像真的玩过头了。

    君临鹤忽然将酒壶抢入手中,转向我,我下意识道:“放心,我不会说出去!”

    “我问你,这东西是不是能让人忘记所有的事(情qíng)!”竟没想到君临鹤会有此一问。

    “呃……至少可以暂时忘记……”

    君临鹤捏紧了手中的酒,猛地就往嘴里灌,我当即上前抢走他手里的酒:“你疯了!现在逃跑要紧,你喝什么酒!”

    “咳咳咳……”君临鹤被酒辣地直呛,“咳咳咳……哈哈哈……我,我君临鹤今(日rì)要将清规戒律一概破之。”

    “破你个头,副寨主不过是调戏了你,哪有破色戒那么严重,别吵了,再吵把人都引来了!”我拉起他就走。

    “戒焦,戒躁,戒贪,戒酒,戒女色,戒杀生……”君临鹤在我(身shēn)后轻喃,却是不动。回头一看,他满面桃红,眼神陷入迷醉,拔会吧,这么关键的时刻,他玩酒醉!

    “君临鹤!你不会吧,就那么几口就醉了。”我拍他的脸,脸烫地像发烧,我彻底无语了。

    君临鹤晃晃悠悠地看向我,笑了:“姑娘,多谢你救我……”

    完了,真醉了,还会笑了!没办法,只有把君临鹤往后背一背,良里格西撇的,百来斤地男人,若不是有内力,我早趴下了。这小子也真是死脑筋,不过是被女人压了压,啥事都米做,就这么想不开借酒消愁,把清规戒律全都破了,若是真让花了了继续下去,这君临鹤准自杀不可。

    他也单纯,花了了的酒都敢喝,谁知道里面会不会被放(春chūn)药。

    无良手机已买,。。。。自被偷起已经有两个月了。。。这个月才有稿费的说,请有无良电话的速速给无良发消息,写上姓名,谢谢。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二十章 破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