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三十一章 长谈解惑(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这两章是用来阐述小飞感(情qíng)历程的,因为是第一人称,小飞以前都是闷葫芦,所以这两章就来解惑。

    那个半梦半醒的吻就是因为在半梦半醒之间,所以按常理是没感觉的,梦幻的效果。还有就是这本书下来吻戏后面越来越多,还要各种各样。。。所以大家请别急。。。。

    一丝冰凉的夜风吸入心肺,那里如同被冰霜侵染,为轩辕逸飞而心痛,为他而悲凉。其实我知道他的寂寞,了解他的孤独,才会有意无意的逗弄他,让他开心,他那副万年不动的神(情qíng)真的让我很不爽。

    静静地,让他拥抱,静静地,将自己的温暖传递给他,这个拥抱如同欠了他六个月,他在我耳边深深地呼吸,在我的(身shēn)上获得他想要的温暖。只是这么简单,我就得到了一颗帝王的心,老天待我不薄。

    我付出的,仅仅是我的关心,我的温柔,和我的快乐,而他给我的却远远比我多得多。

    “逸飞,你这样太便宜我了。”我说,为轩辕逸飞不值。

    “便宜?”他放开我,疑惑地看我。

    我笑得有点坏:“我对(身shēn)边的男人可都这样,你就因为这喜欢我,岂不是亏了?”

    “不。”他反倒变得认真,“正因为你对别人一样如此,我才喜欢你,我喜欢的是你的重(情qíng)重义,若你只对我一人如此。那我真的要怀疑,你对我是不是有目地。”

    “啊?哈哈哈……”捂唇而笑,心里美滋滋的,怎么今晚他说的这些话都这么动听。

    “开心吗?”

    “恩恩!”我捂着唇笑点头。这轩辕逸飞说大实话的时候真可(爱ài)。

    “那你可以为我留下吗?”他轻轻舀下了我捂在唇上的手,忽然间,周围的空气似乎变得暧昧,有什么异样的气息在我与他半尺不到地距离之间流转。

    不知不觉间。我被那双漂亮的,如同黄水晶一般的眼睛吸引,我该答应吗?可是,我还没有准备好……

    “飘飘,我并不是要将你捆在(身shēn)边,你还是可以四处去游历,而且。我现在信任的人只有你,所以有很多事,我会让你去处理,你将会成为这个轩辕王朝的另一个当家人!”

    惊讶,让我张开了唇,轩辕逸飞在说什么?是在许我半臂江山?

    “你出去的时候,我(允yǔn)许你带上后弦,对了,后弦今天怎么没有送你回来?”

    轩辕逸飞终于想到了后弦,我回过了神。可是脑子还在为半壁江山而发(热rè):“他的朋友来了京。”

    “原来如此,他朋友来地真是时候,飘飘,你起来一下。”

    “哦。”我听话地起(身shēn),然后看着轩辕逸飞占据了我的椅子,我眨巴着眼睛,轩辕逸飞坐得还真是堂而皇之,连表(情qíng)都不变。这,这,这也太……

    忽的,他拉住了我的手,非常自然地将我圈入怀中。让我坐在了他的(身shēn)上,神(情qíng)依然不变,而且继续说道:“这小子没钱,所以你才把钱都借给了他。”

    提到钱,我立刻回过神,完全不再去在意自己是不是坐在轩辕逸飞的(身shēn)上,也不在意他的手正牢牢地圈着我的腰(身shēn)。我拧起了拳头:“没错!不过逸飞。我是看在他那个风华绝代的老娘的面子上才倾囊相借地,我是千暮雪的书迷。所以。逸飞,那个……你先借我点,我出去没钱怎么行……”一种罪恶感油然而生,我为了南宫秋而欺骗了轩辕逸飞。

    “呵呵,飘飘,你知道后弦与我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有点紧张,轩辕逸飞居然跟后弦有关系,哎呀你个圈圈叉叉的,难道是双(性xìng)!靠之,老子要跟双(性xìng)的保持距离。不对,小飞要是双(性xìng)也不会吃后弦的醋了。总不可能是父子吧。

    ¥#%¥……想远了。虽然我脑子里一堆yy,但我的脸依然是一本正经,这就叫做人面兽轩辕逸飞没有发觉我已经在开始yy他和后弦的(床chuáng)戏,而是依旧认真地看着我:“我的母后,也姓千。”

    “你,你,你们……”

    “我们是表亲。”

    “啊,啊……”我惊得哑口无言。

    轩辕逸飞唇角一扬:“所以雪姨有放钱在我这里,因为雪姨知道后弦这小子花钱没谱。”

    “那,那,那后弦知道吗?”

    “不,他不知道,他(性xìng)格如此骄傲,知道了还了得!”

    脑中浮现后弦拽拽地神(情qíng),是啊,这小子只是武功高强就整天拽地跟个爷似的,若让他知道自己还是皇亲国戚,那不骑到轩辕逸飞头上去了。

    “飘飘,不要再想那个小子,想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

    “做我的妃。”

    好直接。我低下脸,看向自己手指上那个大大的蓝宝石戒指:“太快了。”

    “我……明白了,那等远尘地事结束再说吧。”

    “远尘……”讲起远尘,我再次陷入烦忧,“抱歉,我好像跟他……说不上话……”

    一只手轻轻地在我的手臂上来回摩挲,似在鼓舞我:“这件事急不来,我也在努力找碧落皇妹。”

    “碧落?远尘的妹妹?”俯视轩辕逸飞,我坐在他的(身shēn)上,高过了他的头。

    他点点头,手肘支在椅子扶手上,撑起自己的侧脸,陷入和我一样的烦忧:“是啊,若是能找到碧落皇妹,或许就能说动远尘。”

    “可是,我感觉远尘不像是那种要夺江山地人。”

    “远尘是无心,可是,有时是(身shēn)不由己。”

    “什么意思?还有人胁迫远尘不成?”

    轩辕逸飞双眉拧地越发紧:“不错,是皇叔地老部下,他们不能算是夺江山,而是复仇,而当年父皇将远尘塞入护国府,也点燃了远尘的怒火,虽说这个世界能者居之,无论男女,但男嫁女,终是心有不甘。”

    “所以远尘被那些老部下一挑拨,就决定反了?”

    “恩。”

    “那你找轩辕碧落远尘知道吗?”

    轩辕逸飞抬起眼睑,望入我地眼睛:“你认为就算我说了,远尘会信吗?”

    我一怔,是啊,远尘会信吗?不会吧。

    面颊上出现一只温(热rè)的手,他轻轻地来回抚摸,很小心,小心地怕惊动我。

    “飘飘,你是我的勇气和信心,当我察觉查抄贾府的风清雅不再是你的时候,我第一次六神无主,夜夜难安。”

    怦!心猛地撞击了一下(胸xiōng)口,那根刚刚恢复平静的心弦,再次被轩辕逸飞拨动。埋下脸,用垂落的长发遮起了烧红的脸,我居然对轩辕逸飞的实话无法免疫。

    “飘飘,今晚我还能留下吗?”

    捂脸,轩辕逸飞这个白痴为什么总是问这种直接而让人难以回答的问题,搓了搓脸,抬起头,长长吸了口气。佛说:要把握当下。

    当下,一个全心全意(爱ài)我的男人,一个我还(挺tǐng)喜欢的男人,一个活生生的,而且长得像男人的男人,我为什么要推拒?

    给他一个机会,也是给我一个机会。

    我在他(身shēn)上转(身shēn),咬着下唇瞪着他,浑(身shēn)的煞气如同熊熊的火焰让轩辕逸飞一下子怔愣。

    “下次不许在我睡觉的时候偷亲我!”我郑重警告,他吻的那么投入,我却没感觉,到底是谁亏了?

    “我……”轩辕逸飞垂下了眼睑,长长的睫毛遮盖住了他那双晶晶亮的眼睛,“我当时看你为我研究地图而不眠,一时(情qíng)不自(禁jìn)……”

    “不许(情qíng)不自(禁jìn),我都不知道!”我捧住了轩辕逸飞的脸,在他的唇上“吧唧”。就是一口,“这样才公平!”我跳下轩辕逸飞的大腿,红着脸,咧着嘴,开心地像个孩子偷了糖。

    因为轩辕逸飞被我亲地彻彻底底变成了木头人。

    这晚,小飞再次回归卧榻,可是睡大(床chuáng)的我却是如何也无法入眠,轩辕逸飞这个存在因为他的告白而变得明显,就连空气也渀佛变得稀薄,不够呼吸。

    “看来明天要派别人送你去护国府。”黑漆漆的房间里传来轩辕逸飞的声音,他还在想着我的事。

    “我不喜欢陌生人。”翻个(身shēn),面朝墙壁。

    “那紫宸如何?”

    “淳于紫宸?他不会嫌麻烦吧。”

    “不会……”某人的声音带出了困意。

    静静的夜晚,是轩辕逸飞静静的呼吸,我缓缓睁开眼睛,轻轻转(身shēn),借着淡淡的月光偷偷看向卧榻上他的睡脸,那样沉静,那样安详,轩辕逸飞,这位轩辕王朝的帝王,这个曾经被我视作冰山,石雕的人,而今,却将那颗炽(热rè)(热rè)的心给了我。

    谢谢你(爱ài)我,轩辕逸飞。

    别高兴,今晚无事,明(日rì)还要遇到小南小朋友。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集 第三十一章 长谈解惑(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