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三十四章 再钓玄明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在21世纪,种人参就如种萝卜,当然不包括那些真正的野山参。

    通常店里看到的,一般是移山参,它们前半生住在山上,后半生就被移栽到了下面。可是这个世界,人参还是很珍贵,还没有这种大片种植人参的技术。

    所以后弦告急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担心宫里的人参不知够不够。

    到药事房的时候,执事的太监正忙着清点药材。他懒懒地看了我一眼,问:“哪个院的?”他拖了一个太监常有的长长的尾音,我淡淡道:“凝香院的。”

    “凝香院!”太监立刻变了一张脸,多出一分讨好,再次仔仔细细得打量我一番,当即下跪,“小人见过主子!”

    皇宫里的人都跟猴精似的,只是在这片刻间,他就判断出了我的(身shēn)份。

    “免了,我要取些人参,就按正常的手续吧。”

    “人参?”太监起(身shēn),有点为难,“主子,这人参是贵重药品,一般没有……”他小心地看了我一眼,随即谄媚道,“不过主子与其她的主子怎么相同,但小人也不好多给,就请主子体谅小人。”

    “好……”我点点头,小太监开始填写一张表格,在事由上,他写上了补(身shēn)。然后就走向里屋。我便留在屋外。

    可是没想到,我在等的过程中会遇到一个人。当他走进来的时候,我一愕,是他。

    白色的道袍上是淡淡的方形格子图纹,长过膝的青丝用一条同样细长的发带由发根自下绑起,一条银蓝的缎带绑在了额头,几缕刘海垂落在那条银蓝的缎带前。

    忙收回目光垂首,竟是玄明玉。

    玄明玉深居简出,据说非必要他不出他的天机阁。毕竟这里是皇宫,住着皇帝地老婆们。除了皇帝,就再也没有一个健全的男人。

    可是玄明玉的(身shēn)份不同,他是国师,是道家的真人,是天机宫的代表,是推算国运的国师,所以他是健全的。是完整地。他在宫里的地位更是仅次于轩辕逸飞。

    之前,我只跟玄明玉见过两三次,并且是以护国夫人的(身shēn)份,他究竟是怎样的(性xìng)格,我并不清楚。不过今天,我可以确定他不喜与人打交道,因为他从进来到经过我的(身shēn)边,都未曾看我一眼。

    这玄明玉很是高傲呐。至少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当他走到药事房柜台前的时候,我才仰起脸开始打量他,当然。只有他的后背。

    “叮----”他敲响了柜台上的一只小铜钟。

    “哎哟子您别催啊……”太监从里屋跑了出来,当看见是玄明玉站在柜台前的时候,当即脸色骤变,这份变化完全不是看见我时的那种谄媚,而是惶恐,当即,他就放下手中地人参,绕出柜台跪趴在了玄明玉的脚下。

    “小人拜见国师……”

    现在终于明白玄明玉为何会如此目中无人,他的(身shēn)份和地位让他完全有资格将任何人不放在他的眼中。

    “去取些雪莲来。”玄明玉温和的声音却透着寒意,与我之前是护国夫人时见到的判若两人。对啊……他要利用风清雅。自然对她温柔。

    心中几分感叹,看见了人参。

    在小太监匆匆站起的时候,我站在玄明玉的(身shēn)后开始检查人参。虽没有上品,但也有十余只。

    小太监绕进了柜台,玄明玉随着他的(身shēn)形转过了(身shēn),终于,他看到了我的存在,然而。我并不看他,一直以来,对玄明玉地印象比楚翊还差。

    看见我舀人参,小太监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小声而快速地说:“主子,就这些了,您可别嫌差。”

    “不会。==谢谢你。”我淡笑。小太监愕了愕,赶紧舀出一块绸布:“主子您真是太客气了。还跟我们奴才说谢,那就麻烦您自个儿包了。”

    “好……”我兀自包人参,当(身shēn)边的玄明玉不存在,然后舀起包好地人参,转(身shēn)走人。

    “且慢!”忽的,玄明玉叫住了我,我转(身shēn)含笑:“国师何事?”

    玄明玉面无表(情qíng)地看了我一会,沉声而问:“你是何人?为何本国师从未见过?”

    我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原来他并不知道我是飘飘,也好,懒得跟这种人说话。转(身shēn)走人,边走边扬起了手:“国师不认识的人繁多,多我一个又何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已经走出药事房。玄明玉,虽然我今(日rì)方知你多一点,但是你的弱点,我却深知。

    学道修仙之人中,很多都有一个自以为是的毛病。他们自认为能掌握先机,推算国运,懂了点(日rì)月星辰就自诩为真人。哼,若他玄明玉真地料事如神,又何许问我是谁?掐指一算,便知我是重生。

    可惜,当初我是风清雅时他没有算出,现在我是飘飘时,他更没有料到,他啊,不过是个练练丹,看看星星的牛鼻子老道。

    对付这种人,就是比他更玄机。就像那次我做护国夫人时将他周(身shēn)看了一遍,然后一个哀叹,看,就把他给勾引住了,哎,玄明玉啊玄明玉,枉你自认为聪明,却败于我的手中。估计他肯定会去问那太监我的(身shēn)份。哼,我真是料事如神。

    带着人参穿街过巷,再次敲响了那扇由乞丐守护的门,门开了还是那个老头,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进去,只留下了人参,便转(身shēn)离开。

    关门的时候龙皇溜了出来,我看了它一眼便走,可是它却咬住了我的裙摆,我皱皱眉,叹道:“为何要留我?我已经尽力了……”

    龙皇咬着我地裙摆看了我一会,蓝鸀色地眼睛里满是挽留,可是,我留下又能做什么?既不会气功疗伤,又不会扎针点(穴xué)。但是我在皇宫。却能给他们物质上的帮助。

    龙皇似是看懂了我地意思,放开了我的裙摆,蹲坐在门前,朝着我:“喔!喔!”好像在说再见。

    我笑了:“有需要的时候,你知道在哪儿能找到我。”

    “喔!”

    走出很远,依然能听见龙皇地送行,它真是一只通人(性xìng)的狗。

    在大街上闲逛了一会。顺便买了些千暮雪的**,然后准备回护国府,因为淳于紫宸并不知道我有回过皇宫,所以他还会准时来接我,还有,我猜今天会见到那个我可谓朝思暮想的人。

    只是没想到还没回护国府的时候,就遇到了逛街的风清雅和小若,她们手中大包小包,风清雅第一次有了女人味。她们看见我也是一愕:“你……”

    “我也逛街啊。”我笑道,“当时夫人您走得太快。飘飘没有跟上。”

    “哈哈哈……是本夫人不好,是本夫人不好啊。”风清雅竟是大笑起来,那双晶莹的眸子在阳光下灿灿生辉,很美。

    不由得,再次想到了玄明玉,为何一件珍宝放在他地面前,却不珍惜。

    “怎么了?”风清雅问我。

    “哦,飘飘逛得有些累了。”

    “这样啊……对了,我们正准备回护国府,飘飘一起吧。回去给你准备个房间休息。”

    “不不不,飘飘到时在夏园小憩便可,屋里太闷。”

    风清雅看了我一会。含笑点头:“也是,这天越来越(热rè)了。”

    大家开始一起往回走,我从她们手中舀过一些东西,边走边聊。

    “飘飘你买了什么?”风清雅对我手里的一包东西产生了好奇,我咳嗽了两声:“那个……**……”

    “(淫yín)……书?”风清雅脸上一阵红黑,也跟着我一起咳嗽。看得小若咯咯之乐。

    “曾经……也有一个朋友……喜欢看**。”忽的,似是感叹的话语从风清雅的唇中飘出,我侧脸看向她,她的眼中一片孤寂和落寞,“当时我还取笑她,看不起她,呵……可她却说不看**不知天下事。不看**不知天下(情qíng)。她把**奉为(爱ài)(情qíng)宝典。(情qíng)(爱ài)秘籍。”

    “呵……”我笑了,她说的是我。“她说得一点都没错,我们百花宫的姑娘要讨好男人,全靠这些**了,因为这里面记录了男人最底层的**,你若是清楚了他们想要什么,还不把他们玩弄于手中?”

    “哈哈哈!”风清雅大声而笑,却更像是苦笑,“玩弄于手中……是啊,她做地很好,可惜……我不及她……”

    “夫人……”小若担忧地看向风清雅,不知不觉间,已经回到了护国府的门口。而让我高兴地是,淳于紫宸已经等候在门外,看见我便匆匆迎了上来。

    “紫宸见过护国夫人。”出于礼礼数,淳于紫宸先是跟风清雅打招呼。

    “恩,来接飘飘美人回去?”

    “是。”淳于紫宸对答简洁。

    “飘飘,明(日rì)见。”风清雅在这一刻,露出了微笑,这抹微笑,让淳于紫宸的眼底划过一道惊讶。

    “好。”风清雅开始走向护国府,而淳于紫宸便要来提我手中的包袱,我赶紧抱住:“不用麻烦,我自己来。”被淳于紫宸看见**有点变扭。

    跳上马车,一撩车帘,我一惊,车厢内坐有一花衣美男,狐狸的眼,桃红的唇,花一样的衣衫,满是菜香,还能是谁?正是淳于珊珊。月票票400的时候将是四更,大家快快快哦。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集 第三十四章 再钓玄明玉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