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二十九章 半梦半醒迷离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感谢亲们的支持,今晚有点晚,明晚不会了。月票300的第二更将在明天中午,老时间,老地方,嘿嘿。

    我……不厚道。。。可是……好不想承认自己的错误啊。。。。

    头又开始胀痛,烦躁地将桌上的两幅地图揉成了一团,当我看见混合在一团的两块破布的时候,我一怔,说不定……

    对!

    匆匆将地图铺在了桌上,然后将那块绸布铺在了地图上,近乎透明的绸布映出了下面的地图,而那七个红点,赫赫然地成了七个地点的标记!我有些吃惊。

    虽然还不知道这个方法是否正确,我先按照这七个红点的位置将那几个地点圈出。除了城外的三仙山,还有奇怪的民宅,寺庙,和商铺,而让我惊讶的,还有护国府,和皇宫!

    似乎三仙山,护国府,皇宫比较靠谱。

    趴在桌上盯着那七处地点,眼睛快成了斗鸡眼,其他地方又代表了什么?难道那里有远尘的人?那为何要分散?

    好奇怪……

    头越来越沉,模糊的视线里,是摇曳的烛光,似乎……真的很晚了……我居然打瞌睡了呢……

    朦胧中,有人抽走了我手臂下的地图,我皱了皱眉,转了个方向。模糊的视线中,是熟悉的白色的龙袍,我闭上了眼睛,再次陷入沉睡。

    “这是……”

    “地图……”我艰难地睁开眼睛,昏昏(欲yù)睡让我浑(身shēn)没有半丝力气,从唇里吐出的声音,也是飘渺而空洞,伏在桌面上。半开的视线里只有那垂落在面前的地图。

    “飘飘……”有人抚上我的发,那一下又一下温柔的,似有若无地触碰犹如儿时母亲的轻拍,将我一步一步推向大脑的深处,那里。我看到了一片昏黄的阳光,阳光很刺眼,我想睁眼,却是如何也睁不开。

    一个黑影挡住了那片昏黄的阳光,他站到我地(身shēn)前,我想看清他的容貌,却是如何也看不清,但是,我知道,我认识他。因为他的味道,很熟悉。

    他慢慢俯下(身shēn),我依然想努力看清他的样貌,一个吻,就那样来临,轻轻的,如同羽毛,又如同飘雪,落在了我的面颊上,我不再努力睁眼。而是呆呆地站立,感觉着那个停落在自己冰凉的面颊上的吻。

    吻,很烫,可那份(热rè)烫却又带着一种特殊的温柔,这份温柔的(热rè)度慢慢地在我地面颊上化开,半边面。开始变得熨烫,很有趣,一半冷,一半(热rè),(热rè)到已经忽略了那个吻的存在。它在催开了我半面花开的同时,也消失在那片(热rè)火中。我抚上了自己(热rè)烫的半边脸,笑了,是谁给了我这个半面红妆?

    夜风清新,吹散烦愁,吹醒了我这半梦半醒人,慢慢睁开了眼。那片昏黄的阳光变成了摇曳的烛光。渐渐清晰的视线里,是一缕缕乌黑的青丝。

    那片青丝占据了我全部的视线。如同一块泛着淡淡的紫地绸帕遮盖住了我的眼睛,鼻尖是那熟悉的如同幽谷米兰的清香。

    是轩辕逸飞……

    面颊上有什么在离去,那一处被夜风沁染,泛出了一丝凉,是什么?

    青丝微动,轩辕逸飞的脸渐渐从视野的边缘浮现,他慢慢地,慢慢地落下,如同(日rì)食,直到完完全全占据了我地视线,和我面对面,近在咫尺。

    “醒了?”他问。声音是那么地轻,可却为何震动了我的心?我呐呐地看着他琥珀的双眸,里面温柔如水。

    “今后困了不必等我。”他再次抚上我的面颊,那份轻柔如同在抚摸一副心(爱ài)的画卷,他用手背,轻轻地,慢慢地刮过,来到我地耳根,皱了皱眉,“怎么没耳洞?”他轻轻的揉捏着我的耳垂。

    心跳开始不知不觉加速,从半梦中方离,无法及时清醒便堕入轩辕逸飞这温柔的似是无意的触碰。

    “难怪你从不戴耳环,你戴上会很好看。”他(身shēn)形微动,我呆呆地再次看着他离开我的视线,茫茫然的大脑渐渐恢复运作,难道刚才地不是梦?

    忽然,那个熟悉地(热rè)烫的吻出现在了我地耳根,瞬间,我跳离了桌面,惶然看向站在(身shēn)边的轩辕逸飞,他(身shēn)体微弯,手依然贴附在我的颈项,似乎没有料到我的躲避。

    “我……”一时间,我不知将视线落在何处,只觉得自己左边的面颊和耳根很烫,烫得心烦意乱。颈侧的血脉也在那只并不(热rè)烫的掌心下,开始燃烧。

    静静的空气里,他缓缓站直了(身shēn)体,可是,那只手掌却始终未曾离开,似乎在说:我不想离开。

    他,没有说话,是不是在等我开口?可是,我又该说什么?

    “逸飞……我……”

    “你叫我什么?”他迫切地打断了我的话语,慌张中,我不敢仰面看他的神(情qíng):“对,对不起,皇,皇上。”

    “不是,是逸飞。”

    他在高兴,他竟是在为这个昵称高兴,心,跳得越来越快,有些事(情qíng)不敢去想,纷乱的大脑里,变成了一团乱麻。

    “你心跳地很快,为什么?”

    他察觉到了我的心跳,是啊,他的手就在我颈边,可他,却在装蒜。心里有点气,猛吸一口气后,努力回归平静,拍开了他的手,顺手理了理耳边的发丝:“我决定了,我愿意做你的官。”我慢慢地,侧过脸,看向轩辕逸飞,视线相触,他却猛然俯下了(身shēn)。

    他那张赫然出现在眼前的脸,让我下意识地收住了呼吸,他仔细地,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脸上是他从来未曾出现的焦急,那双琥珀的眸子里,卷起了飓风,那旋转的飓风吸住了我的视线,让我无法逃离。

    “晚了。”他的话语化作(热rè)气拂过我的唇,鼻尖相触的距离,让我无法忽略从他(身shēn)上而来的一种强烈的压迫感,“现在,我不会再放你走了。”

    “诶?”当我惊讶地吐出这个字时,吻瞬间而来,它堵住了我的唇,也堵住了我的话,堵住了我的思路,堵住了一切我还来不及去思考的东西,那些纷乱的,在脑中四处乱窜的电念被这个吻全部堵在了那个狭小的空间,让我昏昏沉沉,渀佛又回到了半梦半醒的迷离中。

    温柔的吻,如同温柔的海浪,拍打着你唇中的每一处,可是,它瞬间又化作了凶猛的龙卷风,将你用力地卷入它的(身shēn)体,让你离开地面,无力的你只能任由它欺负,任由它肆虐。直到他卷走了你的呼吸,吸光了你的空气,它才慢慢地消散,又化作了(日rì)光下轻柔的海风,一点,一点地撩拨你的心意。

    不知何时,我已经蜷缩在了椅子上,喘息地看着轩辕逸飞慢慢离开我的唇,让我获得足够的空气,他轻轻地吻着我的面颊,我的额头,我的鼻尖,轻柔的吻如同调皮的蜻蜓,时而停落在此处,停落在那处。

    “飘飘。”最后,他将我揉进他的(身shēn)体,重重地按着我的后脑,让我听他那急速而有力的心跳。

    世界,是那样地安静,静地只有我一人抱腿蜷缩,静的只有我一个人渐渐恢复平静的呼吸,静得只有那“砰砰砰砰”为我而跳的心跳。

    “留在这里,做我的妃。”他说。可是,这句话却被他那如同擂鼓的心跳覆盖,变得轻飘而无力,他这颗跳动的心又在说什么?

    “因为我很特别?”我问。

    “是,你很特别。”他答。

    “哼。”我冷笑,拥住我的力量瞬间放松,他扣住了我的肩,抬起了我的下巴,不解地看我:“你笑什么?”

    “你们都一样,都一样……”我撇开脸,缓缓从椅子上离开,颓然离去,他们都一样,都一样,只是因为我特别,是啊,我多么特别,能重生,呵呵,多么特别,国宝都没我特别!

    “飘飘!”他猛然扯住我的胳膊,“你在说什么,什么你们都一样?”

    我回首,涣散的视线里渐渐出现了南宫秋:“你们都一样,只是因为我的特别,而想拥有我,控制我,只是因为我的特别……”无限落寞从心底涌起,被众星捧月谁不想?可我不想是因为我的这份特别,而让他们看不到真正的我,最后他们喜(爱ài)的是特别这两个字,而非我!

    “飘飘,你在胡说什么!”轩辕逸飞有些焦急地将我扯回他的怀抱,“对不起,是我吓到你了,之前,我一直克制自己,因为你很倔强,你不像别的女人,你要的是尊重和平等。可是,当我看到你为我解开地图之谜彻夜不眠的时候,我,我……呼……从未有一女人如此对我,我明明知道你不喜欢,可是我还是忍不住这么做了,对不起……”

    静静的,站在他的怀中,他今晚,这个一直惜字如金的轩辕逸飞,说了好多……

    抱歉,要铺垫一下,感(情qíng)是不能一下子升温滴,那叫做一夜(情qíng)而非两(情qíng)相悦里。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集 第二十九章 半梦半醒迷离间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