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四十五章 认出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抱歉。转载 自 我 看書 齋。。去看电影了。。晚了。。。

    沉静的远尘,和那形如冰山的离歌,当和煦的夏风吹过他们(身shēn)前的时候,带来了杏花的花瓣,粉的,白的,纷纷扰扰,飘过他们的面前,那一刻,我却有一种心酸的感觉,这份心酸,来自于两个男人的凄凉(身shēn)世。

    不由得,手指拨动琴弦,弹出了《高雅》(《源氏物语》中的插曲),唯美的琴声给这副唯美的画添上了一分回忆的悲伤。

    远尘温和的神(情qíng)因为这曲声而凝固,他那双总是淡看一切的眸中透出了浓浓的哀伤,他静静地站住了脚步,和离歌一起站在亭外,那渐渐迷茫的视线随着我的琴声而飘向远方,就像那纷飞的花瓣。

    不知不觉间,风,停了。花瓣缓缓飘落,落入离歌的膝间,他轻轻地,捡起一片苍白的花瓣,额前微卷的刘海在他的眨眼之间,轻轻颤动了一下,他将花瓣放入掌心,风随即再次而来,将那花瓣卷入空中,离歌的视线随花瓣而去,总是平平的唇角,轻轻上扬。

    他们究竟回忆起了什么?一个哀伤,一个却是微笑。

    双手放上了琴弦,琴声在手下渐止,我起(身shēn)相迎:“飘飘见过远尘老师,离歌公子。”“飘飘快要出师了。”远尘推着离歌而入,坐在他一直以来的位置上,离歌手中,是那(日rì)我看到的玉箫。

    “老师高看飘飘了,飘飘远远不及老师。”

    “飘飘不必自谦。你弹出的曲子,一首比一首让人惊艳。”

    “飘飘只是有感而发。”

    “有感而发……为何?”远尘温和而问,他清爽的脸就如他这个人,素雅而出尘。

    我皱了皱眉。淡淡道:“这首《高雅》原本是为宫廷而作。==宫中之人行为举止都端庄大方。让众人为之倾慕,可是他们地心却向往更高更广的地方……”

    “呵,一入宫门深似海呐……”远尘以为我是因为住进了皇宫而无聊,“听说飘飘前几(日rì)病了。”

    “是的,多谢老师关

    “那(日rì)离歌公子准备教你吹箫,你却离去,之后,便传出你病了的消息。转载自 我 看 書 齋”

    “那(日rì)……”我自然而然地看向离歌,离歌微垂双眸,远尘地话语再次将我视线拉回:“之前离歌公子觉得我和他一同传授未必合适。因此一开始他才没有教你。”

    “原来如此。”

    “现在你琴有所成,从今(日rì)开始你便跟着离歌公子学箫吧。”离歌肯教我,这有点不寻常。

    我立刻起(身shēn)对离歌一礼:“飘飘拜见老师。”

    离歌微微抬首,清清冷冷地看着我:“箫带来了吗?”

    糟了,一直都是学琴,箫从来不带。

    “看来你无诚意学箫。”冷冷地声音带出了离歌地怒意,他正要转(身shēn)。却被远尘拦住:“离歌,飘飘一直与我学琴,箫未带也是正常。”

    离歌侧脸冷冷地瞥了一眼远尘,便道:“今(日rì)她无箫,明(日rì)再学。”说罢,他转(身shēn)而去,远尘起(身shēn)看向远尘。带出一声叹息:“哎……”

    其实我对学箫兴趣不大。而且离歌那样的脾气我也有点感冒,同(情qíng)归同(情qíng)。相处归相处,这个人,第六感告诉我,很麻烦。

    “那(日rì)我说服离歌前来教你,而你却是不理睬他。”远尘含笑转(身shēn),我笑道:“那(日rì)要出去逛街,所以……”

    “呵,这倒是其次,离歌那(日rì)与我说,你是第一个不会在他(身shēn)上过分关注的女人,让他终于有了一种不是花瓶而是人的感觉。”

    恩?怎么听上去像离歌很犯((贱jiàn)jiàn),我不理他,他倒是把我放在了眼里,这(性xìng)子,跟玄明玉到有几分想象。

    远尘拾袍而坐:“接下去我将要去寺庙斋戒,所以离歌便会教导你,你陪他说说话也好,他需要一个人陪。”

    “可是离歌公子(性xìng)格孤僻冷漠,飘飘只怕……”

    “这种(性xìng)格也非他所愿,其实……他还是希望有人陪陪他的……”远尘的目光飘向了远方,我与他对面而坐,自然而然看到的是他背后的景物,视野中,出现了风清雅和小若,她们朝此处而来,远尘目光收起,微微垂落:“没想到夫人今天也来了。”他转(身shēn)出迎,风清雅当即扬手:“不必了,远尘。”

    没想到风清雅今天又来了。

    “远尘,今天本夫人想跟飘飘下棋,一起吗?”风清雅的笑容今(日rì)很迷人。

    远尘微微颔首:“既是如此,那远尘先告退。”

    “好。”

    “老师……”我看向远尘,他回首一笑,那儒雅的笑容回答了一切,他还是走了,素洁地袍衫最后消失在了耀眼的阳光下。

    风清雅今(日rì)一(身shēn)暗色的长裙,她的服饰一直都是深色系,但是自从我离开她的(身shēn)体后,她的穿着也有所改变,今(日rì)这件裙衫虽然依旧是暗色,但上面有着暗紫的花纹,看上去华贵又不会太过隆重。

    “飘飘,(身shēn)体好些了吗?”她关切地问。

    “多谢夫人关心,已经无碍了。”

    正说着,小若匆匆走出了凉亭,挥了挥手,紧接着,一个又一个丫鬟朝凉亭而来,带来棋盘和瓜果,一下子,整个凉亭就失去了往(日rì)地宁静,而变得(热rè)闹。

    “那(日rì),在马车里的是淳于珊珊吧。”风清雅一边落子一边看似无意地提起,唇角带着淡淡的笑,眼眸却是垂落不让你猜到她此刻的心思。

    “夫人眼可真尖。”

    “呵,没想到飘飘与淳于兄弟会如此亲密,之前莫不就是认识的?”

    “夫人这是在审问飘飘?”我手舀白子,她不看我,我也不看她,两人都看着棋盘,说的却是各自的话。

    “看来这次姐姐似乎选了一个不该选地人。”

    “那皇后到底该选谁呢?”

    “不是你。”“啪!”她将我团团围住。

    “为何不可是我?”我突破重围。

    “你会反将别人地军!”

    唇角扬起:“轩辕王朝的将军不是夫人吗?”

    “曾经有个人对我说,你这个夫人做得不快活,不如给她做。”

    “哦?谁那么大地口气?”

    “她不仅口气大,本事更大。”突然,她将一枚字落在了一个起死回生的位置,“看来起死回生了!”

    “夫人高明,飘飘甘拜下风。”我对着风清雅抱拳便是一礼,她伸手挡住了我的礼,神(情qíng)复杂地看向我:“你……”

    “我?”我眼角带笑。她似是受到了什么惊吓,猛地抽回手,眼神闪烁中她侧过脸,陷入沉思。

    “夫人,还下吗?”我问。

    风清雅再次看向我,脸上已经风平浪静,可是那双眼睛在看到我的时候,却出现了片刻的失神,更多了一分恐慌:“不了,这棋不下了……”她拧了拧眉,“现在棋子已变成下棋的人,这棋局……只怕非我所能控制了。”

    我不明白风清雅这丝害怕从何而来,记忆中,她从未怕过任何人,对了,她怕我,怕我对她动手又动脚,每当那个时候,她的眼中都会出现一丝恐慌。难道,她真的认出了我?既是认出我又何许害怕?

    当初她怕我是因为我攥着她的(性xìng)命,我曾威胁她,敢动我就毁了她的容,而今,我已是飘飘,一具与她毫不相干的(身shēn)体,她甚至可以轻松地毁了我,那她又在为何恐慌?

    “夫人这话……飘飘不懂。”在任何事(情qíng)未曾明了前,还是装蒜比较好。

    “你真不懂?”她忽然靠近我的鼻尖,一双眼睛对着我的眼睛,“不,你懂,而且,很懂!”

    她此刻靠得如此之近,若是小九,我定会又调戏她一番,但她不是小九了,所以我笑道:“飘飘真不懂。”

    “哼。”风清雅轻哼一声后,拉开了与我的距离,起(身shēn),“放心吧,今(日rì)之事不会传到我姐姐那里,你还是花飘飘。”

    听风清雅的口气似是站在我这边,我随即起(身shēn):“我不是花飘飘还能是谁?”

    “逛街不?”忽的,风清雅陡然转移了话题。

    “诶?”

    “走,逛街去。”说罢,风清雅就拉起了我的手,扑入灼人的烈(日rì)之下。

    我没有从风清雅那里得到任何答案,而她也没有在我这里获得任何结果,我与她,似乎都默契地不再去碰触那个话题,只是一起单纯地……逛街。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集 第四十五章 认出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