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十五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摩拳擦掌准备月票400滴加更ing。有花了了抢压寨丈夫,在这个非一般的世界你得有非一般适应能力,不然雷地灰飞烟灭。

    蒙唏雨叹口气,对我抱拳道:“花军师太乱来了,真是不好意思。”

    花军师?原来花了了成了这里的军师,那门口的字也该是她写的了,难怪眼熟。

    我笑了:“不,别不好意思,他们真的与我们无关,你们也看见了,我们救人的时候,他们都不帮忙,你们就关着他们吧。”

    “啊----?”蒙唏雨和花了了都吃惊地下巴脱灸。

    我笑得贼兮兮,这么好的机会怎能错过?趁这次好好收拾他们。我对蒙唏雨和花了了抛抛媚眼:“我们能不能在你寨子里休息一下,你看我们……”我指着自己和离歌的满是血迹的衣衫。

    蒙唏雨立刻爽快地大笑起来:“当然可以。欢迎欢迎!请!”蒙唏雨(肉ròu)嘟嘟的玉臂一挥,便将我们请入有间山寨。

    花了了走在我左侧,挑着眉看我,蒙唏雨隔着花了了也对我也是深感好奇。离歌依然默不作声地跟在我的右侧。

    “喂,你到底惹什么事了?”花了了终于忍不住要八卦我,我扬了扬眉:“秘密。对了,蒙唏雨,刚才因为(情qíng)急才说那两人是风清雅的朋友,其实。他们应该算是敌人。”蒙唏雨已经知道她救的是远尘和淳于珊珊。

    “这个我懂。”蒙唏雨一脸坦然,“朝廷地事我们不懂,但我喜欢的是风清雅的(性xìng)格,她一定是有自己的苦衷,有句话叫各为……各为……”

    “各为其主,(身shēn)不由己”花了了撇着嘴提醒,“叫你好好读书,一个大寨主,老写错别字。多难看。”

    “知道啦----”蒙唏雨撇开脸,还有点不服气。我就好奇地问:“蒙老大,你为什么看不上君临鹤?”

    “就是”花了了横白蒙唏雨,“那么好的货色居然看不上,什么眼光。”

    “喂!是你们眼光有问题吧,那是男人吗?分明就是女人!老娘对女人没兴趣!”蒙唏雨昂首,轻鄙地用眼角的余光看我和花了了。

    花了了冷笑:“那你要怎样的?满(身shēn)都是毛的人猿哪。转 载自 我 看 書_齋”

    “当然不是,我冬天不缺毛毯。我蒙唏雨要嘛不娶,要娶就娶天下第一美男,如果是他。我倒贴也行”蒙唏雨憧憬地望向夜空,满眼冒桃星。

    “离歌?!”我轻声惊呼,然后偷眼看(身shēn)边的离歌,离歌地眸光横飞别处,脸上出现了鄙夷之色。“没错,就是他。”蒙唏雨继续星星眼,“听说他冷傲如冬梅,任何女人都入不了他的眼,他看你一眼是施舍,若是对你说上一句话就是恩赐。他……”

    “你犯((贱jiàn)jiàn)啊!”花了了一语中的,“看你那花痴样,真是欠虐,先别说他是风清雅的侍郎,就算他能跟你在一起,能做那事吗?他可是个残废。哦呵呵呵呵”

    “你!你除了那事就是那事。(爱ài)(情qíng)是纯洁的!”蒙唏雨一张俏脸涨了个通红,啊。。。她们完全当离歌不存在啊。。就算她们不知道我(身shēn)边就是离歌,但也是个男人啊,哪有一群女人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那事长那事短的。。。

    瞟眼看离歌,他倒是没有愤然离去,而是红透了一张脸垂眸跟在我的(身shēn)边。这人皮面具质量真是不错。对了,南宫秋的人皮面具也如真人。

    “纯洁?哈!我花了了长那么大就没见过纯洁的(爱ài)(情qíng)……”

    “咳咳!”我重重地打断了花了了,两个女人朝我看来。我使了使眼色。“那个……离歌的事能不能以后再说……”

    “哦哦哦!”蒙唏雨终于看到了我(身shēn)边地男人,脸红了红。有些不自在起来。

    花了了掩唇(娇jiāo)笑,眸光暧昧地看向我和离歌:“是给你们准备一间房啊还是两间?”

    “两间!”忽然,我跟离歌异口同声,当即,花了了笑地花枝乱颤,似是有意地嘲道,“哼,纯洁的(爱ài)(情qíng)。”

    呃……这我和离歌可是连(爱ài)都没有,我们之间是真正的纯洁的(情qíng)啊。

    花了了和蒙唏雨将我们安排在一个偏院里便离去,木屋临崖而建,院子一边是山坡,用篱笆圈起。一眼望去,夜晚的树林幽深而黑暗。

    静静的离歌垂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屋内亮起了暖暖的烛光,离歌(身shēn)影随风摇曳,让我想起了形单影只这个成语。

    耸耸肩,回房。很快,小喽给我和离歌送来了(热rè)水,从打开的房门处看见小喽也给离歌送去了(热rè)水,心中也稍稍安

    正等着自己的行囊送回,花了了却来了,她地手中除了我和离歌的包袱还有一件崭新的粉红裙衫。

    “给你的。”她暧昧地笑着,我打开了裙衫,皱眉。女人,就没正常点的裙子吗?不是我保守,实在不习惯穿成只有抹(胸xiōng)罩衫,总觉得抹(胸xiōng)要往下掉。

    “我说……没其他衣服了?我还是等我的包袱吧。”

    “呵呵呵你这丫头还挑剔了。”花了了笑,“这是给你机会,我看一眼就知道你那个男人太呆板,但是这种男人最经不住(诱yòu)惑,别纯洁了,直接办事吧。”花了了软软地(身shēn)体往我(身shēn)上一靠,双眉就乱挑,“还是……你想穿成唏雨那样?”

    我狂汗,舀着衣服地手冷汗层层,蒙唏雨那种制伏(诱yòu)惑类还是免了。

    “哟,你(身shēn)上怎么那么冷,像死人一样。”花了了从我(身shēn)上惊跳着离开,用古怪的目光看我。立刻,我(阴yīn)着脸低吼:“因为----我就是鬼----”

    “啊!死相”花了了抚着(胸xiōng)口怕怕地看我,我咬着下唇嘿嘿直笑:“你觉得我奇怪我还觉得你奇怪呢,你不是死了吗?”虽然我早已知道花了了未死,但那只是喜洋洋与花了了之间的秘密,所以我说话还是要小

    花了了立刻捂住我的嘴,小心地看了看门外:“不许说出去啊,这是秘密,你就当没看见我。”然后,她收回手甩着香帕,“原以为躲在这儿不会有人知道,没想到还是遇上了你这个认识我的人。

    啊,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见你的第一眼就(挺tǐng)顺眼,就觉得你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真是奇怪。不过,我相信我的直觉。哎看来我要去画画妆,对了,不能让远尘他们看见我,我得去易容。”她提着裙子匆匆跑向房门,到了门口地时候突然回头:“嘘!秘密啊。不然杀你灭口!”

    花了了朝我抛了个媚眼,电地我一颤,她这也算是威胁?花了了加入了有间山寨,命运果然奇妙,处处都是惊喜。

    看了看包袱,花了了她们是真的劫色啊。包袱没有翻过地痕迹,飞星和夜依然静静地躺在一个小小的锦盒,曾经想把它们扔入深潭,可最后,还是舍不得。

    这次重生可谓毫无准备,也是(身shēn)无分文,包袱里只有轩辕逸飞他们给我穿的那件白衣,就再也没其他衣物了。到了下一个小镇,要添置一些衣服。糟了,小离有没有钱啊?

    舀起离歌的包袱来到他的门前,屋内很静,只有轻轻的水声:“小离,我们的行礼送来了。”

    门上的人影渐渐变得清晰,他打开了房门,欣长的(身shēn)形挡住了烛光,整个人变得(阴yīn)暗,长发披散,(身shēn)上血迹斑斑,脸色苍白,形如厉鬼,我竟是吓地心跳加速。

    离歌从我手中取过包袱,垂眸低语:“小舒你说一声便可,我自己会来取,不敢劳烦……”

    又来了,我翻了个白眼打断他:“小离,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把我当圣灵,当做家人即可,我们是亲人,是朋友,我们将会生活在一起很长一段(日rì)子,你这样我会不习惯的。”

    “不习惯?”离歌微抬的双眸里是一分焦急,“那你会离开吗?”

    “离开……这个我还没想好。”我陷入沉思,关于这个问题我确实还没结果。

    “不,你不能离开!”忽然,离歌拉住了我的胳膊,我一惊,回神看他,笑了:“你放心吧,既然是我把你带出来的,我就会负责到底,等你变回原来的离歌,找到了心仪的女孩,我才会离开。”

    “变回原来的离歌?”离歌垂下了脸,披散的长发遮住了他的脸庞,因为他此刻背光,我无法看清他隐藏在长发下的表(情qíng)。

    “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爱ài)……”轻如微风的话语从那长发间而来,夜风拂过我们的(身shēn)边,扬起了他缕缕发丝,现出了那双清澈水灵的双眸。

    是啊,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爱ài),面前是散发着落寞的离歌,我不(禁jìn)疑惑,他为何会忽然有此一问?

    林肯公主新版南宫秋已经上传至《八夫临门漫画版》,接受大家拍砖。,不用给我面子,我不认识她。((奸jiān)笑,好无耻啊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十五章 三个女人一台戏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