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五十八章 继续与狼独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可能是小廉子个人认为,在一个女人陷入感(情qíng)的时候是会白痴的,而且现在还两个,小舒的设定不是(情qíng)场高手,而且还有弱,不然就不会被自己小姐妹挖墙脚了。再加上要趁机虐小舒,可能就没之前那么得意洋洋了。反正离开之后她又会恢复到(情qíng)形状态了。

    脑袋涨的嗡嗡作响,他有七个女人,七个!做彩虹吗!之前我也有七个,可是我一个都没碰,为什么我偏偏就喜欢他!

    “还在吃醋?”南宫秋的手环住了我的腰,唇角勾勾地坏笑,“笨蛋,这你都信,她们若真是我南宫秋的女人,岂不都守了活寡?哈哈哈……”他又开始捏我的脸蛋。

    逗我玩?但是,也说明他的(身shēn)边的的确确存在着七个红颜,好大的(情qíng)敌军团。

    “走开。”我打他的手,算了,反正我也不是真的跟他走,随便他几个女人,他还在捏,真是讨厌,“别碰我!我又不是玩具。”

    “你就是。”他开始用我的头发搔我的脸蛋,我感觉像被蚊子盯上一样浑(身shēn)难受,终于,我忍无可忍地怒了:“够了!”

    南宫秋眯眼而笑,挑着我的下巴:“看,这才像你,飞真是不擅长养宠物,把你的野(性xìng)磨灭,你的利爪剪去,你跟风雪音那个女人有什么区别?一样无趣,死气沉沉,看着就不爽。”

    我怔了怔,我也感觉到了,现在跟南宫秋在一起,我会发脾气了。我感觉就像……活了。不是之前重生的复活,而是真正地活了!之前重生于((妓jì)jì)院,那样的(身shēn)份实在让我高兴不起来,整(日rì)都懒洋洋。一副萎靡的状态。

    后来。入了宫。为了能配得上轩辕逸飞,或是不想给他丢脸,我努力向宫中女人看齐,食不言,寝不语,目不斜视。即使入了护国府。也是真心跟远尘学琴,我在做什么呀。我居然在为轩辕逸飞改变自己。orz,这个结论真是让人沮丧。

    不要,我不要再这样下去,我要奋发图强。对了,小弦子。

    “对了,后弦真的回去了?”这个问题还是问南宫秋比较可靠。

    南宫秋皱了皱眉:“恩。我们不能不管他,这小子在家里会憋坏。而且有他在你(身shēn)边,我会比较放心。”

    是啊,当初我去青州,南宫秋就是派后弦保护我。不过,我很快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在问这个问题前,我先要观察一下南宫秋的脸色。我偷偷瞟了他一眼,他眯眼含笑。心(情qíng)很好,再瞟一眼,他挑起了眉。再瞟……

    “舒儿,你这样勾引我我会把持不住。”

    噗----刚刚鼓足的勇气又被南宫秋这句话全部喷没了,为什么跟他在一起就是正经不起来?好吧,我妥协,直接问:“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话还没说完。南宫秋的脸猛地到了我的脸边。我下意识一退,他收紧了怀抱。贴近我地脸,低声问:“想问什么?”

    “呃……”

    “嘘。”他地食指堵住了我地唇,声音变得醉人,“让我猜猜。是不是想问我有几个女人?放心,她们在我心里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我只会(爱ài)你一个。”

    “呃……不是。”虽然曾经很想问。

    “那……是想问我是不是真心(爱ài)你?”

    “呃……也不是。”虽然这也是我曾经想问的。

    “那是什么?”南宫秋吊起了一边的眉,“女人喜欢问的不就是这些?”

    他对女人好了解啊,肯定是之前有不少女人问过。这个妖孽,准喜欢用甜言蜜语逗女人。这只风(骚sāo)的受,我眯起了眼睛:“我想问……你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

    当我这句话出口的时候,南宫秋眯起地眼睛也睁开了,一直坏笑的嘴也张开了,整张脸处于极度震惊状态。

    正好,我开始摸他的发迹,我仔细地找他人皮面具的切合点。找到了,然后,我一点一点地揭了下来,南宫秋那张妖艳的容颜渐渐浮现在我的面前,脸上,依旧保持着他的惊讶。

    我小心翼翼地戳他地脸,描绘着那不属于男人的妖媚的眼角。

    “舒儿,你当我是女人。”某人的声音开始下沉,“我倒是很乐意告诉你我究竟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忽然,他捉住了我还在描绘他媚眼的手,扯开了自己的衣襟,将我的手放到了他的(胸xiōng)膛上。

    “我是男人!”他生气地说。我感觉他留(情qíng)了,因为轩辕逸飞说他痛恨别人说他像女人。可是,我还是不怕死地说道:“男人也是可以喜欢男人的。。。”

    “那那个男人也是你!”他地眼底透出了深(情qíng)。

    我一怔,感觉到南宫秋的心跳正在加速,手下的肌肤细腻而富有弹(性xìng)。自己的心跳也开始随着那心跳而加速,好像房间的温度在升高。

    “那个……我晚上想出去一趟。”我收回了手,手上残留着南宫秋的余温。

    他细细的眉儿一挑,单手再次懒洋洋地撑起了他那张绝色倾城地脸,眼角瞟出一道寒光:“看来你还是不老实,幸好我准备了绳子。”

    他果然……准备了绳子……立刻解释:“我不是回宫,是想去看一个人。“谁?”

    “女人。”

    “她?”

    “呃……是。”撇开目光,否则南宫秋(胸xiōng)前那一片肆无忌惮地(春chūn)光会让我头脑发(热rè)。

    “姓舒的,你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他地唇到了我的耳边,将那个问题还给了我。有什么开始复苏,是我的坏水,我坏笑道:“如果你是女人,我会更喜欢?”

    “恩----?”他捏住了我的下巴,拖着长长的尾音,带着他特有的寒气朝我((逼bī)bī)来,我开始四处瞟:“呃……这个……那个……我说着玩地……”忽地。他脸一侧。目光中出现了一抹杀气。这次是真地杀气,而不是先前跟我玩闹地那种。

    他抬起了手,捏住了轩辕逸飞给我戴上的耳丁:“飞星?这个你不能留。”

    飞星?原来那个耳丁还有名字。可是,我舍不得,好吧,我贪财。

    我捂住了自己的耳丁:“为什么。留着不行吗?”

    他眯起了眼睛,在隐藏他的怒意:“因为这是他的标记。”说罢,他就要摘,我立刻护住:“我不戴就是了。”我在他咄咄的注视中匆匆取下,藏起,这可是我来到这个世界攻下皇帝地信物,要留作纪念。万一那天揭不开锅了,呃……希望不要有那天。“你还是喜欢珠宝。”他说出了我的喜好,“戴上这个。”忽地,他摊开的手心里出现了一颗黑紫色的宝石。

    “这是……”

    “夜,开焀他的人给他取的名字。你以后就是我南宫秋的女人,必须与众不同,包括(身shēn)上地饰品。”好吧,我真的找了个喜欢包办的爹。

    他走到我的(身shēn)后给我戴上,然后双手按住了我的肩膀。在我戴有他的耳丁的耳垂上落下一吻,“这样才像我的女人。”轻柔的声音飘飘渺渺地进入我地耳朵。

    “只有跟着我才能释放你的野(性xìng),你看看你现在,都快成了一只家猫。你的张扬呢,你的任(性xìng)呢,你以前那么张狂,那么顽皮。总是让我((操cāo)cāo)心。不是吗……”(热rè)烫的唇开始(爱ài)抚我的耳廓,忽然。他含入了我的耳垂,轻轻吞吐,“你在失去你地特色……”

    是地,我在失去自我……曾经我多么嚣张,多么跋扈,因为我是护国夫人,谁敢忤逆我!这辈子都没这么风光,自然要好好把握,即使被人讨厌,我也想狂妄一把。

    那时,无论我做什么,南宫秋都只是站在一旁安静的,温和地看着我,任由我上窜下跳。对了,即使我跟轩辕逸飞撒(娇jiāo),捉弄珊珊,调戏后弦,接近护国府地男人们,他也是那副温温和和的样子,原本以为他是因为对我没意思才会无动于衷,现在才明白那是溺(爱ài)。

    他是吃准我对这些男人没兴趣,心里只有他才会这样放任我?他和轩辕逸飞,真是两个极端,一个严格的要求我,一个却是完全放纵我,若是两个人中和一下,该有多好。

    南宫秋的唇开始从我的耳唇下移,游移在我的颈项,两条如同小蛇的手臂环住了我的脖子,一只(热rè)烫的手开始滑入我的衣领,眼前滑过下午的那条竹叶青,猛然惊醒,握住了他不老实的手:“你让我想起了那条蛇。”

    “蛇?”他没有停止他的吻,不老实的手也急于摆脱我的钳制,“什么蛇?”

    “就是下午在离歌院子里遇到的竹叶青,那蛇会不会是离歌放的?”

    “什么!它咬伤你没?”南宫秋终于停下了所有动作,立刻坐到我(身shēn)边,神(情qíng)紧张地握着我的双手。

    呼……终于转移他的注意力了,看着他转为清明的眼睛,摇摇头。

    “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要详细地告诉我!”他的口气变成了命令。

    为了不让他再往某方面发展,我开始慢慢讲述下午和离歌发生的事,他双眉渐渐拧起,终于变回我熟悉的那个成熟,稳重的南宫秋,是啊,我喜欢的是他的另一面,没想到我喜欢的却是他用来伪装自己的那张脸。

    觉得这两天推太快了,而且说好让小舒推倒南宫的。公主带头的yd派要求推地ws点。推完就走人。。。好不负责啊。。。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集 第五十八章 继续与狼独处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