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十四章 压寨夫婿?救?还是不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谁有粉红票票,嘿嘿,这次不打错了,有票票的请施舍给无良廉。彼女亲亲,你也看见了,这么多亲亲都想虐离歌,无良是救不了他了。

    杂乱无彰的脚印,却没打斗的痕迹,行囊尽失,这里又是山贼出没的地方,不是被劫还是什么?只是君临鹤他们怎么那么容易被劫了?

    “有迷药。”离歌看向篝火,眸光中滑过一丝轻鄙,“修真人却无法抵抗这么普通的迷香,真是讽刺。”

    原来是迷药,哼,自以为是的修真人!

    “迷香……咳咳,那多半是山贼吧……”远尘的脸上带出了担忧,他还是那么善良。而我也是依然恶劣,轻笑一声:“活该,我们走!”

    “走?”离歌神态中多了一分疑惑,“你……不救他们?”他一直把我当作蚂蚁都不会踩死的圣人。

    “为什么要救他们?”我笑,“他们不是说天有天道,人有人道?今天他们被人袭击也是他们的命----是命运安排的,是劫难。我只救该救之人,先救这两个,到时我们再去找回自己的行礼,他们那么厉害,就让他们自己脱困。”

    君临鹤毕竟是天机宫的人,相信对方一时半会也不敢乱来,就让他们去尝尝苦头。但是远尘和淳于珊珊的伤却是半刻也拖不得。

    离歌怔了怔,似乎还是不相信我也有见死不救的时候:“你……”

    “走。”率先扶着淳于珊珊走人。对方捉君临鹤多半求财,天机宫有的是钱。而且,现在君临鹤被抓也是件十分丢脸地事,相信天机宫知道后也是舀钱消灾。

    月朗星希,狭窄的山道上是我和离歌匆匆赶路的(身shēn)影,淳于珊珊的呼吸越来越微弱,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自己的无能。如果我懂得更多,或许就能帮上更多的忙。也不会只在边上扔扔石子,结果还扔不中。

    “好冷……”微弱的呻吟从淳于珊珊的唇中吐出,我的心慌了一下:“坚持一下。就到了。”

    “等等。”忽地,离歌走在我(身shēn)前,看了看我(身shēn)上地淳于珊珊,“换一下。”他扶过远尘,要跟我交换,远尘也疑惑地看向离歌。

    “你的(身shēn)上,很冷。”离歌简短的话语道出了原因。是啊,这一路上,离歌总是会问我冷不冷,因为我的体温非常寒凉。

    顾不得多想。我就将淳于珊珊和远尘交换,离歌背起了已经陷入昏迷的淳于珊珊,我扶住了远尘,远尘微惊:“姑娘你的(身shēn)体……”

    “她体寒。”离歌淡淡地回答了远尘的提问,然后转(身shēn),走吧。”

    “恩。”我扶着远尘再次上路。远尘的伤势没有淳于珊珊严重,他回头看着离歌,眼中那份探究很是明显。我怕他再看下去会认出离歌,便打断他:“你看什么?”

    “我……没什么,谢谢二位相救。”

    “恩。”我也不客气。可是。让我真正在意的是自己体温的降低,虽然我自(身shēn)没有察觉,但离歌却告诉我,我地体温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改变,白天体温比常人略低,而一到晚上。我的体温会在子时降至最低点。冷若冰霜。难道……这就是鬼叔让我吐出冰魄的原因?

    这样下去,我怎么嫁人?orz!!!第一天洞房,第二天起来,老公被自己活活冻死了。

    原本打算忘记轩辕逸飞和南宫秋重新开始,现在,成泡影了,这算什么事?

    远远的,看见两座塔楼。塔楼上是明亮的灯火。到了。来到门口,大大的木门上竟又是一张白纸。上书:“给钱放人

    不错啊,这次一个错别字都没有,而且字体娟秀,慢着,给钱放人?难道……是蒙唏雨劫了君临鹤?可是蒙唏雨从来不劫人啊,而且劫的还是天机宫的人,这事可真是蹊跷。

    想劫君临鹤这样的高手不易,莫非……我们一进他们地地盘就被他们瞄上了,这次绑架可谓计划缜密,这让我想起了《西游记》,里面的唐僧总是被妖精盯上,我们也正好是五个人。

    切,君临鹤与我何干。所以我完全无视那张白纸,用力拍门。

    “开门!快开门!”

    “咳咳咳咳……”远尘气喘地咳嗽,我侧脸看了看,远尘脸色苍白,我的裙衫上已满是血迹。

    “开门!蒙唏雨!快开门!”我干脆直呼其名。

    这招似乎很管用,里面传来劈劈啪啪地跑步声,我拍红了掌心:“蒙唏雨!快出来!你给我出来!”

    门忽地打开了,由于太快,我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于是,啪!我一掌拍在开门的人脸上。

    “呃……对不起。”面前是个小喽,脸上一个鲜红鲜红的手印,他张了张嘴:“噗!”居然溢出了一口血,还掉了两颗牙。。。。。。

    我下巴脱灸地看他,难道……是我打地?

    “闪开!”小喽(身shēn)后传来一声厉喝,立刻,小喽闪到一边,我地视野里便映入一对**,看见这对熟悉的(咪mī)(咪mī)和那(身shēn)紧(身shēn)的黑色皮衣,我就知道是蒙唏雨,所以我不用看她的脸就往里冲:“蒙唏雨,快,这两个是护国夫人的朋友,你得救救他们!”搬出风清雅的名头,是因为当初我还是风清雅的时候,就跟这蒙唏雨做了好友,所以我相信,她是断不会见死不救的。

    “护国夫人!”蒙唏雨一惊,立刻扬手,“快!快救人。”

    随即,上来四个喽,从我和离歌地(身shēn)上扶走了远尘和淳于珊珊,他们满(身shēn)地血迹让蒙唏雨吃惊的睁圆了她杏仁地眼睛:“快,快带下去让老刘头医治。”

    “是!”喽们匆匆扶着远尘和淳于珊珊远去。

    我松了口气,笑脸走向蒙唏雨,忽然,她挑起眉,伸出食指指向我:“你虽然救了护国夫人的朋友,但是,你还是天机宫的人,亲兄弟明算帐,舀钱,赎人。”

    “舀钱?那几个人与我们无关。”我双手环(胸xiōng),当即撇清关系。蒙唏雨挑了挑眉,满脸疑惑:“与你们……无关?”

    “当然,他们是……”

    “怎么可能无关?”忽然,一个懒洋洋的(娇jiāo)媚的女声打断了我的话语,我一愣,这声音……

    只见尚未离开的小喽们让开了一条路,一个(身shēn)穿鹅黄轻纱的女人(挺tǐng)(胸xiōng)而来,(胸xiōng)前那朵(娇jiāo)艳的芙蓉称出她(胸xiōng)口那一片(乳rǔ)白肌肤,花了了!

    花了了妖妖娆娆地走到我的面前,她比蒙唏雨略高,她慵懒地撑在蒙唏雨的肩膀上,挑起那一根画地又细又长的柳眉:“唏雨,她骗你呢,怎么可能会没关系?你呀,就是单纯,你看他们(身shēn)上穿的就是天机宫的仙袍。”

    蒙唏雨疑惑地再次看我和离歌,我赶紧解释:“这衣服啊,我可以脱的,我们跟他们真没关系,就是利用他们逃出京城。”

    “逃出京城?”花了了挑了挑眉,懒懒地从蒙唏雨(身shēn)边离开,然后扭着腰走到我的面前,绕着我走了一圈,“最近没听说京城有什么大案啊……啧啧啧,你怎么(身shēn)上都是血迹,杀人啊。”花了了猛地贴近我的脸,小声质问。

    我转了转眼珠:“你没看见刚才送进去的两个人?”

    “刚才?什么送进去人?”花了了看向蒙唏雨,蒙唏雨解释道:“她说是风清雅的朋友,受了很重的伤。”

    “风清雅的朋友?风清雅也会有朋友?谁?”看来花了了对风清雅也很是了解。

    我凑近花了了耳边:“轩辕掣和淳于珊珊,你该认识吧。”

    当即,花了了妖媚的双眸一眯,低声便问:“你是谁?”

    唇角扬扬:“后弦的朋友。”

    “咝!”花了了立刻拉开与我的距离,眯起的媚眼中波光闪闪,“看来,要放人了。”

    “放人?”我奇怪,“放什么人?”

    花了了笑了起来,柔夷掠过我的下巴:“那几个人啊,原本是抢来给唏雨做压债夫婿的,可惜啊,唏雨看不上,这抢都抢了,就这么放了多没面子

    “所以你们就想出要我们舀钱赎人,好下台阶?”

    花了了和蒙唏雨彼此看了一眼,然后对着我,点点头。

    发完,偷菜。明天见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十四章 压寨夫婿?救?还是不救?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