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十九章 可塑造的美男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400加更第二更送到话说,早上起来一看,一排要求下药的。。。呼吁声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待花了了一走,我(屁pì)颠(屁pì)颠蹦到君临鹤面前,高高举起大红喜袍:“更衣吧,寨主夫郎。”

    “你!”君临鹤脸上被花了了tx(调戏)出来的红霞未退,雌雄莫辩的脸(娇jiāo)艳迷人。

    “你不换怎么让他们放松警惕?放心,保证在洞房前救你们出去。”我恶意将洞房两个字说得响响亮亮。君临鹤撇过脸开始陷入挣扎。

    “喂,不说话就当你愿意哦。”我看着君临鹤,他用他丝滑的长发遮住了那(娇jiāo)美的容颜,应该是再次妥协了。嘿嘿,碰上我这个无赖,再硬我也能让你软了。慢着,这句话很有歧义啊。。。。

    解开君临鹤的锁链,将大红喜袍扔给他:“换上,过会再来救你两个师妹。”

    君临鹤舀着大红喜袍一张虐心的脸:“有化功散的解药吗?”

    “解药?来不及找,多半在那个什么副寨主房间里。”我走到土牢门口,“山寨里人多眼杂,我行动不方便,等拜堂后应该是送你进洞房,到时你就在那个房间里找找吧。“原来如此。”君临鹤拧紧了眉,舀着大红喜袍尴尬地看着我,“姑娘……能不能转(身shēn)?”

    “转(身shēn)?”靠!我翻个白眼转(身shēn),这什么世界,男人换衣服要女人回避。转过(身shēn)正好对着两个小萝利,她们红着脸紧闭双眼,看着她们我终于想起当我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对着我叫骂的那个女人,当初打伤我除了这个君临鹤。她也有份。

    “君临鹤。你是不是有一个师妹长得(挺tǐng)漂亮,年纪大概是十八左右,瓜子脸,核桃眼,长睫毛,樱桃嘴,对了,她的头发好像很长。接近后腰……”

    “你能不能说得更详细一点?我很多师妹都是这般模样。”

    郁闷,也对,当时乍一看,整个一孪生军团。

    “你说的会不会是……紫芸师姐?”小萝利闭着眼睛轻轻地问。

    “紫芸?我不清楚,不过她功夫很高,而且用的剑也好像跟别人不一样,语气也很拽,辈分似乎(挺tǐng)高。”

    “那应该是紫芸师姐了。君师兄下来便是她。”小萝利们的语气变得肯定。

    “姑娘,你认识芸师妹?”君临鹤在我(身shēn)后问,我勾起唇角:“如果我想教训那个紫芸你会不会插手?”

    “芸师妹不问世事,不可能与你结怨。”君临鹤语气笃定。似乎相当相信自己那个师妹的人品。

    我笑:“呵呵,是吗?世事难料。你君临鹤可曾想到会有今(日rì)这一劫?”

    (身shēn)后没了动静,灯光摇曳地土牢里一下子没了声响。

    “成仙必先历劫。无劫可历就说明上边成仙名录里根本就没你,你也不用修仙了,所以,今(日rì)之劫对你,和你两个师妹未尝不是件好事。”

    “姑娘,你似乎对修真很了解。”

    “那是,我是神仙嘛。哈哈哈哈……”我仰天大笑。

    “姑娘,成仙不是儿戏。莫当玩笑。”君临鹤地语气变得严肃。

    “切。那么请问君临鹤真人,你们不把成仙当儿戏的人中又有几人见过神仙。得到过指点?你们是否也会怀疑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神仙?”

    土牢再次陷入一片沉寂,说不定这次劫难对君临鹤还的修仙之路的有所改变。

    “君临鹤,你换好了没。”我等地有点不耐烦,一个大男人换衣服怎么磨磨蹭蹭的。

    “恩。”君临鹤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

    “那我们……”我开始转(身shēn),可就在我看到君临鹤的时候瞬时惊地目瞪口呆。君临鹤这(身shēn)喜袍好漂亮!

    v字的开口从锁骨相交处往下足足有十公分,除了露出那一片晶莹的玉肤外,更是显出了君临鹤(胸xiōng)口淡淡地机理。贴(身shēn)的剪裁完全展现出君临鹤欣长的(身shēn)材,轻薄的红色的丝绸微微透明,红色的喜袍上是金线绣成的花纹,大气而华丽。一根同样红色的金丝围边地腰带束出了君临鹤窄窄的腰(身shēn),使这位翩翩美男(性xìng)感非凡。

    “行啊,这衣服做得不错啊。”我赞叹不已。

    “姑娘。”君临鹤又是微微侧脸,窘迫地手足无措。

    我摸着下巴问(身shēn)后的萝利:“你们觉得怎样?估计你们这辈子都没见过君临鹤穿喜袍。”

    “恩……”小萝利们估计惊讶地已经说不出话了。

    “等等。”看着君临鹤披散的长发就皱眉,“你这是去做寨主夫婿又不是寨主夫人,快把头发束起来。”

    束发地红色方巾和金色的丝带就在君临鹤的手中,而他,却是满脸地踌躇,我挑眉:“你该不是不会吧?”

    君临鹤皱眉不语。

    “师兄就是因为不会……才从来不梳头……”小萝利们在一旁轻轻地说,语气中还多了一分顽皮。

    我挑挑眉,回(身shēn)看两个小姑娘,正偷着乐,小丫头就是小丫头,虽然她们看我不顺眼,却也不放过揶揄自己师兄的机会。估计君临鹤也和善,所以她们才敢这么说。

    “麻烦。给我。”我从君临鹤手里舀过方巾,“蹲下,我给你梳。”

    君临鹤撇开目光,慢慢地在我面前单膝跪下,缓慢的动作,和他渐渐下跪的(身shēn)形让我愣了片刻,一种不知名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匆匆收回心神,走到他的(身shēn)后,五指没入他的发根,冰凉的手指触及他温暖地头皮,他(身shēn)体微微一怔。丝滑地长发从我指尖溜走,根本握不住,我便用上了力:“抱歉啊,如果疼你说一声。”

    君临鹤不吭声,我就不客气了,一把长发用力拉起,缠到他的头顶,迅速用方巾裹住就用丝带束紧,完工,第一次梳头梳地这么累。

    “好了。”

    君临鹤起(身shēn),我绕到前面一看,还是有一束长发被我遗漏了,单束地长发就那样垂挂在右边的鬓角,太不和谐了。君临鹤被我看着很不自在,侧过脸回避我的目光。

    “别动。”我抬手从他左侧挑出了一束,这下和谐了。我满意地笑了笑,回头问小萝莉,“怎样?像男人了吧。”

    小萝莉眨巴着眼睛,红着脸,失声轻喃:“君师兄……真好看。”

    底子好啊。君临鹤多一分沧桑则阳刚,多一分哀愁则(阴yīn)柔,是一个可塑(性xìng)很强的百变美男子。

    “走了。”我推了一把君临鹤,君临鹤满脸灰黑地走在了前面,不知他此刻的心(情qíng)如何,但从他的神态看,更像是上刑场。

    一出土牢,就听到了鼓乐的声音,门口面对面站着两排(身shēn)披红绸的小喽,就连他们手中的钢刀刀把上都系着红绸。

    “恭迎大官人!”

    “噌噌噌。”小喽就架上了刀山,这阵势,也真够气派了。

    “请。”我低头哈腰,相请君临鹤,君临鹤深锁双眉走在刀山之下。往前方明晃晃的火光而去,而他那副神(情qíng),却似前面是地域泥沼,躲之不及。

    小君太可怜了,乃们太xe了,明知道小舒是不会救小君的,还要下药。。。。。想让小君从此不举啊。。。。太xe了,太xe了。

    不过,没有最ws,只有更ws。(奸jiān)笑,先不下药,先用别的,挖卡卡卡。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十九章 可塑造的美男子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