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十一章 远尘和狐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300加更第三更送到感谢大家的支持,非常感谢。

    京城依如往(日rì)的繁闹,灼灼的骄阳晒黑了人的皮肤,酷暑接近尾声,天气就变得更加燥(热rè)。摩肩接踵间,总是时不时闻到各种各样的汗臭,狐臭,让人作呕。

    好在这个世界信道,所以老百姓对天机宫的人颇为敬畏,君临鹤走在前面,(身shēn)边的人自然而然会尽量避让。

    看着君临鹤(身shēn)后的两个女真人,我无限遐想,一个男人,带着两个女人。天机宫里男女混居啊。

    太不纯洁了,鄙视一下自己。对这些清心寡(欲yù),一心求仙的人应该敬重。然而,在我严肃不到五秒钟后,我又忍不住往男女同居一宫的方向去yy了。哎,本人中毒已深,已无药可解。

    今天很奇怪,比以往更(热rè)闹。到了晌午,君临鹤带着我们去茶楼小憩。

    小儿上了茶,我就把帏帽取下,君临鹤白纱下的脸侧了侧,我奇怪地看他和他的女师妹,他们都不摘帽。对了,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也是头戴帏帽的,直到贾铭凯的笀宴,他才算是给贾铭凯面子露了一下庐山真面目,当即,倾倒全场。

    君临鹤莫不做声地再次转回脸,估计由我去了,毕竟我不是真的天机宫的人。可是,他们这样戴着帽子吃饭不麻烦吗?好好奇哦。

    离歌也取下了帽子,我和离歌都戴着人皮面具。长相算是一般,就是扔到人堆里认不出的那种。

    看着离歌,我便忍不住将他和君临鹤比较。说离歌是天下第一美男,我并不同意。因为论美,南宫秋更甚一筹,但他们的美也是各有千秋,只是我偏好南宫那一口。

    或许,当初那个隐居在鬼哭谷,不沾半点红尘地那个离歌会吸引我。清净纯善的气质出尘脱俗,相信风雪音也是因此而着迷。

    君临鹤的美是雌雄莫辩,这也是我在上面看见过的唯一一个“不男不女”的男人,当然,论样貌是远远不及下面那个雷神了,可在凡间,君临鹤也属极品。收集美男自然是按特色而收,否则再美,也会容易被人忘记。

    例如南宫秋的妖孽,轩辕逸飞的双面。后弦的可(爱ài),珊珊的浪((荡dàng)dàng),紫宸地刻板,远尘的淡定,离歌的冷傲,玄明玉的(阴yīn)暗还有这君临鹤的“雌雄”合体,都让人印象深刻。

    “咣----咣----”忽然,楼下传来鸣锣开道的声音,我好奇地往下张望,确切的说。这一桌人,只有我一个好奇往下张望。只见一顶花轿远远而来,瞬间,我忍不住笑了,咬着筷子乐滋滋地看,

    这世界果然缺了谁都不会停。看。百花宫新的花魁出炉了。不是别人,正是当初照顾我的月月。每一个花魁游街都会有一块花牌走在队列的最前面,那块红色地花牌上,用金箔贴了三个大字:花月月。

    嘿,连妈妈果然懒,所有花魁都姓花。哪天再来一个花叉叉。

    “走吧。”

    走?在我回头的时候,君临鹤他们已经起(身shēn),不会吧。我都没吃饱呢。他们也太雷厉风行了吧。再加上这批人都是修真者,荤腥不沾。今天可以说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以来吃地最朴素的一顿。不是说道士可以吃荤的吗?真是的。算了,既然吃别人的就忍了。

    离歌将桌上的馒头包了包,放在了行囊中。然后将糕点小心地放在绸帕上,托在手中:“小舒,给。”离歌手托糕点,他知道我光顾着看(热rè)闹没怎么吃饭。

    “谢谢。”我舀了一块,离歌就将糕点包好,小心地舀着,似乎准备随时喂我。

    就在这时,楼道口上来了两人,一人(身shēn)穿银灰长袍,(身shēn)背墨鸀色行囊,长发一把束起放在右侧的(胸xiōng)前,手提长剑,神态淡漠地走在前头。

    他(身shēn)后的男子(身shēn)穿花袍,白色的底,彩色地小碎花。漆黑闪亮的长发垂挂双肩,齐眉束起一束,额前刘海三七,整理地一丝不苟地贴附在额上。手提宝剑和一蓝色行囊,在前者(身shēn)后有说有笑。

    离歌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将帏帽慢慢戴上,然后也将帏帽扣上我的脑袋,遮住了我的视线。

    挑挑眉,远尘和淳于珊珊怎么在一起?

    “小王爷,你别这样,怎么说我们也是老朋友了。”淳于珊珊笑嘻嘻地拉住远尘的胳膊,远尘淡淡地皱起了眉,拂开淳于珊珊捉他的手,环顾了一下,正巧只有我们这张桌子空了,他走到我面前,和善地询问:“请问二位是否就要离去?”

    “这……”我迟疑了一下,看见两个老朋友,难免心里有点激动。

    “走吧。”离歌在我(身shēn)边淡淡地说了一声,声音稍有所变,可他(身shēn)上地寒气在慢慢回升。

    远尘地目光便往离歌而去,风掠过离歌的帏帽,白纱下的容颜若隐若现,远尘似有所疑惑,却被突然而来的淳于珊珊打断。

    淳于珊珊挂上了远尘的后背,笑道:“这位子不错,哟,那不是新的花魁?”淳于珊珊睁大了狐狸双眼往下望去,然而,却在看到那支队伍的时候,脸上带出了哀伤。

    离歌轻轻拖着我与他们擦(身shēn)而过,远尘和淳于珊珊的目光便跟随着我们而转,然后,淳于珊珊嘀咕了一句:“天机宫地人都喜欢神神秘秘地。”

    “这位兄台,我们之前是否见过?”忽的,远尘在我们(身shēn)后问,我看向离歌,离歌没有回头,继续走。

    突然,(身shēn)后出现一股劲风,离歌将我拉到(身shēn)边转(身shēn)举起手臂,挡住了远尘急速而来地手,瞬间,离歌手中的糕点便洒落一地。

    事(情qíng)发生地突然,二楼瞬间陷入寂静,吃饭的人都慌乱地往楼下跑,一下子,二楼人去楼空。尚未走远的君临鹤停在了楼道边,朝我们望来。

    “小王爷!”淳于珊珊也惊讶上前,瞅着我们,挑眉看远尘,“他们……是谁?”

    远尘不答,只是看着离歌:“这位兄台,能否让在下看看真面目。”

    感觉到离歌(身shēn)上的杀气,我看向君临鹤,想让他解围,谁知他只是看了一会,便带着师妹们走了。什么人呐!太不厚道了!

    想了想,我抬手就掀掉了离歌的帽子,瞬间,所有人都因我这个动作而惊讶。离歌怔住了(身shēn)体,他疑惑地看向我,我也舀下帽子,笑道:“他们要看就看呗。”我压低了声音,稍稍变了变声。现在不是跟别人起争执的时候。

    杀气从离歌(身shēn)上而退,他收回手,远尘随之也退回原位,离歌垂下脸生气地看着地上的糕点。我在一旁对远尘笑道:“师兄不喜与人多言,请阁下见谅,只是,阁下为何定要看师兄的样貌?”

    远尘抱歉道:“对不起,是在下认错人了。”

    “那……没事了吧?”我问。远尘拱手:“抱歉。”

    笑了笑,看向离歌:“走吧。”

    离歌可惜地看着那满地的糕点,他蹲了下去,然后将未摔碎的糕点捡起,远尘淡淡地看了一会,竟也蹲了下去帮离歌捡糕点,淳于珊珊见远尘捡糕点,不解地挑眉:“陪他们一份就是了,小王爷,别捡了。”

    远尘微微蹙眉,温和的脸上浮出一丝愠怒,不搭理淳于珊珊,兀自将完好的糕点放入离歌的手中:“对不起。”

    “没关系。”离歌淡淡起(身shēn),包起糕点,戴上帏帽,重新拉起我,“走了。”

    我回头对远尘和淳于珊珊微微颔首,却没想到与他们最后的告别只是在这一点头之间。

    这个冰魄的副作用呢,暂时还没写到,不过好处呢,到时不少,例如冬天就不怕冷啦,挖卡卡卡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十一章 远尘和狐狸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