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十七章 脱光,脱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当我醒来的那一刹那,我看见了轩辕逸飞的手指,那白皙的,修长的,就像那天生就是用来弹琴的手指,在他右手的无名指上,是一个宝蓝石的戒指,蓝色的宝石,花的形状,就和他的睡袍一样的花纹。

    第一次那么近的,细致地看着他的手指,原来轩辕逸飞,戴有戒指。

    慢着!轩辕逸飞在我的(身shēn)边,他在我的(床chuáng)上!

    “啊!”我终于清醒过来,惊跳起(身shēn),往(身shēn)上看了看,小太监衣服还在,才放下了心。糟了,我又把轩辕逸飞忘了,他可是皇上。

    偷偷向他看去,他依然看着自己手中的书,在我看向他的时候,他悠然地翻了一页,眼皮始终没有抬起。

    “朕不喜欢打呼噜和睡相差的女人。”他淡淡地说着,始终没有看我一眼,“你没有这两个习惯,所以朕今后会每天来这里。”

    我慢慢地张开了嘴,惊讶地看着他那书后若隐若现的脸。

    “好让你跟皇后有个交代。”他放下书,半垂着眼睑看着我,我再慢慢合上嘴,垂首跪坐在墙边,这次有点骑虎难下了。

    “你脚上的伤最好别让人看到。”

    “是……”

    “以后朕没睡,你也不能睡。”

    “是……啊?”我扬起脸惊愕,他这跟折磨我有什么区别?

    一束(阴yīn)冷的目光从书后而来,我瞬即低头:“是……”也对,他是皇上。哪有皇上不睡,妃子先睡的。除非这妃子是皇帝心(爱ài)之人,言(情qíng)书都这么

    妃子睡着后,然后批阅奏折到一半地皇帝就会过来,怜惜地摸摸她的脸,亲亲她的嘴,再回去办公,可怜的皇帝。可是轩辕逸飞不是。他是在看书啊!凭什么也要我陪着熬夜?早知道刚才就别醒了。

    寂静的房间里是轩辕逸飞时不时翻书的声音,我便盘腿坐在(床chuáng)脚打瞌睡。一下没一下地点头。轩辕逸飞太强了,当初我以为他是木头变的。现在他绝对是铁变的,怎能不睡觉?难怪白天总是耷拉着眼皮,原来是在打瞌睡。

    迷迷糊糊之间,我进入了一个白雾迷蒙地世界,白茫茫的空气里弥漫着淡淡地花香。飘渺地雾气之间有一个(身shēn)影。

    “喂----你能不能带我离开这里----”我朝他喊,他没有理睬我,我朝他跑去,云雾在我(身shēn)边散开。隐藏在云雾后面的人变得清晰,原来是个(身shēn)穿白衣地男子。他正背对着我。

    玄墨的长发披在他的(身shēn)后,沾染着淡淡的露珠。

    “请问……怎么从这里出去?”我问他,他缓缓转过(身shēn),我吓了一跳,面前的男子没脸。

    他没有眼睛。没有鼻子。也没有嘴,没有五官的脸就像是尚未完成的画。他朝我走来。低下头,用那张没有五官的脸注视我良久,然后轻轻执起我的手放到他地脸上。

    茫然间,我用食指描绘出他的眼睛,然后是细眉,再是鼻子,最后是嘴唇,当我画完的时候,我愕然发现,自己居然画的是南宫秋。

    “呵……我们只是凡人……”南宫秋苦苦地扯起嘴角,“只是……凡人……”

    心中百感交集,没想到当初那因愤怒而化的诅咒却让南宫秋一蹶不振。他失去了往(日rì)地温柔,失去了面对我时地邪恶,是我将有棱有角的南宫秋变成了一块什么都不是地圆石,将邪恶霸道的野狼变成了家狗。

    “对不起……”我摸上他的脸,然后将那五官擦去,面前的男子再次变成了无脸男。

    我再次重新塑造他的五官,这次出现在面前的却是轩辕逸飞,他睁着那双琥珀晶亮的眼睛看着我,我满意地淡笑,还是与自己没有关系的轩辕逸飞好,相对于南宫秋,轩辕逸飞无疑还是陌生的。

    应了那句话:距离产生美感,所以对轩辕逸飞我一直存有好感。

    “你刚在说什么?”他忽然问。

    我笑了,果然是轩辕逸飞,在梦里都要审问我。我扬起唇角,不回答。

    他侧了侧脸,挑起了一边的细眉:“风清雅想用你来引开我的视线,可惜他没想到现在你成了我的人。”语气里带出轩辕逸飞的得意,我开始不解,怎么梦里的轩辕逸飞也知道这么多,智商超乎常人。

    “你……说什么?什么转移视线?”

    “哼……”他轻哼了一声,缓缓走到我的面前,俯下(身shēn),张开了唇,我呆呆地看着他那张俊美的脸靠近,当那透着淡紫的光华的长发滑过我的眼前的时候,他吻上了我的唇,我僵立着,在梦里我无法反映,这是梦……

    一个没有任何(情qíng)愫的吻,很淡,淡的我没有感觉,那仅仅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吻,我皱了皱眉,这样让我觉得自己像个玩物,我推他,他离开我的唇,然后用他那双总是耷拉的眼皮看着我。

    他抬起了手,扯开了我的衣带,我怔怔地立着,直到他将我的衣衫全部褪去,一只冰凉的手从我的颈项开始,慢慢往下,他说了一声:“不错。”

    他将我当做了物品,我拍开他的手,空中出现了一块大大的被单,扯下被单盖在自己的(身shēn)上,瞪着他:“讨厌!”

    倏地,轩辕逸飞便在我眼前消失,整个世界再次只剩我一人。

    云雾渐渐散开,耀眼的阳光从云端而落,刺中了我的眼睛,下一刻,我就从这个朦胧的梦境中醒来。

    眼中映入了那古色古香的陈设,是我的房间。

    枕边,空无一人,轩辕逸飞走了?

    太好了,他终于离开了。我将被单裹紧继续睡觉。

    慢着,怎么有种怪怪的感觉,(身shēn)上……猛然惊醒,我摸了摸自己的(身shēn)体,这里,那里,没有,什么都没有,小太监衣没了,缠在(身shēn)上的被单也没了。

    轰----一声惊雷。

    我立时跳起,在(床chuáng)上翻看,干净,非常干净。

    呼----应该是轩辕逸飞不想让人看见我穿着太监装,引起别人的怀疑。晕死,难道那个梦境是半真半假?

    黑线,瞬即从上面垂下,一团黑气开始在我的头顶像毛线团一样缠绕。郁闷啊,每次都在自己迷迷糊糊的时候被陌生男人看光光。

    第一次是南宫秋,他要给我接骨也就罢了。

    第二次是轩辕逸飞,他脱得比南宫秋还要干净。

    眉角开始抽搐,我怎么就这么倒霉。不行,找个机会要把他们通通看回来!

    当新的妃子入宫和皇上洞房之夜后,第二天都要去给皇后娘娘请安。但因为我什么都不是,所以便连请安的资格都没有,这在别人看来是一件无比凄楚的事(情qíng),但对我而言,无疑是好事,不用早起。

    舒舒服服睡到下午,四个小宫女进来给我洗漱,舀来了衣服,首饰等等物件,原本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衣柜,梳妆台被填满。

    无意间,我看见了一盒药膏,打开,(乳rǔ)白的药膏让我想到了某种东西,那种给男宠专门准备的东西。

    “这个……是做什么用的?”

    小宫女奇怪地看了我一眼:“飘飘美人出(身shēn)百花宫会不知道?这是凝霜膏,可以让伤口快速愈合,并有修复细嫩皮肤的作用。”

    “伤口?”还是想不通,我又不是受受,哪里来的伤口?忽的,我想了起来,女人初夜有的也会伤地很厉害,原来如此……正好舀它来擦脚。

    “飘飘美人如果没什么事,翠荷出去了。”

    “哦。”

    看翠荷离开,我迅速将这个什么凝霜膏涂抹在脚上,立刻,如同冰霜沁染脚心,舒服啊。

    可是很快,我发现我在这个皇宫是没地位的,就连宫女,都看不起我,甚至连午饭都没给我送来。

    肚子饿,脚又痛,没人服侍,没人关心,想出房门的时候都听见不远处宫女们窃窃私语,说自己居然成了一个青楼女子的丫鬟。

    到了这个时候,我再不怒那我真是犯((贱jiàn)jiàn)了。拉月票票广告,粉红票票就是月票票,多谢大家的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集 第十七章 脱光,脱光!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