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三十八章 半夜狼在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38的章节要三八。。。。前(情qíng)提要:小舒终于决定扑到小飞飞,化为主动。

    “唏唏嗦嗦。”寂静的屋内是衣衫脱落的声音,这细微的声音却在这燃(情qíng)之夜化成了催(情qíng)的鼓点。

    扯掉轩辕逸飞最后的内衣,(热rè)量如同挣脱了束缚瞬即包裹了我的全(身shēn),而我渀佛成了他降温的冰块,他紧紧拥抱着我,亲吻着,抚摸着我那些冰凉的地方。那些地方因为他近乎野蛮的抚摸而开始发烫。

    可是,我体内的温度也并不比轩辕逸飞低。我开始向他的裤带进攻,一扯,没有扯松,摸了摸,。。。扯错了,被我扯成了死结。

    “小笨笨。”他吻了吻我的耳垂,起(身shēn),拉起了我,瞬间,我感觉到了一丝凉意,此时此刻,我才发现自己也已经是完全**。他动作也不慢啊。

    轩辕逸飞将我拉到(身shēn)前,拖住了我的腰(身shēn),让我紧紧贴在他的(身shēn)前,那(热rè)烫的肌肤很快就将那凉意吸走,再次将我带回火山。

    那双滚烫的手掌游移在我的后背,他一点一点地(吮shǔn)吻着我的(身shēn)体,我在强烈的**和极度的空虚之间徘徊,我恨他这(骚sāo)痒一般的挑逗,气自己竟然无力反击。

    他的(吮shǔn)吻时而温柔,时而疯狂,时疾时徐的(吮shǔn)吻让我无法自拔,手臂缠上了轩辕逸飞**的肩,那丝滑的皮肤和让我的手臂瞬间就滑入他的后背,插入他铺在背后的长发,此时此刻,只有他的发丝,透着丝丝凉意,我揪扯而上,紧紧地抱住了他的头。

    “逸飞……”我忘(情qíng)地轻唤换来他更激烈的挑逗。他的唇舌缠绕在我(胸xiōng)口的(禁jìn)区,激(情qíng)带出了他野蛮的低吼:“哼!哼!”那是他在(吮shǔn)吻我时忘(情qíng)的嘶吼,那也是他野兽**地发泄,那更是对我的一种威胁,证明此刻的他,是多么的狂野和危险。(再次提醒。扫黄期间,生理构造自行遐想)。

    迷蒙的视线中是满地凌乱的衣衫,和朦胧的月光。烛火不知几时已经熄灭,狭小的空间内是(情qíng)(爱ài)散发的特殊的迷香。

    “舒儿,给我。”又是一句充满蛊惑地话。

    “恩……”我给,所以正在努力跟死结奋斗。

    “你真是个小笨蛋……”他低笑着枕上了我**的肩膀。转载 自 我 看書 齋

    “谁说的!”我生气了,一把将轩辕逸飞推开,就俯下(身shēn),他(身shēn)体一怔,我对着他的裤带就咬去。大不了明天赔他一根,火大了,我什么都做地出!

    可是,我发觉就在我埋脸咬他裤带的时候,他那双抚在我的后背的手猛然抓紧了我地肌肤,我愣了愣,这是男人的一种信号。这种信号通常是**的上升,或是达到了某种程度的快点。

    忽然,我意识到了,我在咬小飞飞的裤带,而他的裤子下面就是。。。。。

    “嗷”忽然,我听到一声狼嚎,我咬着轩辕逸飞的裤带侧脸,难道是我心底的狼念而产生了幻听?

    “嗷”这一声异常地清晰,天哪。看看我现在的样子。。。。真是应景。

    “主子!”忽然,房外传来一声低呼,我一愣,放开了轩辕逸飞地裤带,扬起脸看他,他的眼中冒出了寒光。

    “主子!”外面又是一声。

    轩辕逸飞将我揽入怀中。冷冷看向(床chuáng)外,仅管这之间是不知几时飘落的(床chuáng)幔,可他那锐利的视线依然(射shè)穿了这道单薄的屏障:“有事明天再说。”轩辕逸飞的声音寒冷到了极点,就连在他怀中地我,也不(禁jìn)一阵战栗。

    “主子,纨羽有异动。”外面的人不怕死地继续说。

    我抱紧了小飞飞的(身shēn)体,好郁闷。点了火想走。无论(身shēn)上还是嘴里,都是小飞飞的味道。他已经成了我的一部分,我无法忘记他给我带来的激(情qíng)。

    “舒儿,对不起。”他抱紧了我,“让我再抱一会。”

    我不说话,他这句等同于:请让我降降温。

    然后,他毅然放开我,离开了(床chuáng),那一刻,我忽然意识到,他是一个皇帝,轻轻扯起被单,盖上了自己微凉的(身shēn)体,我好像选择了一个事业型地男人。

    “我很快回来。”他忽然闯入帐幔锁住了我地唇,在一个缠绵而长久的吻后,他转(身shēn)离去,清凉地夜风吹尽了房内的余温,轩辕逸飞你这个xxoo的---有种别回来!

    “嗷”又是那个熟悉的狼嚎。

    我气得下(床chuáng),胡乱地穿上衣服。我,为了轩辕逸飞而不去理会那个狼嚎,没错,我早就听出那是龙皇,也明明知道龙皇的出现一定是有急事。可是,我选择了轩辕逸飞而不是龙皇,而轩辕逸飞他。

    算了,毕竟是国家大事,而且一定是非常重要,因为他一开始是说明天再说,而后,才决定现在解决。不过这口气,不出会憋出内伤。

    怒气冲冲推开门,门口是一双鸀莹莹的眼睛,我此刻心(情qíng)极度不爽,(身shēn)上(热rè)潮未退,郁闷啊,挠墙,哪有那么快消火?当然,我脸上还是一本正经,这就叫假正经。我总不能在龙皇面前发(骚sāo)吧。

    “什么事!”我冷冷地瞪着龙皇,他张开嘴,又是一个纸团,我郁闷地捡起,打开,还是后弦那几个破烂字:“快来!救命”

    丫里个爹妈祖宗的,后弦还找我救命?回头看看屋子,静悄悄的房间只有帐幔在飘摇,看着那张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床chuáng)就郁闷,关门,懒得看。用一根发带将凌乱的长发在一半的位置扎起,便飞(身shēn)上了房檐。

    “门口见。”我对龙皇说完,就飞跃在房檐之上。

    我的轻功并不强,但不会有人管我,因为我在房檐上蹦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以前是跟着后弦练习,后来是好玩,估计是轩辕逸飞有所交代,才一直没人拦阻我。

    出了皇宫,龙皇已经等在一棵大树旁,然后,它跑了起来,我紧跟其后。

    “要是没急事我舀你做狗(肉ròu)吃!”我将郁闷发泄在了龙皇(身shēn)上,它自然不会理我,因为它不怕我。

    淡蓝的裙衫在月光下飞舞,过腰的长发在飞跃中飘扬,夜风灌入我的领口,我有点后悔,因为刚才很(热rè)。。。。。。那样能不(热rè)吗?所以穿地比较少,现在凉了。

    “阿----嚏!”在落地的同时,我打出了一个及其响亮的喷嚏,打地我都闭上了眼,弯下了腰,然后才直起(身shēn)体,猛然发觉面前站着一个人,他怔怔地站着,圆睁着眼睛,呀,是那天那个老前辈,不过。。。他脸上怎么有水珠?

    呃。。。貌似。。大概。。。可能。。

    我不好意思地用袖子擦了擦老前辈的脸:“抱歉,抱歉。”

    “咳!”老前辈回过了神,“没事没事,姑娘不必介意,对于老夫来说,姑娘这个已经是相当干净了。”

    再。。。。

    “真是没想到姑娘竟有如此(身shēn)手,让老夫刮目相看……”老前辈发出感慨,侃侃而言,而龙皇已经绕过他直接走向屋内,然后转过脸,对着我:“喔!”

    “哎,长江后浪推前浪……”老前辈还在忘我地继续,“想当年……”我在他目光遥望月亮的时候也绕过他直接走向屋内。

    “恩?人呢?”(身shēn)后传来一声疑问,然后老前辈立刻跟上我。提裙入屋,我看向那扇依然紧闭的房门:“我来找后弦。”

    老前辈当即走到那扇房门前,目光中充满了怀疑:“没想到后弦少盟主请来的高人居然就是姑娘!”

    少盟主应该就是他们对后弦的尊称了。

    “高人?”我哪里高?(身shēn)高?呵,这后弦到底在玩什么?!

    “果然是高人,姑娘居然能如此气定神闲。”老前辈居然从疑惑转为赞赏,我吐血,我又不是没见过市面,皇帝的(床chuáng)都上过,还怕什么?原来有的时候假正经外加心(情qíng)不爽还是能唬到人的。

    老前辈迅速打开了门,豁然间,人参的浓香迎面而来,由于过于浓郁,让我一下子不适应地捂住了鼻。可是心跳,却不知为何开始加速,(胸xiōng)口犹如被压上了巨石,很沉,沉地无法呼吸。

    “姑娘请。”

    这三个字却让我犹豫,望入屋内,却是看不到半个人影,因为我的视线被一个人高的屏风遮挡,而那屏风上正有一直虎视眈眈的白虎。

    “喔!”龙皇顶了顶我的后腿,我转(身shēn)看龙皇,很纠结,很挣扎,一旦进去,或许之前的回避就前功尽弃,一种藕断丝连的感觉让我的(情qíng)绪开始烦乱。忽然,龙皇站起了(身shēn),一下子就朝我扑来。

    “啊!”我惊呼地被他推入房间,没有站稳,摔落在地上,瞬间,老头在我摔落的同时关上了房门。

    “怦!”我开始发楞,什么玩意?这是在搞虾米东西!

    好了,我已经准备好脸盆了,来吧,蔬菜水果鸡蛋来得猛烈些吧,哦也,扔我呀,扔我呀。。oo哈哈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集 第三十八章 半夜狼在嚎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