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十五章 欠冻的纨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小纨羽要听笑话,就将给他听呗。

    想了想,随便说道:“从前有个卖糕的,叫卖叫地有气无力,喉咙嘶哑,好心人就问他,你怎么有气无力的,卖糕的就说,我饿啊。好心人就奇怪了,你饿就不能吃糕吗?卖糕的就悄悄说,这糕是馊的,吃不得。”

    大(殿diàn)传来轻悠悠的笑声,纨羽笑道:“呵……卖糕之人不吃糕,是因为他将馊的糕拿出来卖,真是(奸jiān)商。可是,飘飘姑娘,这个笑话没你上午的精彩,飘飘姑娘有所隐藏,这酒……本王子不喝。”

    “……”真有你的。

    我也不再举着托盘,而是将托盘放到了他的桌上,抬眸,纨羽的眼中划过一道促狭,他挑起了眉,淡金色的长发在烛光下闪现着迷人的流光。

    我眨了一下眼睛,开始慢慢说道:“从前有只熊很无聊,最后……他无聊死了。”面无表(情qíng),神(情qíng)冷淡。纨羽愣了,确切地说,整个大(殿diàn)的人都愣住了,华丽丽地冷场,整个大(殿diàn)只有冷风阵阵。

    有人开始小声说话:“这……就没了?”

    “这算哪门子笑话?”

    “不不不,我觉得这笑话有意思。”

    “嘿!经你这么一说,这笑话还真有那么点意思。”

    “你们有没有觉得有点冷?”“好像……的确没刚才那么(热rè)了。”

    纨羽拿起了酒杯,轻抿了一口,放下。唇角一扬:“不够。”

    你个无敌M的(M:**中被虐待地一方代称),就这么欠冻?好,老子今天就满足你!

    “这只熊无聊死的故事很快就被传开,一直传到极寒之地的雪熊(北极熊,这个世界叫雪熊)那里,雪熊也很无聊,但是他想,我不能无聊死啊,太丢脸了,于是他开始数自己的毛。他拔一根,数一根,数一根,拔一根,它把全(身shēn)的毛都拔光,北风吹来,他打了个哆嗦,说:好冷,最后,他就被冻死了。。。”继续面无表(情qíng)。大(殿diàn)里持续冷场。

    “噗!”一个人喷笑而出。

    “冻死了,哈哈哈……”

    “这熊可真是蠢,哈哈哈……”

    “不不不,我感觉越来越冷了。”

    “我也是。”

    纨羽笑着又喝了一口。勾魂的眼睛电力四(射shè),通通被我的寒气((逼bī)bī)回,要说冷笑话,本(身shēn)就要够冷。

    “你若是还能接着这只熊说,本王子就将酒全部饮下。”

    “纨羽王子。您跟这熊有仇还是被熊袭击过?这都死了两只了,您还不死心?”

    “你说呢?”纨羽挑挑眉,对我眨眼,居然勾引我。我闭上了眼睛,覆又睁开:“雪熊的死也很快传了开来,和第一只熊一样,成为熊类的笑柄。但是,丛林里的熊也很无聊。

    熊甲就对熊乙说:我们不能这么无聊,会无聊死地!熊乙听了也很怕死。然后说:可是我们也不能拔毛,到冬天会冻死的。(胸xiōng)甲和熊乙就开始动脑筋,很快,熊乙想到了个方法,说:我们讲笑话吧,熊甲说:好。

    然后。熊乙开始讲笑话。结果越讲越冷,越讲越冷。最后,它把熊甲给冻死了。原来熊乙讲的,是冷笑话……”

    “哈哈哈……没错没错,这才是本王子想听的笑话。”说罢,他仰头喝光杯中酒,这家伙是犯((贱jiàn)jiàn)受?非得骂他才爽。

    紧接着,整个大(殿diàn)也笑了起来。

    “嘶,这笑话有意思啊。”

    “不对不对,我觉得这笑话精彩就精彩在最后一段,你们忘了,方才我们在听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冷……”

    “哦!方大人这话可真是点醒梦中人呐。”

    “轩辕国主!”忽然,纨羽朝轩辕逸飞一礼,“这美人可能赐予本王子?本王子愿用三个美人交换。”

    恩?一天卖两次!怎么感觉像是那个好友买卖的游戏,(身shēn)价越卖越高。

    我立刻转(身shēn)向风雪音的方向,继续垂首,眼观鼻,鼻观心,卖给谁都无所谓,反正不会妨碍我逃跑的计划,只希望快点结束,好让我开溜。

    “皇上不可。”听风雪音的语气轩辕逸飞还真想把我送给纨羽?也对,风雪音送的,他哪里敢要。

    “哦?为何不可,这美人是护国夫人送于朕,便是朕地东西,朕愿意送给何人便是何人,更何况纨羽王子是轩辕王朝的贵客。”

    “皇上,这是清雅的一番好意,您怎能……这恐怕不妥。而且皇上自登基以来,一直后宫虚空,仅紫妃和陌妃,即使玩乐也颇觉冷清。”

    轩辕逸飞不再说话,他本就是一个不怎么喜欢说话的人。风雪音地意思很明显,不想把我送给纨羽。

    “皇后,你这是让朕为难,纨羽王子开口向朕要人,朕怎能如此小气?”

    “纨羽王子。”风雪音开始向纨羽进攻。

    “皇后娘娘。”

    “飘飘姑娘深得本宫喜欢,本宫实在不舍少了这么个说笑话的人,不如本宫送王子六位美人作为补偿如何?”

    嘿!先是三个换一个,再是六个换一个,老子(身shēn)价倍长啊。不过奇怪的是风雪音当着轩辕逸飞的面说欢喜我,那岂不是就承认了我与她的(奸jiān)(情qíng)?整件事我是越来越不明白了。这……既然皇后娘娘喜欢,本王子也不好强求了,但本王子要求飘飘姑娘继续顺着先前地笑话说下去,若是还能说出一个与之前相连的故事,本王子便放弃,如何?”

    我说……这纨羽该不是被熊XXOO过吧?死了这么多还不甘

    “飘飘,还不说。”风雪音的声音总是很温柔。

    “是。”我再次转向纨羽,抬眸,纨羽朝我抛了个媚眼,愣了一下,还真被电到了:“自从熊乙被熊甲冻死后……冻死后……”

    “冻死后怎样?”

    “冻死后它就再也不说冷笑话,很快就到了夏天,丛林里所有的熊都觉得很(热rè),想叫熊乙说些冷笑话来降温,但熊乙怕把所有的熊都说死,就独自离开了丛林,坐在河边唉声叹气。

    然后,有一个猎夫经过,看见熊乙唉声叹气就问他怎么了?熊乙就把所有的事说了一遍,并说现在大家都很(热rè),却不知道该怎么办?猎夫就说:这个简单,只要把熊皮脱了,就凉快了,然后到冬天就再穿上,就不怕被冻死。

    熊乙觉得这个办法非常好,于是就带着猎夫去丛林。最后,这个林子的熊全都死了。。。。”这下你满意了吧,一林子熊全死光光。

    “哈哈哈……哎哎,真是可惜啊。”纨羽又笑又叹气,“可惜本王子与飘飘姑娘无缘啊……”

    “多谢纨羽王子垂青……”我再次恢复先前乖顺的模样。

    “飘飘,可以了,你先下去吧。”

    “是……”起(身shēn),走人。

    这些人真是犯((贱jiàn)jiàn),被冻一次不够要多冻几次。

    先前的宫女立刻走到我地(身shēn)边:“姑娘这边请……”

    她们将我引出了宫(殿diàn),然后到了一个浴池,我呆愣片刻,便知道她们要做什么。

    半柱香后,我就被裹成毛毛虫扔到了一张(床chuáng)上。看装饰,好像不是轩辕逸飞的寝宫,比较简单朴素。也对,皇帝的寝宫哪是随便可以睡的,更别说我还是个烟花女子。

    等人全部**,我一个骨碌就爬了起来,披着被单先在房间里翻了翻,丫的,一件衣服都没有,连剪刀等利器都没有。幸好现在是夏天,我扯了(床chuáng)单就把自己裹了裹,裹出了一个希腊女神的样式,然后在大腿部开了个叉,跑起来方便。

    将枕头塞进被子,放下帐幔,轻轻打开窗,看看四下无人就蹦了出去,跑哦!

    光着脚小心翼翼避开侍卫,左看右看找到了一处假山,这地方还真没来过,毕竟轩辕逸飞住地是皇宫,我当初也不是每个角落都走遍地。

    躲在假山后绞尽脑汁,这(身shēn)上没有值钱的东西怎么(诱yòu)惑小太监过来打劫他衣服?

    绕了三圈半,想出一个馊主意,声(诱yòu)太监。

    《八夫临门》所有人物形象都由林肯公主帮忙打造,非常感谢公主。人物形象发在她地《(春chūn)宫乱漫画版》中,《八夫》下有直通车,欢迎大家去逛逛。

    。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集 第十五章 欠冻的纨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