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六章 无法舍弃的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没想到离歌人气开始上升,真是难办哪。。。。感谢大家的支持,300的加更将在明天送上,感谢特地为我包月的亲们,群亲之。

    极度的愤怒让我几乎失控,可是我那仅存的理智告诉我,第一次的谋杀与离歌无关,因为当时他将我当做了风清雅。头痛(欲yù)裂,只看见一个黑衣的小正太和白衣的小p孩吵架。

    黑衣小正太:“揍他!他居然杀了你两次,你剁了他都可以。”

    白衣小p孩:“不要人歌那时又不知道是你,他巨可怜的……”

    巨?小孩,你哪地儿的。==

    烦,真烦!挥手将两个光(屁pì)股小子打开,我恼怒地瞪着离歌,那份郁闷,那份愤怒,那份挣扎和纠结,在我(胸xiōng)口忽上忽下,最终,我还是将它用尽所有的力气,咽了下去。

    我气恼得伸手拽住离歌的衣领,将他拽到自己的面前,离歌惊讶的神(情qíng)更像是一只惊慌失措的小鹿,漆黑的双眸闪烁不定。我捡起玉佩,放到他面前:“你还记不记得!六个月前,那个什么破天机宫的温泉里!”

    骤然间,离歌的瞳孔猛然收缩,失焦的视线落在我的脸上:“那,那,那不是风清雅吗?”

    “果然是你!”我气得咬牙切齿,“你肯定以为自己的玉佩是掉在温泉里了,告诉你,是老子舀了!”气死我了。气得我都爆粗口了,“老子好不容易重生,居然遇到你这个,这个,这个bt的,我不舀点你(身shēn)上地东西,将来怎么报仇!”

    “你……”离歌陷入了极度地混乱,死一般的灰色卷土重来,掩埋了离歌那双闪亮的双眸。

    “我竟然杀了你。我竟然杀了圣灵两次……”他颤抖地抓住了自己的脑袋,苍白瘦削如同骷髅的十指深深陷入了自己的长发,“不!不会的!不可能!”

    “你丫的!谁说人重生要在一个(身shēn)体里的!离歌啊离歌,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你了!挑断你腿筋地人不是我,软(禁jìn)你的人也不是我,安排你这个命运的人更不是我!我跟你完全毫无关系,却被你害了两次,你!你!你滚!我不想再看见你!”我扬起了另一只手,真的很想揍他。

    “不!不----”他发疯一般地大吼起来,混(身shēn)颤抖不已。忽然。他睁大眼睛双手匆匆朝我伸来,我惊得放开他后退,立刻,他的(身shēn)体往前冲了冲,趴在了地上,他再次直起(身shēn)体跪在我的面前双手在空气中摸索着,苍白的脸上竟是恐惧和无助。

    我惊了惊,偷偷伸手在他的面前晃了晃,他那双无神的双眼没有丝毫反应。“圣灵!圣灵!”他焦急而恐慌地呼喊,“飘飘。飘飘,不要,不要舍弃我,不要,我只有你了!只有你了!”

    他慌张地起(身shēn),却因踩到衣摆而往前扑去。我竟然没有去搀扶。而是看着他往前倒去,他红色的(身shēn)影在我地眼前划过一抹如同车尾灯的霓虹,他摔倒在了地上,继续摸索:“飘飘!飘飘!不要,不要放弃我,求你,不要放弃我……”他伏在地上痛苦地呜咽起来,哽咽的声音回((荡dàng)dàng)在这寂静无声的溶洞中。

    “嘀嗒。嘀嗒。”从钟(乳rǔ)石上落下的岩水带着一份寂寞的哀伤。就如神灵落泪。

    我慢慢走到离歌的面前,他似乎听见了我的脚步声。他扬起了脸,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触碰到了我的脚,瞬间,他抱住了我的小腿,贴在我地裙衫上,声音带着颤:“太好了,你没走,没走……”

    “你……怎么瞎了?”我慢慢蹲下(身shēn),离歌那张倾城但却了无血色的脸上是淡淡的泪痕。

    此刻,他却在微笑,淡淡的微笑显示出一分安心:“没事的,没事的,过会就好了,就好了……”他地手放开我地腿,摸到了我的手臂,紧紧抱住,深怕我下一刻便会在空气里消失。

    离歌……难道是间歇(性xìng)失明?还是……突发(性xìng)失明?我不是医生,不清楚离歌到底怎么了。但是我听说有时大脑受强烈刺激,濒临崩溃的时候就会导致突然的失明,这类失明好像叫做癔症(性xìng)失明。

    “离歌,你对我的不是(爱ài)……”因为离歌的突然失明,同(情qíng)和哀痛让我渐渐平静下来。

    离歌无神的双眼出现了一丝淡淡的波纹,他地目光开始汇聚在我地脸上,他灰黑的眸底是我地面容。

    “你对我只是占有,是风雪音教会了你占有,离歌,摆脱风雪音,你这样下去,只会是另一个悲剧。”

    离歌的双眸里是不解和迷茫,忽的,他的瞳仁猛烈地收缩了一下,瞬间,他放开了我,又趴伏在我的面前:“离歌不该冒犯圣灵。”他好像又能看见了。

    看着他那副依然没有平静的神(情qíng),我只有发出一声哀叹,这声哀叹是为离歌而发,是为他悲惨的命运而叹。

    忽的,我感觉到有人入洞,当即,我看了看左右,找到一个隐蔽的洞(穴xué),拉起了离歌:“有人来了,你跟我来!”

    离歌还是有点迷惑,我拉起他,他今天受的刺激太多,平(日rì)那份冷傲和漠然已经不在,剩下的只有如同迷路的小鹿的那份惊慌和害怕。

    拉住离歌的手,他惶恐地缩了缩,我皱皱眉,他敬我如神,先不管那个什么圣灵的事(情qíng),还是先避开来溶洞的人再说。

    带着离歌,飞向石壁,钻入那天然而成的小溶洞,与离歌面对面而坐:“嘘!”

    离歌依然用茫然和困惑的眼神看着我,我不再管他,(爱ài)看就看吧。

    从溶洞的入口处,进来一黑一白两人,我匆匆缩回溶洞,将自己隐藏在黑暗中,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大脑陷入重生后的第一次混乱,他们来了!他们怎么来了!

    我不能看他们,不能!我跟他们已经没关系了,从今往后,他们走他们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将脸埋入膝盖之间,深怕看他们一眼就会动摇自己的决心。

    忽的,有人抱住了我,从他(身shēn)上而来的淡淡的药香中带着一丝妖艳,是离歌,他抱着我只是怕我离开他,他不懂,他不懂何为(爱ài),因为他分不清。在他尚不知人间(情qíng)(爱ài)的时候,就被风雪音霸道地关入了风清雅的护国府。

    于是,离歌便痛恨这所谓的(爱ài)(情qíng),是的,他恨(爱ài),所以,他只会占有,因为这是风雪音教他的。

    而玄明玉又教会了他什么?哼,利用。玄明玉利用风清雅对他的(爱ài)而利用她。这就是离歌所知道的(情qíng)(爱ài),这种扭曲,残忍,丑陋的(爱ài)。

    他相依相伴的只有玄明玉,别无亲人。当我出现的时候就像孤独寂寞的孩子忽然得到了一个布娃娃,布娃娃不会说话,但永远不会离开他。布娃娃会陪伴他,和他一起度过每一个难熬的白天黑夜。而我,就是那个布娃娃。得不到,宁可毁之,因为我只是个布娃娃。

    而刺激离歌真正的原因,是他将我当做了圣灵,并且谋害了圣灵两次,从他的反应看,应该是极度严重的罪行。这圣灵估计就是逸飞跟我说的能重生的圣婴,逸飞……

    “远尘!”他们发现了昏迷的远尘,我侧过脸,在我与离歌的缝隙之间,我看见了他们,这两个似乎已经合好的男人,没有我,世界果然和谐,呵呵。

    希望你们能如从前,亲如兄弟,秋,逸飞。

    开心写书,开心做人,开心玩开心,大家一起去偷菜,哇卡卡卡。

    广告:起点女频包月买三送一,45元四个月,看遍女频所有包月图书。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六章 无法舍弃的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