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三十三章 小飞火从何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有人提意见,晚上加点字数,加了。。。。

    雨过天晴,一挂彩虹浮现在了荷塘之上。

    忽然,远尘站起(身shēn),脸色微微透着白,垂落的眼睑看不清他的神(情qíng),可是从他那紧拧的双眉中,可以感觉出他正纠结在什么苦痛中,素洁的袍袖扬起,遮住了他那略显紧绷的俊美的脸。

    “远尘(身shēn)体不适,现行告退。”他……走了。

    刚刚天晴的世界还带着水墨画一般的朦胧,远尘那白色的,泛着旧黄的(身shēn)影渐渐消失在了这个朦胧的世界中,是不是我今(日rì)说多了?

    微微皱眉,难道是我(性xìng)急了?

    可是,远尘未必会一下子知我所言,应是我的话打破了他心底某处的平静,才会如此吧。

    转眸看向风清雅,她正拈花微笑:“佛说拈花微笑,却未想我等都不如一个风尘女子快活,呵……”风清雅起(身shēn),看向我,“飘飘姑娘,谢谢你。”

    我故作惊讶:“夫人言重了,飘飘受夫人之恩,见夫人总是愁眉不展,飘飘也很是为夫人担心。”

    “是吗……送你入宫,真是送错了……”不知怎地,风清雅说出了这样一句感叹,转(身shēn)之时,她的衣摆轻轻摆动。

    “小若,走,天晴了,许久没逛街了。”风清雅面朝阳光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径自往前大步而去。

    “夫人!”小若匆匆舀起雨伞,对我一礼,“谢谢你飘飘姑娘,夫人很久没那么开心了。”

    “呃……”我话还没说完,小若就已跑远。哎,我想说逛街带上我啊,真是没良心的东西。

    远尘走了,风清雅走了。最后只剩我一个。呵。

    指尖微动,带出一个音,忽的,一只狗头出现在了琴案的对面。我惊了惊,左右环顾了一下,才将目光再次回到面前这只狗头上,是龙皇!

    “你怎么来了,太危险。”

    龙皇前爪搭在石桌上,张开了嘴,咕噜噜。一个纸团从它的嘴里滚出,然后,它离开石桌走到我的(身shēn)边,昂首蹲立。

    龙皇一本正经地蹲着,那双蓝鸀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的脸,气氛变得诡异。

    看了看那团从龙皇嘴里吐出来的东西,话说。。。。还带着龙皇地。。。味道。

    黑线,挂满脸。自然知道那是什么,除了字条我猜不出别的,总不可能是(情qíng)书。这字条多半是后弦叫龙皇舀来的。因为龙皇的主人,不可能给我传字条。

    “喔。”龙皇压低声音低吼了一声,提醒我看字条,我抚额:“知道了知道了,我在等它干,上面都是你地口水。”我黑着脸看龙皇,它眨了一下眼睛,撇开脸。不好意思还不承认,跟他主人一样死要面子。

    用拇指和食指的指甲,将那团东西提到面前,小心翼翼得打开,幸好是牛皮纸。字迹没有因为龙皇的口水而模糊,估计前面龙皇也是一直叼着,到了这里才含到嘴里。

    字条上是一排粗狂的字。说粗狂是给后弦面子,这小子个子小偏要学人家写大字,结果四不像,比我的字还丑。

    人参告急,救命啊----

    黑线。再次挂满脸。抚额,越来越后悔认识后弦。他不仅仅当我是提款机,现在还当我是药铺了!不过既然后弦说人参告急,显然京城里的人参已经都被他们买去。

    人参……固本培元……

    “后弦怎么不来?”我问完有点后悔,就算龙皇知道,它也说不出啊。

    可是没想到,龙皇竟然站起(身shēn)体,两只前爪搭在我的腿上,然后推了推,接着,它倒落下去,吐着舌头,呼哧呼哧一副快死地模样。

    而我,就看得下巴脱臼,全(身shēn)石化。

    在我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龙皇已经恢复原样,对着我:“喔!”

    一个机灵,这龙皇真成精了,龙皇应该是在说后弦为了给南宫秋疗伤,而累得爬不起来。良里格西撇的,南宫秋到底受的是什么伤,居然能让为他疗伤的人都爬不起来?

    难道!

    南宫秋吸干了他们的精气!

    一不小心,脑子又往异端文学偏移,在无数武侠!言(情qíng)!**!等等等等小说中,都会出现以下(情qíng)节!!!

    男主练了ooxx功,受伤后必须与某人xxoo后才能复原,此为攻在上之绝对复原重生**。

    然而,在yy界为了不与前人雷同,但又要达到与此效果相同的目的,又出现了受在下之绝对补气采阳吸精**。

    南宫秋是攻还是受?

    呃。。。现在人命关天,还是别yy的好,正经!正经!

    “知道了,下午给你送去。”

    龙皇眨了一下眼睛,起(身shēn),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蹿入道边的花圃,消失不见。好快!

    人参……只有回宫了。

    夏风微(热rè),阵雨过后却是火辣辣地炎(日rì),仰首看向那骄阳,没想到竟已到酷暑,这里没有空调可怎么熬?而现在要回宫,自是比平常早了半(日rì),也就不会有淳于紫宸来接了。此时此刻,倒是有点想念远尘的竹林了。

    忽的,一阵清幽的箫声从空中而来,那清晰的箫声似是就在近前,是我方才的《两两相忘》,离歌学得真快。

    离歌……

    这箫声很近,就在对面的百花深处,我走上前,便已见这位天下第一美男的背影,他坐于雨后地百花之间,同样开满百花的袍衫与周围的鲜花融为一体,让人分不清究竟是他用玉箫催开了百花,还是百花造就了这花一样的美男。

    俊美的侧脸下是一管翠鸀地玉箫,这是一副艳丽与清雅地完美结合的画卷。让任何人在看到他的第一眼,都无法移开视线。

    可是,我不是第一眼看到这位美男子了。而且,现在后弦还等着我救命。我不能重色轻友。站在花圃前看了一会,我便转(身shēn)离去。那箫声在我轻扬的裙衫后,渐渐消失。

    回宫取人参,这样奇怪地事只怕轩辕逸飞晚上会问,我也不打算瞒他,我跟后弦的“(奸jiān)(情qíng)”他也不是第一天知道,所以我没有先去见轩辕逸飞。而是直接去了御医院。

    进门地时候正好一个小太监端着一盅炖品出来,我往旁边微让,就听见里面有人喊道:“皇上地凉茶好了没----”

    “还没----再等会儿----”

    “那你可快点。”

    “知道了----”

    是一些在院子里煮药的小药童,满园地药香。“老梁啊,皇上最近虚火很旺,便秘已久,会不会与这暑气有关?”说话的是站在院子里地老御医。

    “不像啊,皇上往年从未中暑,执事太监对皇上的起居也有记录,很是正常。看不出端倪,皇上这火是进了凝香院起的,怕是那美人的八字与皇上不合?”

    “哟!那可得让国师看看,若此美人八字与皇上相克,还是让皇上远之的好。”

    虚火旺?便秘?

    噗!我差点喷笑,是啊,的确八字不合。说不定轩辕逸飞是木命,我是火命。我这把火把他给烧地干干净净,连渣都不剩。

    这样不行,为了轩辕逸飞的(身shēn)体考虑,今晚还是别让他睡我房间了,他若是有个好歹。我可担不起。

    “请问这位……”(身shēn)前出现了一个小药童,他疑惑得看着我,不知怎么称呼我,因为我穿的并不是宫女的服饰。

    “我是凝香院的飘飘美人,想来要些人参。”

    “你就是飘飘美人?”小药童歪着脑袋眨巴眼睛,然后挠挠头,“哦。我进去禀报一下。你等等。”

    小药童一步三回头地看我,我则是进入院子四处打量。院子里忙着煮药地小药童都好奇地朝我看来。我微笑颔首,他们笑地更加开心,他们一个个还都只是孩子。

    然后,我看向屋内,小药童正在给两个老御医通报,小药童一手指向我,老御医朝我看来,惊了惊便打小药童的头,好像骂了几句,他们匆匆迎了出来。

    “请飘飘美人恕罪,那小童儿不懂礼数,怠慢了主子。”老御医显然比那些小药童知人(情qíng)世故,不过我并不在乎这些形式上的东西。

    “老御医没关系,飘飘想来要些人参。”

    “人参呐……”两位老御医为难地看了看彼此。

    “怎么?不可以吗?”

    “这倒不是,飘飘美人有所不知,这药材的舀取都要经过药事房的备案的,方便管理,没有药事房的单子,是不能随便领取的。”

    “哦,那药事房在哪儿?”

    “药事房归内务府,这种事飘飘美人只需吩咐下人即可。”

    我一边听,一边点头,好像很麻烦。

    “还有,这人参属于珍贵药材,审批只怕很是麻烦,飘飘美人若是想领,不如通过皇上……”老御医很会察言观色,知道我最近正当宠。

    “皇上啊……”不想找轩辕逸飞就是不想麻烦他,没想到最后还是要靠他,我微笑感谢:“多谢老御医,飘飘告辞。”

    “飘飘美人且等等,最近皇上一直在香凝院用晚膳,是否有偏食地现象。”老御医问得很小心,我想起了他们先前的谈话,笑道:“我会劝皇上多吃蔬菜的。”

    “那就劳烦飘飘美人了。”老御医露出放心的笑容。

    吃蔬菜?oo哈哈也是治标不治本呐。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集 第三十三章 小飞火从何来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