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 第五章 灭我两次的离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春chūn)天到了,雷一下防感冒啊,哇卡卡卡卡。至于雷神嘛,嘿嘿嘿嘿。还有这个小萝莉究竟是谁的孩子嘛,还是由大家投票决定,到时两党派人士可要加油啊,oo哈哈

    万万没有想到,离歌真的袭击远尘!

    远尘没有防备的扑向深潭,我很失望,也很心痛,心中那一份最后的同(情qíng)也因他这一推而消失。离歌最终还是对远尘出了手。

    可就在远尘即将摔入深潭,甚至他的脸已经触及水面的刹那间,从波澜起伏的水中,我忽然看见离歌的脸上出现了惊慌,他瞬间挥出一条红色的绸带,缠住了已经贴近水面的远尘的腰,我看地是那样的清晰,离歌没有失去他的本(性xìng),他知道远尘是他的朋友!那一刻,我高兴地想哭,离歌还有得救。

    远尘的脸已经埋入水中,就在我的上方,他的脸上也是惊讶,惊讶(身shēn)后的人想害他,却又在最后一刻救了他。同时,他也因为与我面对面而陷入了片刻的惊骇,毕竟与死人几乎零距离的接触还是相当滴恐怖滴。

    “还不去!”忽地,背后产生一股推力,我就贴上了近在咫尺的远尘的唇,立时,灵魂瞬间和**融为一体,我感觉到了唇间的温暖,同时,对空气的渴望让我立刻疯了一般吸取生气的来源。咕咚,好像有虾米东西吞下去了。

    忽然,黑暗的世界一阵天旋地转后眼前瞬间变得明亮。出现了一个白色地虚无的世界,一个人就站在我面前的,正是远尘。

    远尘还在茫然四顾,然后,他看见了我,陷入震惊:“飘飘!”

    我笑了:“你欠我的(情qíng)今天还清了。”

    远尘惊讶的神(情qíng)变得释然,露出了他那温和的微笑,淡定的目光中,除了感激。多一分钦佩:“谢谢。”

    “不谢,缘份。”

    “呵……”

    我与远尘在这虚无的世界相视而笑,宛如知己知心。

    忽的,虚无地世界迅速在我们(身shēn)周旋转,他慢慢闭上了眼睛,含笑而去。我慢慢睁开眼睛,捧住远尘的脸,他的视线在迷茫和混沌中慢慢消失在他的眼睑下,鬼叔没有告诉我当我吸了别人的生气,对方会昏迷。不过,远尘不知道我复活也好。

    离歌依旧用红绸拉着远尘的(身shēn)体,由此判断,我与远尘在虚无世界相会在现实世界中,其实只是在弹指之间。我吸取了远尘的生气,漂浮在远尘的(身shēn)体下看着岸上的离歌,他在最后一刻恢复了理智,救了远尘。==

    慢着,我嘴里怎么没东西了?恩?那颗冰魄神珠呢?orz!!!吞下去了。。。

    “丫头!你怎么把冰魄吞下去了!你必须要吐出来,不然……”

    不然怎样?喂!鬼叔!我张了张嘴。却是一窜气泡,是啊,我活了,又怎能再跟鬼叔交流?只有等他托梦了。那东西怎么说也是防腐剂,吃了防腐剂还能有什么好处?不过,或许是因为我刚刚复活。竟不觉潭水冰冷。

    我抱住了远尘的(身shēn)体。将所有地内力往下一推,立刻,我破水而出!

    “哗!”清澈的潭水随着我而破空,在我的(身shēn)下形成一幕水帘,我从水中跃起,冷冷地俯视震惊的离歌,让你看我重生,是你的福气!随手拉住缠在远尘腰间的红绸。就借力飞回岸边。

    兴许是用了内力。所以抱着远尘犹如抱着一个普通的娃娃般轻松。

    缓缓飘落,侧脸。红绸在离歌的手中,我冷视离歌:“如果敢把我复活的事(情qíng)说出去,我灭了你!”

    不知是我死而复生吓到了离歌还是别的原因,他竟是后退了几步,先前那张痴癫地脸终于有了普通人的惊骇!

    我开始解远尘(身shēn)上的红绸,打算带远尘离开,不能留下他一个人。红绸在远尘的腰间缓缓滑落,飘落在了潮湿(阴yīn)冷的地上,离歌呆滞地舀着红绸的另一端,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扶着远尘准备离去,忽然,(身shēn)后划过一阵微风,有人从后握住了我地手臂:“您……”

    我冷冷回头,抓住我手臂地手迅速收回,我讶然发现离歌的脸上竟是出现了恭敬,他在我瞪他的刹那间,低下了头,渀佛不敢正视我。

    “您,您,您!”离歌的呼吸开始变得不稳,似是激动,但却没有说出一个整句,而是不断地重复着“您”字。

    我懒得理他,原本打算就此离去,却发现远尘的(身shēn)体竟是发抖起来。心一惊,匆匆看去,远尘整张脸都变得纸一般地苍白,而那双唇更是成了酱紫色。不好,远尘的样子像是冻僵了。

    “远尘!”我着急不已,握上他的手,却是冰一般地凉,我吓坏了,不能我活了,却死了远尘。

    “他似乎寒气入侵,必须赶快用真气给他暖(身shēn)。”离歌忽的在一旁说道,语速冷静。

    真气暖(身shēn)?问题是……我不会。我看向离歌:“远尘怎么说也是你地朋友,你快救他!”心中地那份忧急和对离歌的讨厌让我语气不善,竟是用上了命令地口吻。却没想到离歌二话不说便从我(身shēn)边扶过远尘,然后盘腿而坐。

    似是不放心,我又补充了一句:“我知你会使毒,不许害他!还有……别让他醒过来,我不想让他看见我。”

    “是!”离歌,竟是听话地点头。

    心中的慌乱让我没有注意离歌态度的转变,直到远尘在离歌内力的调理下渐渐恢复了血色,我才发觉离歌好像变得听话了。

    远尘的呼吸变得平稳,离歌变了变手势,我当即戒备地问:“你做什么?!”

    一抹落寞滑过离歌的双眸,他垂下了眼睑,轻轻地在远尘的后颈一点:“点他的睡(穴xué)。==”他低低地说着,慢慢取下了面巾。

    缓缓扶远尘躺下,他微微抬了抬眼睑,却是不敢看我:“您……冷吗?”

    冷?我感觉了一下,好像体温正常。不过确实奇怪,我全(身shēn)上下都已湿透,竟是感觉不到一丝寒冷,知道离歌是在关心我,可是因为依旧对他杀害自己的事实还是介怀,所以我冷冷道:“我是死人,哪有什么感觉。==”

    离歌微微一怔,跪坐的(身shēn)体朝我的方向转了转,忽然,他伏在了我的面前:“火凤离族离歌,拜见火凤圣灵!”

    火凤……离族!!!当听见这四个字的时候,我陡然起(身shēn)!他,他,他竟然就是火凤离族!

    “你,你,你是火凤一族!”我只觉得浑(身shēn)颤抖,是极度的愤怒让我颤抖。

    离歌依然伏在我的面前:“正是。”

    “你,你,你们族里除了你还有谁!”

    “火凤一族仅存离歌一人。”

    “你----”只觉得一阵晕眩,简直怒不可遏。玉佩!我匆匆摸自己的(身shēn)体,飞他们应该不会把那玉佩舀去,摸了摸,摸到了短笛。摸了摸,摸到了大东珠。再摸了摸,摸到了翡翠葫芦,郁闷啊,怎么那个最重要的东西没有陪葬!

    我郁闷地捶(胸xiōng),忽的,(胸xiōng)口被一块硬物搁到,我匆匆挖入自己(胸xiōng)口,反正离歌也是面朝地面,也顾不得形象,直接把玉佩就从(胸xiōng)口里挖了出来,取下脖子就扔到离歌的面前。好的玉,摔摔没事。

    “说!这是不是你的!”

    离歌的脸这才微微离地,但也不过一尺,他应是看到那块血红的玉佩,瞬间,他整个(身shēn)体僵硬如石。

    “原来圣灵也有此玉佩。”他惊呼。

    “有你个头!玛丽隔壁啊---”我气得冲到离歌面前想揍他,但最后还是放弃了,离歌依然那样伏在我的面前,顺滑的长发垂落在潮湿的地上,盘亘如同两条细细的黑蛇。

    “我,我,我真是要气死了!”我气得只有自己抓狂,“离歌!我跟你到底有什么仇,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杀我!”

    “离歌不敢!”离歌的声音里透出了惶恐。

    “你不敢?!你胆子简直比老天爷都大了!”

    他不敢?说出来鬼才信!雷神啊,我第一次求你劈人,你把他劈死吧。

    请不要觉得小舒有点歇斯底里,换做任何人面对杀自己两次的凶手都会愤怒地想杀人吧,而偏偏小舒的善良告诉小舒离歌是个值得同(情qíng)的人,仇恨与宽恕的纠结让小舒就这么抓狂了。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集 第五章 灭我两次的离歌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