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六十八章 咱没有口才但有一颗真诚的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让无良成了“谁主风流”yd流的第一。。。。这个名次真是。。。。。----

    我并没有很好的口才,但是我有一个好习惯,就是说大实话。姐妹们都说大实话有时比口吐莲花更让人信服。

    面对远尘,和他的兵士们,其实我很沉重,这份沉重是来自于那些兵士年轻稚嫩的脸,他们当中有些似乎只有十六七岁。如此花样的年纪,却要面临死亡,我是如何也无法袖手旁观。

    我来自于21世纪,那个时代放飞的是和平鸽,唱的是《我和你》,只有和平才能让世界和谐。。。。好像有点夸张了。脑子里浮现自己(身shēn)披白色(床chuáng)单手舀笤帚,戴上大胡子,站在高山之巅,一副耶稣救世主的模样。好吧,偶尔也会yy自己一下。

    在兵士们闪烁的眸光中,我扬手指向(身shēn)后,?锵有力地说:“这些钱,是给你们准备的!你们可以舀着这些钱回家买地,做生意,娶媳妇,什么都可以!过上从此安稳的(日rì)子!

    但是!在这条地道的尽头,等着你们的将是轩辕逸飞的兵。而你们的(身shēn)后,也将有兵士堵截而来,你们最后什么都不会得到!等待你们的,只有死!”

    “死!”兵士们开始(骚sāo)动起来。

    “是生还是死。由你们自己选择!”我在士兵们出现摇摆地时候。再次喊道。

    远尘(身shēn)边地那个将士气得咬牙切齿,猛地,他转回(身shēn):“别听她胡说!她说不定就是轩辕逸飞派来扰乱军心的!”

    “扰乱军心?哼!”我冷笑,“那你们这次谋反又是为了什么?!”我看向远尘(身shēn)后那百来号的小兵。他们紧张而迷茫地看着彼此。

    “你们盲从于他们。”我甩手指向远尘,远尘,对不起,此刻,我们是敌人。“你们听命于他们,跟着他们一起谋反,你们究竟为了什么?”

    小兵们看看彼此,再次看向我的时候是一张张朴实的脸。==有人站了出来,义气凛然:“我们听小王爷和郭将军的!”

    郭将军?顺着他们的目光,我看到正是远尘(身shēn)边那个怒发冲冠的男子。

    又有人站了出来:“是你听吧,我们都想回家好好生活。”

    “对,我们想回家。”

    “你们!”立时,兵士内部产生分歧。形成了两派。

    “你们这些贪生怕死之徒!”

    “我们贪生怕死又怎么了!我上有老,下有小,要不是军队里有饭吃。有军饷,谁高兴整天打仗!”

    “就是……我都不知道丫儿长什么样了……”

    “还有我媳妇……”

    说着说着,那方要回家地有些竟是呜呜哭了起来。另一方中也有人开始动摇。

    “你们不要再动摇军心!”

    忽然,“噌噌噌!”效忠远尘的一方竟是拔出了腰间的刀刃,立时,另一方也不甘示弱,也“噌噌噌!”拔了出来,大喊道:“与其在这里被人堵死。不如跟那姑娘走!我们的命不是自己的,是父母妻儿的!”

    一时间,狭窄的地道里剑拔弩张。

    我看向远尘,他紧拧的双眸里是深深的痛心,他看到了背叛,而他那颗仁(爱ài)之心又无法让他残忍地让这些人跟着他一起送死。那个郭将军见远尘神(情qíng)有变,当即拔出了佩刀。声嘶力竭地大喊:“谁敢临阵退缩。我立刻正法!”

    他这句话竟起到了作用,想离开地人手中的刀刃竟是有些发软。

    想了想。我重重地发出一声冷哼:“哼,你们看见了没,这就是你们要效忠的人?你们不陪着他送死,他就要杀死你们,这算哪门子道理?”

    “住口!你这个臭女人!”郭将军发了急,长剑愤怒指向我地鼻尖,淳于珊珊和冷月瑶立刻进入戒备状态。

    我摊着双手,继续冷言冷语,“住口?呵,我不妨告诉你们,轩辕逸飞此刻说不定已经派兵开始堵截其他出入口,到时他根本就不用费一兵一卒,就能把你们统统像灭蟑螂一样灭在这条通道里。你们信不信?”

    “信口雌黄!”远尘(身shēn)边的人愤怒地青筋暴突。

    “哈哈哈……”我仰天大笑,“我信口雌黄?你们不要忘了你们现在就呆在这条地道里,只要轩辕逸飞往地道里放烟,你们会怎样?”

    瞬即,兵士们露出了慌乱的神(情qíng),就连远尘和他(身shēn)边的将士也是神色凝重。

    想走的那方忽然有一个举起了手中的刀刃:“我要离开,我要回家。”立时,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的(身shēn)上,整个地道瞬间变得鸦雀无声,渀佛他们地命运都会因为这个人的去留而发生改变。

    他胆怯而犹豫地看向众人,忽的,他低头轻声说了句:“对不起,我从没好好孝顺过母亲,我必须活着回去。”

    “当啷!”他扔下了手中的刀,这一声,在静谧的地道里尤为地刺耳。他低着头朝我匆匆走来。所有人的目光跟随着他,他,就是这场战争的转机。

    就在他即将走到我面前地时候,忽然,眼前寒光一闪,那个郭将军竟是举起了手中地剑朝那士兵刺去,我惊得立刻起(身shēn),没有考虑的时间就推倒了那个小兵,(身shēn)后寒气((逼bī)bī)来,我心死地闭上眼睛。

    “当!”刀剑碰撞地声音在耳边不断地鸣响,心跳快速地几乎让我窒息,发生了什么?我缓缓睁开了眼睛,(身shēn)上没有什么伤痛,(身shēn)下,是那个还只有十六七岁的小兵,他大睁着眼睛,双目中充满了惊骇。

    眼角中,是那件银色的铠甲,我侧眸望去,远尘就站在我的(身shēn)边,是他蘀我挡住了那一剑,救下了我的(性xìng)命。==

    “小王爷!你这是在做什么!”郭将军用极为不解的语气质问远尘,远尘拧了拧眉,收回剑:“让他走!”

    “小王爷!”郭将军。

    远尘转过(身shēn),不再言语。我将小兵扶起来,微笑道:“没事了,回家吧。”

    “啊……”小兵仍有余悸地紧紧走在我的(身shēn)旁,然后被淳于珊珊接了过去。

    我转(身shēn)愤怒地瞪向那个同样也瞪着我的郭将军:“你(身shēn)为将军,居然斩杀自己的士兵。”

    “逃兵者,斩!这是军纪!”他一副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的样子。

    我冷笑:“军纪?军纪是用在保家卫国,上阵杀敌的!你们现在是什么!是为了天下百姓幸福安康的生活?还是为了抵抗外来的侵略者!

    你们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的私(欲yù),为了自己可以封官封地!最后这些为你们拼杀的孩子最后又得到什么!哼,应该说你们还会想到他们吗!”

    “你,你!”郭将军怒不可言。

    “没错,她说得对!”立时,兵士再次(骚sāo)动起来。

    “他们是拉着我们一起死。”

    “没想到郭将军居然要杀石头,反而是那个姑娘救了石头,哼!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还要为他们卖命!走!”

    “好!走!”

    立时,地道里响起一声声刀刃落地的声音。

    “当啷。”“当啷!”

    他们纷纷朝我走走来,其余的兵士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一时间,整个地道又静地出奇。犹豫的,挣扎的神(情qíng)开始出现在原先那些原先决定跟随的兵士脸上,忽然,一个人匆匆扔下刀,就跟在了队伍之后。

    “二嘎!你!”

    “对,对不起,我真的想回家过安稳(日rì)子了,对不起,对不起……”他一边走,一边对着另一方兄弟拜,那边有的感到痛心,有的开始哭泣。

    “哭什么哭!想滚就滚!”有人愤怒地大喊。

    随即,那些呜呜哭泣的也纷纷扔下刀跟在了后头,我知道,这对于部分人来说,就是背叛,说不定今(日rì)之后,有些人就学会了背叛,可是,我也别无选择。

    看着一些少年因为无法承受这种痛苦的抉择而哭泣,我的心也开始抽痛。再次看向远尘,他背对所有人而立,相信他此刻的心(情qíng)也一定很不好受。对不起,远尘,只因你我立场不同,只因我不想看到屠戮。

    紧跟着小舒地二男就是毁容男和nc男,所以就不是小飞和小南,,而且,毁容男也是大家几乎快遗忘的人,所以不会让大家难受滴。。。。

    某男抗议:就因为我是配角你就可以毁我的容吗?!

    无良:你作孽也不少了,离歌腿残你也参与了,算是报应吧。大家猜到他是谁了吗?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集 第六十八章 咱没有口才但有一颗真诚的心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