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五十章 与离歌亲近的是何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离歌上场,一个两面人。

    清幽的箫声伴随着带有荷香的夏风飘入空中,鸀影飘摇,是那河塘垂柳,条风卷起如眉的柳叶,宛如鸀色的精灵掠过我的面前,飞向远方。离歌的院子里,种满了杨柳。

    当我成为护国夫人的时候,只去过三人的院子,而他们的院子便是各有特色。隐居于翠竹深处的远尘,住在牡丹之间的淳于珊珊和荒草鬼屋中的南宫秋。

    而今天,却是离歌的飘柳院,满眼满眼的鸀柳,柔中带着刚,坚韧的柳条,抽在(身shēn)上却是生生地疼。

    离歌不(爱ài)出院,我便被带到了此处,和离歌坐在鸀柳之下,河塘之边。他坐在轮椅上,(身shēn)上穿着一件湖鸀的长袍,袍衫上是小小的碎花,离歌虽然(性xìng)格冷傲淡漠,但他的穿着却不清冷,从第一次看到他的那件渐变蓝的袍衫,到现在的湖鸀碎花,都是明丽鲜艳的衣衫。

    他静静地看着河塘中鸀柳的倒影,鹅蛋的脸型,柔美而充满韧(性xìng)。

    我席地坐在他的(身shēn)边,擦着手中的竹箫。自从来到这里,他一直没有说话,他(允yǔn)许我坐在他(身shēn)边,却不(允yǔn)许那个送我而来的仆人踏进他的院门。

    现在我的感觉……可能形容不当,但很真实,就是我是一只十年的老金毛,懒懒散散地陪在自己的主人(身shēn)边,也就是离歌。他想他的,我想我的。

    我们坐了很久,呆了很久,看了很久,我数飘落在河塘水面上的柳叶很久,时间在静谧中流失,却不觉得无聊。和离歌在一起,便是享受宁静带来的舒适感。

    他白皙骨感的手中,是一片掉落在他湖鸀色的袍衫上的柳叶。他时不时翻转着竹叶,在手中轻轻把玩。==

    “闷吗?”忽地,离歌轻轻问,他地目光依然停落在平静的池面,如镜的水面映出了离歌没有表(情qíng)的脸。

    “不……离歌老师,我知道你并不喜欢我,既然如此,我就再问一个让你讨厌的问题吧。”我扬起下巴。他俯下脸,眼中带着一丝好奇。

    “离歌老师,你讨厌过你的脸吗?”我无意的问题让离歌微怔,我叹了口气,随意捡起一颗石子扔进河塘,看着那一圈圈涟漪((荡dàng)dàng)碎了离歌那帅气非凡的脸。

    “曾经我不讨厌自己的脸,还很自豪,长得漂亮有什么不好?可是,当我成了百花宫的姑娘之后。我就开始为这张脸烦恼。

    在青楼这种地方,漂亮能给你带来什么?很多姐妹为了不成为千人枕而自毁容貌或是逃跑,可是那是自己地脸啊,是父母给的最宝贵的东西。难道就没有其他解决方法了?我一直认为任何事(情qíng)都是有一线希望的,一定还有别的路可走。

    所以我努力学习,做花魁,因为百花宫的花魁可以卖艺不卖(身shēn)。只是最后没有想到会被皇后选入宫,最后却成了皇上的宠姬,让我感觉我的脸,决定了自己的命运。离歌老师你是第一美男,会不会也有这样地感觉?”我一半有感而发,一半意有所指地问离歌。

    离歌眨了眨眼睛。紧抿的唇没有说任何话语,没有表(情qíng)的脸上也看不出他此刻的心思。

    “哈哈哈哈哈……”忽地,从寂静中传来一个孩子的笑声。

    “小九公子,快下来。”

    外界的声音忽然闯入了这个独立的天地,我往那声音望去,却是小九爬上了墙头。对了,他的院子就在离歌的隔壁。许久未见小九,还真想他。

    天气已经入夏,小九(身shēn)上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小褂,光着膀子,头上梳着一把辫子。

    “小九公子,快下来!”

    “就不下!”小九对着下面做鬼脸。然后朝向离歌。“离歌哥哥,你们在玩什么?”

    就在这时。我发现离歌的目光中带出了一丝柔,他温柔地看向小九:“小心,小九。”

    就在墙边,是一棵大大的杨柳树,而对面,却正好是一枝红杏出墙,鸀柳红杏过墙,天意吗?注定风雪音最后还是得不到离歌地心?那离歌又会(爱ài)上谁?呵,想远了,这些都与我无关。

    出于母(爱ài),我上前迎接小九爬树,虽然现在的小九有着正常六岁小孩的天真和顽皮,可是不知为何,还是喜欢先前那个装着舒清雅灵魂的小九,那种少年老成的感觉很萌。

    “你是谁?”小九坐在大大的枝丫上俯视我,“谁要你抱,离歌哥哥好看,离歌哥哥抱。”

    满脸黑线,这个小九不可(爱ài)。

    不知不觉间,离歌就已经到了我地(身shēn)边,他朝我笑了一下,然后向小九伸出了双手:“乖,下来。”我立刻一怔,这是离歌吗?是那个整天冷冰冰,一副天下人都欠了他钱的离歌?他居然笑了,那温暖和煦的笑容充满了包容和宠溺,让我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

    “离歌哥哥。”小九一跃而下,扑入了离歌的怀抱,离歌将他抱坐在(身shēn)上,然后轻拭小九额头上的细汗,柔声道:“今天又调皮了?”

    “小九不调皮,小九只是讨厌背诗,背背背,背死了。到了这里他们就不敢抓我了,离歌哥哥,小九永远都住在你这里好不好?”小九侧坐在离歌的(身shēn)上,左手环住离歌地脖颈,右手手舞足蹈。

    我怔怔地看着,因这副“父慈子孝”地画面而震惊。原来离歌还有这么一个不为人知的一面,他地温柔只在小九面前而露吗?对了,现在又多了我一个。

    “不行哦,只有好好读书将来才能离开这里哦。”离歌轻轻点着小九的鼻尖,小九皱起了眉:“离歌哥哥说的小九都懂,可是真的很无聊啊。”

    “那就来玩会,小九今天想玩什么?”自从小九的出现,离歌(身shēn)上的冰霜立刻消散,换上了暖人的光芒。

    小九瞟眼:“你们在玩什么?小九也要玩。”

    “好。”离歌舀出了箫,“我们在玩吹箫,小九要一起吗?”

    ¥#%¥……orz!!!这是什么世道!到处都有yy!!

    “啊来是吹箫啊,不好玩。”小九舀着箫开始乱舞。

    “那让这个姐姐变戏法怎样?”离歌竟然还知道我会变戏法。他这个提议立刻让小九兴奋地拍手:“好好,变戏法,姐姐快变。”

    我陷入迷惘,我是来跟离歌学箫的,最后为什么会变成哄小九开心的小丑?可是,当看见离歌看着我微笑的时候,我便妥协在他那可以溶化一切冰山的笑容中。这是为什么呢?明明是一个如此冰冷的人,却能绽放出那样暖心的笑容。人,果然都是有两面的,只是面对的人不同,他们选择不同的脸。

    几个戏法之后,小九咯咯直乐,我没有想到离歌的院子里居然还有小白兔,可(爱ài)的小白兔放入小九的怀里,小九兴奋地满脸通红,就像一个大大的苹果,可(爱ài)的模样让我怀念那段时常将他抱在怀中的(日rì)子。

    “姐姐你真厉害,小九要谢谢姐姐。”小九霸占着离歌的大腿,完全将那里作为了自己的宝座。

    “怎么谢?”我对着他调皮地眨眼睛,小九对着我招手,我靠上前,但因为小九(身shēn)后就是离歌,所以我不能太上前,这样不礼貌。

    “太远了太远了,姐姐再近点。”小九坐在离歌腿上手舞足蹈,我看向离歌,离歌微笑点头,算是(允yǔn)许我的靠近,于是,我贴近了小九,没想到闻到的却是从离歌(身shēn)上而来的一种特殊的香味。侧过脸,避免与离歌面对面的尴尬。

    忽的,小九抱住我的头,在我的脸上“吧唧”就是一口,我怔了怔,心(情qíng)在这一吻之下,豁然开朗,我开心地直起(身shēn),从一旁波光粼粼的水面中看到了自己最为灿烂的笑脸,我有多久没有这样开怀地欢笑了?

    “姐姐明天还会来吗?”小九跃下了离歌的膝盖,拉住了我的手,我点点头,却没想到离歌蘀我回答了小九的问题:“姐姐以后会天天来给小九变戏法。”

    “真的!”小九黑珍珠一样的大眼睛灿灿生辉。

    忽的,一阵狂风扬起了岸边的杨柳,柳条掠过离歌(身shēn)周,离歌沉下了脸,方才的笑容陡然消失,那个冰冷的离歌再次出现。

    视线中,渐渐出现一个熟悉的(身shēn)影,那张普通平凡的脸,那个温和而亲善的笑容,是南宫秋,是住在这个护国府的南宫秋。他从杨柳之间缓缓走来……

    yy到走火入魔之后该冷静了。大家淡定,淡定。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集 第五十章 与离歌亲近的是何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