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二十七章 伤重的南宫秋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月票300的加更将在周一,周二,周三中午依次放出。谢谢大家的支持。所以,这周将看到小飞飞和小舒舒的H,南宫党就把这段当作女主初恋或是异国(情qíng)缘看吧。

    渐渐的,离开了闹市,来到一条小巷,巷子里,到处都是乞丐,他们看见我有的窃窃私语,有的来扯我的裙摆。

    “姑娘----行行好----”

    “汪!”龙皇将他们((逼bī)bī)退,我才得以前行。南宫秋那么喜(爱ài)干净的人,会住在这里?

    “汪!”龙皇停在了一间门户前。两边还是有不少乞丐,可是较之先前看到的,显然年轻地多,而且精神地多

    “汪!汪!”龙皇又叫了两声。

    吱呀,门开了一条缝,出现一只眼睛。

    “汪!汪汪!”

    门立时大开,出现了一个老乞丐,他将我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喂,你怎么带了个女人回来!你主人要的是药……”龙皇没有理这个老乞丐,昂首(挺tǐng)(胸xiōng)地跨进了门,老乞丐满脸黑线,虽然他本(身shēn)已经很黑了。

    “老刘,现在连狗都看不起你罗。”门边的乞丐纷纷取笑老头,我有种奇怪的感觉,难道我来到了传说中丐帮的地方?

    “汪!”龙皇又叫了一声,我看过去,他站在院里等我,我也跟那老乞丐一样。满脸黑线,这年头,人听狗的。。。。。

    “老刘。你没认出来?那狗带回来的可是一财神爷。这狗精着呢。”

    “财神……爷?”

    “那不就是飘飘姑娘吗。”

    “哟!还真是财神爷……”

    这是一个四合院。龙皇将我带进正北地大屋,屋内左右两边的房门都紧闭着,正屋里坐着一个衣着干净却是落着补丁的老者,他先是看见了我,立时惊起:“什么人!”

    老者白须飘然,这一声厉喝,立时杀气四起。

    “汪!汪!”龙皇站到我地面前,老者杀气锐减,看了龙皇一会。再上上下下将我打量一番,忽地,一个小乞丐在老者耳边嘀咕了一番,老者看着我地目光由打量转为惊讶。

    “没想到你是……老夫明白了。”他看向龙皇。“你找她来是帮忙?”

    龙皇看了老者一会,掉转头走到左边紧闭地门前,后腿曲起,端坐在门前。难道那门后是……

    “飘飘姑娘。”老者的声音唤回了我的视线,他伸出手,“姑娘是皇上的(爱ài)姬,(身shēn)份不俗。请上坐。”

    愣了愣。老者的笑容很慈祥。

    “哦,谢谢。”随手将菜篮放于方桌。拾裙而坐。

    “恕老夫直言,那狗儿怎会认识姑娘?”老者举手投足都颇具长者之风。

    “老人家误会了,是那狗儿偷人家包子,我见可怜,便替它付了包子钱,它便带我而来。”现在(情qíng)况未明,还是不要承认认识龙皇的好。

    老者点点头:“姑娘真是善人,不瞒姑娘说,这狗儿的主人(身shēn)受重伤,我家帮主和各位长老……”

    “帮主?长老?”果然是丐帮。

    “这……”老者脸上一阵青白,似是说漏了嘴,赶紧小声道,“不瞒姑娘说,我们正是江湖第一大帮丐帮,这里,便是京城分舵,还请姑娘严加保密。”

    我点头,这老头没什么心机,太实诚。

    “这狗儿的主人受的不是一般地伤,需要上好的药材浸泡和上乘的内力不间断地输送,哎,帮主和三位长老已经为他疗伤整整三(日rì)三夜了。”

    心中一惊,南宫秋这次怎么伤那么重?他为什么不好好过他的(日rì)子,非要把自己折腾地半死不活呢!

    不行,我要看看他伤得到底怎样。心跳怦怦加速,却在起(身shēn)之时犹豫,看了又如何?我又帮不上忙,反倒暴露自己,南宫若是知道我就在他地面前,他还能安心养伤吗?现在既然有他们的帮主和长老,我应该放心才是。然后做自己能做的,才是真正地帮了南宫啊。

    “这狗儿也是真(性xìng)(情qíng)的狗,听说我等将银子用完便出去为我们偷食,仅管我等屡次阻止,可这狗儿(性xìng)格固执,便由得它去了,今(日rì)它将姑娘带来,定是希望问姑娘借钱,以治愈它的主人。”老者看向龙皇,面露赞叹。

    然后,他看向我:“姑娘请放心,我丐帮是守信大帮,这狗儿的主人也是守信之人,将来定会将银子归还姑娘!”

    原来如此,奇怪,南宫秋为何不回护国府?难道这次受伤又不想让风清雅知道?

    “老人家,我知道了。”我抬手摘珠钗,“不行,首饰缺了皇上会起疑,老人家,我带这狗儿去取钱。”

    “那老夫就替这狗儿的主人多谢姑娘了,还有,还是请姑娘保密哪。”

    “请老人家放心,今(日rì)之事我不会与任何人提起。”老头安下了心,我起(身shēn)看向龙皇,“喂,走了!”

    龙皇扭过头,冷冷看着我,显然对我叫他喂很不满。

    “姑娘,这狗儿只听它主人地命令,只怕……”老者面露担忧,“不如让老夫派两个小乞丐……”

    “没关系,老人家,这狗儿懂人话。”整件事我希望接触地人越少越好,也希望今天结束之后,便将此事彻底了解。

    再次看了一眼那扇紧闭到底房门,抑制住自己那份担忧和急躁,其实自己明白,是害怕看见受伤的南宫,想起他(性xìng)命垂危地模样,只怕从此心中难安,好不容易得到的平静生活,也会就此打破。南宫秋,不是我不关心你,实在是对你有点感冒,不敢招惹你啊。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只有南宫秋和轩辕逸飞两个男人摆在我的面前,我会选谁?我想,我会选轩辕逸飞。因为南宫秋亦正亦邪,时而是温柔的天使,时而是邪恶的魔鬼,让我恐慌。

    女人要的是什么?其实还是一个能给自己安全感的男人,尤其是我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异世界。不恐慌,不害怕,不寂寞是不可能的,只有自己明白自己是在硬撑,是在学会忘记,努力重新回到简单,简单地去看每一个对自己好的人,不然又像南宫秋,让我心伤。

    南宫秋他只想控制我,因为我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是个异类,是个稀有品种,他就像收集一件上古的古玩一样,将我绑在他的(身shēn)边,乖乖地供他玩赏。可惜我不是一个喜欢做摆设的女人,所以我跟南宫秋,永远是“敌人”。

    龙皇老老实实地跟在我的(身shēn)后,这让那老头很惊讶。老头跟我要了五位数,因为很多药材都很稀少。看来南宫这次伤地很重。

    “我带你去见后弦。”出了那条弄堂,我才跟龙皇说,龙皇扬起脑袋,那双不怎么精神的眼睛里闪出了锐光,它认识后弦,看它的样子,似乎还很熟。

    穿街过巷,就看见了自己的马车,走近时,便见后弦悠哉游哉地靠在车边看小说,真是让人寒心,我不见了他也不找找我,还有心(情qíng)看书!

    “小弦子!”

    后弦一惊,放下书一眼看到了我,立刻笑迎上前:“夫人,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你难道不担心我被绑架?”

    “谁敢绑架您老人家啊。”后弦嬉皮笑脸,“我看不到你就想你肯定是去玩了,你不厚道,不带上我一起,肯定嫌弃我是太监……”后弦倒是怪起我来了,真是**(裸luǒ)的污蔑。

    “恩?什么东西?”后弦面露疑惑朝下望去,看见了龙皇,“龙,龙皇!”龙皇正用脸蹭着后弦的裤腿。

    “夫,夫人,你,你怎么跟龙皇一起?”

    “嘘!”我立刻看看左右,都是行人,人越多的地方,反而越安全,我上了马车,后弦赶紧跟上,龙皇也跃了进来,躺在后弦的(身shēn)边,脑袋无精打采地靠在后弦的(身shēn)上,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那是伤心的声音。走个过场,----!!!因为今后她不再出现,所以无厘头些,嘿嘿。

    。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集 第二十七章 伤重的南宫秋玥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