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三十九章 浴桶一个,美男三只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最近金融危机,感谢大家的瓜果蔬菜和板砖,烂是烂点,总比没有的好。解决了这周,为下周考虑就把一些事延后了,这样南宫党还会再扔一次,笑纳,笑纳。

    没有被人扑倒,倒是被龙皇扑倒了,摔的位置不好,很痛。

    “谁?!”屏风后忽然传来一声厉喝,听得出不是后弦,也不是南宫秋,可是,却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但似乎是近似无力的嘶吼。

    “夫人!是不是夫人?!”这时,才是后弦的,可是他的声音也有些无力。然后,就听见了一个有些趔趄的脚步声,紧跟着,后弦就出现在了那人高的屏风边,当我看到后弦时,我惊地忘记从地上起(身shēn)。

    后弦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可是这样的肤色一旦失去了光彩就会变成蜡黄,而他那原先朱红的唇也泛着白,他扶着屏风而立,宛如若是没有屏风,他几乎连走的力气都会没有。这才几(日rì)未见,他竟如此憔悴,就像是被人吸干了血的干尸。

    “夫人,你终于来了。”他朝我扑来,深凹的眼圈让他那颗乌黑的眼珠更加巨大,大地就像两个窟窿,看地我心疼。

    “后,后弦,你究竟在做什么?”我接住他的(身shēn)体,他抱住我就虚弱地喘息:“救命啊。“好,好,可是怎么救?”

    “你先扶我进去?”他的语气此刻已经近乎游丝,我立刻扶起他,绕过了白虎屏风。瞬间。四个靠坐在墙边的老者映入我的眼帘,他们的脸色都如死灰一般苍白,个个都是眼窝深陷,颧骨突出,就像是从坟墓里爬出来地老干尸。他们闭目盘腿,似乎正在调息。==

    “这几位是丐帮四大长老。”

    四位长老听见了后弦地说话声缓缓睁开眼睛,当他们看见我时都惊愕地睁圆了双眸。

    “少盟主,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一位长老开口就是不客气的厉喝。

    “是啊,少盟主。人命关天,我们需要的是高人,不是姑娘,莫非是我们口齿不清?”

    “定是你口齿不清,高人,姑娘,有点像。转 载 自 我 看書 齋”

    “咳咳咳。像什么,胡闹!真是胡闹!”

    四个老前辈都咳嗽起来,他们立刻先稳了稳气息。

    “你们可别小看夫人,夫人体内足足有你们四个人的内力!”后弦突然的话语让我一惊,他自是了解我的(身shēn)体状况,因为他常常帮我调理内力,协助我尽快掌握它们,但他从未告诉我内力有多么深厚,今(日rì)这一听。让我吃惊不小,没有想到鬼叔会给我那么多。

    “胡说!”长老们直接否定了后弦的话,后弦白了他们一眼,对我说道:“夫人,别理他们,你扶着我转一下(身shēn)。”

    “哦。”我开始震惊于自己深厚的内力。大脑有点发懵,不知是好是坏。当初风清雅地内力就让我总是吐血,现在比风清雅还要多,会不会喷血?

    转(身shēn),眼中映入一只大大的浴桶,浴桶里两个湿漉漉的美男,这。这。这也太刺激我小小的心肝了,前一刻。看的是形如枯木的老僵尸,下一刻,就是两个(性xìng)感的面对面坐在浴桶里地面色潮红的美男!他们的(性xìng)感是来自于他们那被水浸湿的袍衫。==

    而其中一个更是只穿了白色的绸制的里衣,被水彻底湿透的里衣完全映出了隐藏在里衣下的暖玉肌肤,而那个粉色的,突出衣服地是虾米?

    “噗!”真喷血了。。

    “夫人!别生气,不值得为那几个老迂腐的话生气。”

    后弦以为我在因为被小看而生气,其实我是因为受不了这中突然的反差造成的给我的强烈刺激,还有就是第一次用轻功走了这么远,气息尚未平稳。当然,后者是根本,前者更是(诱yòu)因。

    “这,这,这……”

    “夫人,你好好看看,他是谁?”后弦指向那个只穿里衣的男人,真是惭愧,刚才一看到两个人“共浴”就只往下面看去了,,,没看清两人地样貌。

    为了让自己不再受刺激,我决定先看另一个穿地齐整的。因为后弦指的人长发已经散落,几乎遮住了他全部的容貌,一时也看不清。

    男人对面的男子是一(身shēn)素衣长衫,长衫外是渔网,这渔网与后弦平(日rì)穿的有所不同,明显他的空隙更大,编织地绳子也更粗,不是后弦那种黑色,而是朴素地米色,给人一种侠士和浪人的随(性xìng)。

    往上,一张异常正气地脸,清晰的浓眉此刻正紧拧在一起,紧闭的双眸让我看不清他的眼形,但可以看出他的眼角微微上斜。(挺tǐng)直的鼻梁下是紧抿的唇,下巴上还有着稀稀拉拉的胡渣,浑(身shēn)上下,透着一股侠气。

    攻!一个字,蹦出脑袋,抚了抚(胸xiōng)口,终于顺了气,这个攻我喜欢,好看。转眸再看向他的对面,被水湿润的长发遮住了此人大半张容颜,但我肯定他不是南宫秋,因为仅仅那细长的眼角,就不是南宫秋所有。

    南宫秋的五官是普通的,普通的眉,普通的眼睛和普通的唇,可是就是这些普通地不能再普通的五官却组成了一张极具亲和力的脸。

    而这个人,有着长长的眉,长长的眼角。不再去细看,我便问后弦:“你找我来做什么?”

    “夫人,你认不出?”后弦惊讶地说,“我还以为你这么躲他是因为你看到了他真的样子。”后弦说得很轻,声音只汇聚在我的耳边。

    “这……”我从后弦的眼中似乎知道了什么,猛然间,我惊地目瞪口呆,“你说他是……”

    后弦点头如捣蒜泥,我当即猛地吸入一口气,结果空气中浓郁的人参味让我咳嗽:“咳咳咳……”

    “夫人,夫人,哎,算了,还是救人要紧。”后弦似乎恢复了一点力气,将我往那两个“共浴”的男人那边拖,不要啊,我不玩3p的----

    “他经脉竟损,内力尽失,大家轮流用真气给他修复经脉,恢复真力,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可是帮主和长老,还有我都已经耗尽了真力,我实在来不及找别人,所以只有找夫人帮忙。”

    “你丫的,好事怎么总不想到我。”我往后拽自己,后弦一手抱住了桶沿,就是不撒手,嘶哑的话从他牙缝挤出:“夫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浮你个(屁pì)屠----让我走---”我和后弦开始陷入僵持。

    “少盟主!”忽地,传来了一声厉喝,我认出了这个声音,是我进门时那个不善的声音,我往一边望去,正是那个我觉得很正很颓废的大侠。后弦有说到帮主,难道他就是丐帮的帮主?

    他此时依旧紧闭双眸,似是即将进入最关键的时刻:“你能不能安静会儿!找不到高人就不要胡闹!”

    “我胡闹!白欧仑你再这样下去,救活他死了你又有什么意义!”怒喝在房内回响,我怔怔地看着发怒的后弦,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生气,仅管此时此刻气氛异常紧绷,可是,在浴桶前,在这三个形色不同的美男间,为何我那颗腐化的心总是不自觉地往歪处飘捏?

    “闪开,让夫人来!”后弦这命令的语气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他一直如此目中无人。

    “别闹……”原本是厉喝却因为真力的耗竭而变成了轻咛。

    “都快挂了还死撑!”后弦气愤地竟是用力抓紧了我的手腕,他忽地转回脸看我,紧拧的眉下是坚定的眼睛:“夫人,只有对不起你了!”

    “你,你,你……”

    忽然,他将我往他的方向用力一扯,猛地抱起我,下一刻就将我扔向浴桶。

    “后弦!”

    “怦!”我一下子被扔到了两个男人之间,浓郁的中药和人参味的洗澡水涌入了我的嘴,我说过我不玩混浴的,也不知道摸到了谁,开始扒着他的(身shēn)体往上爬。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们说舒飞恋,无良就会想起苏菲。。。无良卫生巾的牌子。。。。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集 第三十九章 浴桶一个,美男三只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