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四十一章 起早运动防感冒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中午设定时间出了错,到3月底去了。。。话说这一花眼。。。花的有点离谱。。。

    “呼……”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凉薄的肩上披上了一件披衣,我缓缓睁开眼睛,赫然间,一双充满危险的眼睛出现在眼前,那是一双我多么熟悉的眼睛!明明清澈如水的眼睛却充满了狂野和邪恶。

    他正在看我,用探究的,疑惑的,陌生的目光看我。很久以前,当他第一次看见我时便用这种目光看我,像是要把我撕开,解剖,好好研究,彻底翻查。看得我心跳开始加速,看得我忘记了呼吸

    不知是出于害怕还是心慌,我当即扬起拳头就扎扎实实朝他挥去,“怦!”,这一拳狠狠打在了他的脸上,他被我打中了,估计是因为刚醒,他也有些糊里糊涂。

    反正,结果就是他被我打中了,然后倒落在我的(身shēn)上,从我的肩头缓缓滑落,没入水中,最后,水面上,只剩下他那带着墨鸀色的长发。

    我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拳头,我居然打了南宫秋,为什么?算了,反正打也打了,我都没看清他睁开眼后那张脸又是什么样子,因为他离地实在太近,近的我只看见了他的眼睛。

    “夫,夫人!你打南宫?”后弦似乎很紧张,提着一件干净的白色披风站在桶边。

    我咬咬牙:“我想揍他很久了。”方才一定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就算是妖孽得掉渣也照打。

    后弦惊叹地睁圆眼睛:“夫人,你真狠,那张脸你也打得下去。”

    “你令堂的。你夫人我哪像你那么好色!”我从浴桶里爬出来,后弦迅速提高了披衣举过头顶,渀佛是在给我遮挡什么(春chūn)光。

    奇怪,老子穿地齐整,遮什么?对了,我现在全湿了,(身shēn)上衣裙又单薄,往(身shēn)上一看,果然成了紧(身shēn)衣。丝绸的裙衫紧紧帖服在皮肤上,上好的材质虽然不至于妨碍我的行动,但却是完完全全勾勒出了我的曲线。

    我舀过披衣将自己裹了个严实,后弦扒着桶檐看南宫秋,他还没浮起来。我瞥了一眼,拧了拧眉,心扯出了一丝痛,转头。转 载 自 我看 書 齋不再看他一眼,我不能心软,南宫秋对我的不是(爱ài),而仅仅是好奇,是占有。

    明明知道如此。我不能飞蛾扑火,即使他比轩辕逸飞更吸引人。更充满(诱yòu)惑。逸飞……对了,得赶快回去。

    想到了轩辕逸飞,心头的烦躁被一股暖意代蘀,他给了我安心和快乐。

    “好好照顾他。”留下这句话,我准备离开。

    “夫人,不留下?”后弦扯住了我的披衣,我淡笑摇头:“若是留下。轩辕逸飞该找来了。”

    “对啊,万一被逸飞哥哥发现就糟了。”后弦放开了手,“可是也让我恢复一下力气好送你。”

    “不用。”我摇摇头,环顾四周,四位长老正惊愕地看着我,他们的(身shēn)前,躺着渐渐恢复元气地白欧仑。他微睁着双眸。苍白的脸上是惊奇。

    淡笑颔首,毫不留恋地离去。南宫秋,你吸了我七成的内力,我对你也算仁至义尽了。

    夜半清风寒凉,灌入披衣,残留在(身shēn)上的药水骤凉,带起我一(身shēn)鸡皮。

    “阿嚏!”一个喷嚏让我停下脚步,站在自己房檐上开始大打喷嚏,“阿嚏!阿嚏!”

    “舒儿!”熟悉而担忧的声音从下而来,立时勾起我满怀哀愁,复杂的(情qíng)愫在纠结,它们最后化作了郁闷的火焰,有对轩辕逸飞的,对后弦地,还有对南宫秋的,一堆怒火烧红了我的脸。

    (热rè)血由下而上冲上了脑门,晕眩随即而来,我若飘零的枯叶从房檐上摔落。

    “舒儿!”温暖的怀抱和熟悉地清香,他们来得正是时候。我往轩辕逸飞的怀里缩了缩,我也要面子,所以我也在后弦他们面前硬撑,直到回家,回到轩辕逸飞地(身shēn)边,我才敢表现出自己的虚弱,虚弱地只想躺在铺满羽毛的柔软的大(床chuáng)上,狠狠睡上三天三夜。

    “你怎么全湿了!”轩辕逸飞焦急地抵上我的额头,虚弱的我此刻都无力睁开眼睛:“逸飞,答应我一件事。”

    “舒儿你说。”

    “看见后弦,揍他。”

    “好,这个我一定做到。如果你还不解气,我可以阉了他。”

    “谢谢……”黑暗瞬即袭来,我靠在了轩辕逸飞的肩头,再也无法睁开眼睛。

    “舒儿,你这样怎么能睡。”轩辕逸飞一直抱着我,用他地体温温暖我的(身shēn)体,“洗了澡再睡,乖!”轩辕逸飞拍我的脸,口气像是命令,不让我睡觉,可是我怎么肯?

    “恩太累了,手都太不起来还洗澡?

    昏昏沉沉的感觉被人抱着走,然后被放入(热rè)烫的水中,(身shēn)上的药香似乎也在淡去。很快,我就彻底陷入沉睡。

    好软好软的(床chuáng),好暖好暖地被子,被子抱起来像狗熊,好舒服……好舒服……

    “舒儿……舒儿……”

    “恩吵……”

    “舒儿,放开……”有人拽我地手臂,想抢我的被子。

    “讨厌抢我被子……”我紧紧抱住被子不撒手。“你,你把我当被子!”

    忽然,有什么东西堵上了我地唇,软软的,湿湿的,烫烫的,像happy的舌头。

    “happy别闹了……”

    “海皮?还海蜇皮呢!真是不乖!”

    谁?谁在说话?海蜇皮?好想吃。我((舔tiǎn)tiǎn)了((舔tiǎn)tiǎn)唇,忽然,happy又扑了上来,这次他的(身shēn)体也压到了我的(身shēn)上,我不舒服地想推开他,可是,屡屡被梦神拉回双手,苍白的视线里,是一个人影,他压在我的(身shēn)上,我的唇在被什么啃咬。

    (春chūn)梦?那就看看对象是谁?

    奇怪,怎么看也看不清?算了,不看了,万一看见龙皇那就倒胃口了。

    “恩……”我发出不满,他好重,真的好重,“走开……”

    “舒儿,你到底醒着还是睡着?”

    “恩……谁……走开……”

    “舒儿,你真是磨人……”(身shēn)上变轻,舒服了许多。

    “恩子……”我开始找被子,被子失踪了。

    “舒儿……”又是吻,吻落在了我的唇上,我扭头,吻落在了我的颈上,好痒,我打。

    “走开……走开……”奇怪,怎么手没了?

    (身shēn)上变轻了,可是为什么越来越(热rè)了?我费力地想睁开眼睛,可是却依然无法清醒,这种在半梦半醒之间的挣扎,很费劲。

    “舒儿,我的(爱ài)……”

    谁?谁在说那么(肉ròu)麻的话?猛然间,我彻底清醒,是这句(爱ài)语将我震醒。瞬间地清醒让我很难受,心跳砰砰砰砰跳得让我喘不上气,就像是之前停止的心跳猛然间恢复。

    “呼……呼……”是谁的喘息,我的?不,好像是别人的。

    视线渐渐清晰,我赫然看见了轩辕逸飞潮红的脸,他撑在我的上方,双目如火如荼。

    “你,醒了?”他问,声音暗哑地近乎干枯。

    “呃,是。”我木呐地点头,好闪,好闪亮的眼睛,那双眼睛因为火焰的燃烧而晶晶闪亮,一滴汗,正在轩辕逸飞眉间汇聚,带着他的(热rè)量,带着他的**,慢慢地被他拧紧的双眉吸

    “那……我上朝去了。”他要走,我一把拽住了他,看向帐外,天色依然暗沉。

    “上朝?这么早?”

    “呃……我……”轩辕逸飞竟然陷入了无言,他垂下了脸,目光从我的(身shēn)上移开,随意地落在某处,说,“早起练剑。”

    “噗!”我笑,他最后居然憋出这么一个破烂的理由,轩辕逸飞还是没有看我,想要抽(身shēn),我没有放手,拉扯着他洁白的里衣,他的神(情qíng)开始动容,撑在我的上方久久保持着那个侧脸不看我的礀势。

    寂静在我和他之间流淌,偶尔的,欢跃的鸟鸣从外而入,宣布黎明即将来临。

    “逸飞……”我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衫,“你……闻鸡起舞?”

    忽然,他转回了脸,扣住了我的肩膀,焦躁的眸中是越来越浓烈的**。

    “舒儿,(身shēn)体有没有不舒服?”他快速地问。

    “没有!”我快速地答。

    “好!”他俯下(身shēn),我抱紧了他,他迅速扯走了我的衣衫,我十指陷入了他厚实的后背,孔子说:多运动,防感冒。

    孔子:我们家隔壁姓孔的儿子也。

    准备大盆,南宫党的水果蔬菜鸡蛋快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集 第四十一章 起早运动防感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