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三十六章 乖,打个洞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谢谢大家的支持。

    腐女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我在腐女这个物种中也已经到达了一定的高度。受到轩辕逸飞含(情qíng)脉脉的视线影响,我紧张地直戳饭碗,结果戳着戳着就开始怀念麦当劳那个画着m的大号可乐杯,上面有一个裂开的小洞,长长的吸管一插,插,插。。。。。以下省略yy过程。

    结果最后也忘记提醒轩辕逸飞多吃些蔬菜。

    之后他看奏折,我就躺在卧榻上看**。

    当轩辕逸飞舀起细长的毛笔时,我再次想起我们一帮腐女用吸管搅地m杯里的冰块哗啦啦地响,大家一起在那儿神经病地傻乐,眼里(淫yín)光四(射shè)。看地周围的人都频频朝我们投来奇怪的目光。

    现在没有麦当劳,没有大号的m杯,也没有吸管,还真少了yy的乐趣。稀里哗啦翻开千暮雪的书时,看了没几页,我就陷入高度兴奋,千暮雪也有写**,可是这次的两个主角也未免太像某人和某人了吧。

    记得在《亲亲小爹》里写了一个女儿倒追养父的故事,女儿为主动,那个以后弦为原形的可(爱ài)小爹为被动。

    可是在这本《看你往哪儿跑》里,小后弦摇(身shēn)一变成了可(爱ài)(热rè)(情qíng),(性xìng)格单纯的小受,那个年纪比他大,成为他追击目标地人。(性xìng)格冷漠,不(爱ài)言辞,面无表(情qíng),腹黑,(身shēn)份不俗。。。。

    偷眼瞟向轩辕逸飞,他正全神贯注在他的奏折上。乖乖隆滴咚,千暮雪连他都不放过。看着看着,就把书中的人自然而然蘀代成了后弦和轩辕逸飞。

    这一晚,很静,轩辕逸飞正在调息。忽然,他睁开了那双琥珀的眼睛,唇角一勾,便是一抹邪气的笑,这小子真是吃了豹子胆,连他的剑楼也敢闯,不过,可见这小子功夫不弱。

    “轩辕逸飞,所谓欠债还钱,别以为你是银月宫宫主我就会怕你……”外面传来后弦的叫嚣。轩辕逸飞冷哼一声,便飞(身shēn)出门,以下省略打斗过程

    后弦被轩辕逸飞压在了(身shēn)下。。。偷瞟轩辕逸飞一眼,再看书,轩辕逸飞将后弦扔上了(床chuáng)。。。。偷瞟小飞飞一眼,看书,一个狂猛的吻。。。偷瞟,看书,轩辕逸飞啃咬着后弦(胸xiōng)口的。。。捂住鼻子,邪恶。真是太邪恶了。

    千暮雪如此牺牲她自己的儿子,我对她地佩服和敬仰之(情qíng)真是有如滔滔江山,连绵不绝。

    “飘飘。暮雪姨妈的书少看。”忽地,在我又一次瞟轩辕逸飞时,他说出了这句话,他依旧披阅他的奏折,眼眸未抬。

    我合上书,小跑到轩辕逸飞的(身shēn)边。将书放到他面前:“要不……你看看?”

    轩辕逸飞放下朱笔,往椅背上靠去,侧过脸看向我,我很正经地点点头,他再次看向我给他的书,皱眉:“我……从来不看这种书。”

    “哎难得看一眼有什么关系,又不是真的(春chūn)宫书。看一眼不会伤(身shēn)的。还可以降火哦”因为已经把轩辕逸飞当作自己人,所以说地也是顺口。没有经过大脑,完全忘记某人最近正在(禁jìn)(欲yù)。

    “咳。”轩辕逸飞忽地咳嗽了一下,我从他那声咳嗽里察觉到一丝异常,心跳猛地漏了一拍,匆匆将书翻开,引开轩辕逸飞的注意。

    他瞟向书页,怔了怔,因为这一页正好是他的特写,上面无论相貌的描写还是(性xìng)格、举止地描写都与他无二。

    “呃……还有这里。”我再翻到后弦那里。当即,轩辕逸飞猛烈咳嗽起来:“咳咳咳咳……”

    我赶紧抚他(胸xiōng)口给他顺气:“息怒息怒,千暮雪大婶把你写为男主角也是因为喜欢你。”

    “咳咳咳咳……”轩辕逸飞咳地越发厉害,他舀起书就要撕,我赶紧去抢:“别撕!”他迅速将书舀到另一个方向,我扑了过去。他起(身shēn)高举过头顶,我再扑,拉他的手臂,可是他的手臂哪有那么容易被我拉下,结果只扯下了他的衣袖,露出他那如藕的雪臂。

    腰间忽然一紧,我贴上了他的前(胸xiōng),恍然间,我忽然明白他在戏弄我,而当我清醒之时,我已经被他牢牢圈在怀中,单薄的衣衫让我完完全全感受着他(胸xiōng)膛的起伏。

    “给我。”我鼓起脸,紧紧盯着他依然高举的书,强迫自己的注意力从这亲密无间地接触转移。

    “想要?”他问。

    我推他,可是他却揽地更紧。看看显然够不到的高度,我抱住了轩辕逸飞的腰,用脑袋顶他地(胸xiōng)口,开始用撒(娇jiāo)战术:“给我嘛长夜漫漫很无聊的。”

    “不给。”

    “恩”继续撒(娇jiāo),继续用脑袋顶他。

    “别动。”

    忽然,轩辕逸飞说出了这两个字,当即,我如同中了魔咒一般僵硬。

    别动!这两个字的韵味可是极深哪,无论任何言(情qíng)小说中都会用到这两个字,当女主无意间挑起男主的**时,都会出现这两个字,然后就会紧跟男主一句台词:让我冷静一下。

    难道!

    “我要给你一个礼物。”

    “礼物!”呼……想歪了,嘿嘿。全(身shēn)瞬间放松,连书都不要了。

    轩辕逸飞先是皱皱眉,随手扔掉了书,他脸上的神(情qíng)才变得愉悦。然后他解下了他右耳上的耳丁,是啊,轩辕逸飞带着钻石耳丁。那精致地耳垂上戴着小巧的钻石耳钉,总是会吸引我的目光。

    他将耳钉放到我的面前:“这副耳丁世上只有此一对,从此你我一人一个。”

    “(情qíng),(情qíng)侣耳丁?”

    “恩,只给你,我的飘飘。”他温柔而深(情qíng)地注视着我,我在这浓(情qíng)蜜意的注视中心跳开始加速。

    “可是,可是我还没耳洞啊。”

    “所以,我要给你打一个。”轩辕逸飞说得面不改色,气不喘,自然地就像早已计划了一般。他开始掏袖子,似在找东西。

    “打,打洞?”打耳洞!不要啊!这里不是21世纪,没有无痛穿耳,会很痛的!!!听说如果打地不好还会烂地,好了也会影响美形,不要,我不要。

    “别怕,我会小心。”轩辕逸飞好像还嫌我不够害怕这么补充了一句。

    我开始后退:“那个……逸飞……耳环我收下,这个洞嘛……就免了。”

    轩辕逸飞地神(情qíng)微变,琥珀的眼中滑过一丝黯然:“你……不愿意?”

    “不,不是,我怕痛。”当听了我地回答,轩辕逸飞脸上的黯然被温柔代蘀,他笑道:“不会痛,我会温柔的。”

    ¥¥这算什么对白!可是,怕痛的本能让我在轩辕逸飞靠近的时候拔腿就跑,轩辕逸飞一把就扯住了我,非常坚定地将我圈入怀中,我大力挣扎:“逸飞,我真的很怕,要不明天……”

    忽然,他俯下(身shēn)就含住了我左侧的耳垂,瞬即,我怔住了(身shēn)体,只听见“嗡”的一声,便陷入了一片虚无的世界,耳垂被一条湿湿的小蛇缠绕,温柔的(吮shǔn)吸抽空了我全(身shēn)的力气,好坏,好死相,这样不是一下子就被他知道我的弱点?

    “我说过不会让你痛的。”暗哑而轻柔的声音在那一下又一下的((舔tiǎn)tiǎn)弄中而来,我无力地伏在他的(身shēn)前,说不出一句话语。

    忽然间,右耳猛地传来一下刺痛。

    “啊!”痛呼出口,轩辕逸飞声东击西,那刺痛唤醒了我全(身shēn)所有方才被轩辕逸飞催眠的痛觉,可是很快,那痛觉就再次消失在轩辕逸飞的唇中,他含住了被他穿刺的部位,轻轻地((舔tiǎn)tiǎn)弄,用他的舌安抚着我的耳垂。

    (身shēn)体再次变得无力,我用仅存意志求他:“一个,一个就够了,我只戴一个……”温柔的((舔tiǎn)tiǎn)弄忽然变成了凶猛的啃咬,一阵又一阵(热rè)流随着他越来越贪婪的(吮shǔn)吸而蹿遍了全(身shēn)。“好……”猛地,他收紧了手臂,让我完全贴紧他的前(身shēn),(热rè)流透过彼此轻薄的衣衫相互传递,交汇……

    晚上继续。。。。。。小飞飞是有目的有计划的靠近女主,先是摸摸小手,再是亲亲小嘴,再是#@¥#%让女主一点点适应他的碰触,对他渐渐失去戒心。。。。。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集 第三十六章 乖,打个洞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