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十二章 给踢场的人讲笑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音乐声骤停,四个街口涌出了人,富贵广场的四角分别是京城最豪华的两家酒楼和两家茶楼,这里面的人都是有(身shēn)份,有地位的主。

    “哟哟哟,这是奔丧呢,白花花的一片啊。”终于,有人拉开了战幕。

    我就说这(身shēn)白衣像奔丧。

    “也对,我可听说了,花了了根本不是从良了,而是死了。”又一个。

    “哎呀,晦气死了。”

    “所以才随便拖出一只来填数。”

    良里个西撇的,我是一只一只的。

    冷冷地看着她们,我讨厌吵架,虽然连嬷嬷希望吵得越厉害越好,但我并不准备做花魁,而且女人吵架听着就头痛。

    “当初那花了了可是琴棋书画无所不能,培养了一年才上牌,这次这个,我可听说才培训了一个多月,能会什么?”

    “就是就是。”

    “会什么呀,哈哈哈……”

    “说不定连男人都不会伺候呢……”

    本嬷嬷开始冷笑,拍了拍脸给林嬷嬷一个眼色,就准备上。

    就在她们要动(身shēn)的时候,我站起(身shēn),伸了个懒腰:“两位师傅,让我来吧。”

    本嬷嬷和林嬷嬷一愣。

    “姑娘,你不能吵架,会掉(身shēn)价的。”本嬷嬷阻拦我。“是啊,男人最不喜欢骂街的女人了,俗气。”林嬷嬷也提醒道。

    我打了个哈欠:“放心,我只是去给她们讲个笑话。”然后,(阴yīn)冷一笑,立刻,本嬷嬷和林嬷嬷满脸黑线,她们自然领教过我的笑话。

    一步。一步,缓步下车,可是,没有想到裙摆太长,脚下一绊。吧唧,就摔下了车。立刻,引来哄然大笑。

    “哈哈哈……哟,这是在给我们拜年呐。”

    “哈哈哈哈……”

    林嬷嬷和本嬷嬷将我从地上扶起来,脸更黑了。她们拍了拍我裙子上的灰,我则是回(身shēn)抱出了古筝。这样够招眼了吧。

    然后踩着裙子一磕一绊得走到那群大笑的女人面前,她们笑得前仰后合,无比夸张。

    我也不急,就让她们去笑吧。先将古筝立在(身shēn)边。然后耷拉着眼皮用我死气沉沉的眼神看着她们,渐渐的,笑声开始停止,咻,一阵(阴yīn)风从我裙下而过,扬起了我飘逸的白色地裙衫和那条天蓝的披帛。

    “咳!”我清了清嗓子,“你们无非也就是想看我会什么。那我就来给你们讲个笑话。”

    “笑话?”几个嬷嬷眉毛直挑。眼中带刺,“好!如果你说的笑话不好听。今儿个你就休想从这里过去,也休想让我们京城四大青楼承认你!”

    “好。”我依然是懒洋洋的语气,懒洋洋的姿态,一切都是懒洋洋地,让她们也渐渐懒得跟我废话。

    “什么,好?”其中一个不解。另一个推推她,大家抱在一起小声嘀咕,殊不知我听力极佳,一句不漏。

    “你们看她那副焉了吧唧的样,就不像有本事地,别跟她废话,让她快说,然后自取其辱。”

    “恩恩,没错没错,让她们百花宫自砸招牌,到时我们四大青楼就客似云来了。”

    “咯咯咯咯,终于一雪前耻了。”

    “是啊是啊。”

    然后,她们又站回原处,看向我。

    “你快说啊。”

    “好说以前有一群山鸡,听说天上的神鸟白孔雀会经过她们这里,于是都好奇上街观看,结果当白孔雀出现的时候,她们都吓坏了,说:哎哟妈呀,哪里来的怪鸟,长得咋就这么丑捏,怎么能让她做神鸟,老天真是瞎了眼了……”说完,看着她们,一群女人都目瞪口呆,场面及其壮观。

    忍不住,又补了一句:“呀!当时那群山鸡看见白孔雀的神(情qíng)就是这样地,你们学地好像啊,真厉害!”

    “噗!”一声喷笑从(身shēn)后而来,是本嬷嬷的,紧接着,哗,全笑了,周围的百姓和四个街口酒楼茶楼看(热rè)闹的人全笑了。

    哈哈哈地笑声连绵不断,久久不去。笑得面前这数十号女人脸上黑白交加,五颜六色。

    “臭丫头,你好样地!居然拐着弯骂我们!”面前这几个曾经风华绝代,以及她们(身shēn)后正在风华绝代的美人们,都怒气冲天。

    我把(身shēn)体往古筝上一挂,懒懒道:“是你们自己叫我说笑话的啊。”

    “你!你!姑娘们!扁她!”

    “谁敢!”立刻本嬷嬷和林嬷嬷挽着袖子就上来了,瞬间,她们(身shēn)边出现了四个大汉,古铜的肌肤,油光锃亮的(胸xiōng)膛,难道他们就是传说中的百花宫的四大金刚?

    一时间,大家对峙僵立。

    我左看看,右看看,前看看,后看看,发现自己站在两方地正中,这可不妙,我开始往后挪,这次我挪地很小心,以免又踩到裙子来个四脚朝天。

    当我退回到四大金刚之间地时候,我立刻变得趾高气扬,狐假虎威,回想起来,这事我倒是常干。

    再看周围的百姓,他们可都是眸光闪闪,充满期待,气氛瞬间变得紧张。

    忽地,两翼的百姓发生了(骚sāo)动,他们渐渐从后面散开,两队官兵从散开的百姓之间涌入,站到我们之间,一队面向对方,一队面向我们。一匹高头大马随即而来,马上坐着的人竟是淳于紫宸。

    他沉着脸扫了一眼我们所有人:“真是越来越离谱了!简直就是闹剧!统统给我带回去!”

    本嬷嬷和林嬷嬷一惊,给四大金刚一个眼色,四大金刚立刻消失,准是回去送信让连嬷嬷来保释我们。

    哈!有趣,这次巡游果然意外连连,够刺激,我喜欢。

    “姑娘,你怎么还乐?”月月紧紧跟在我的(身shēn)边,我笑道:“好玩。”

    “啊?”月月用极度不解的目光看着我,反正自从她跟了我,就总是这副表(情qíng)。

    最后我嫌裙子太长,走起来麻烦,索(性xìng)撕了,少了那长长的尾摆,果然轻松许多。不过本嬷嬷和林嬷嬷就心疼地啧啧叹息

    一干人等被推入牢房,是天牢耶,我上次来过,好兴奋。似乎淳于紫宸回到京城,天牢里的人就越来越多了。我们一路过来,可是“夹道欢迎”啊。口哨声,叹息声,赞美声,声声入耳。

    大家的罪名是扰民和影响公共治安,处罚是做社会服务令,但有一个时辰的保释时间,所以大家都等在牢房里等保释。

    做社会服务令耶,试想,一大群((妓jì)jì)女扫大街,那是何等的景象,何其地壮观。或许大家会觉得我有毛病,说你都入了天牢,还要扫街,多丢人呐。

    可是大家别忘了,我是百花宫的花魁,连嬷嬷自然会来保释我,所以我这是在幸灾乐祸。

    不一会,就有狱卒前来,没有意外地走向我的牢房,然后咣当打开,脸上还带着笑:“飘飘姑娘受惊了,这边请。”

    “谢谢。”对着小狱卒甜美一笑,小子,我上次来的时候有见过你。

    狱卒被我的笑电地发呆,我好心提醒:“别忘了关门。”

    小狱卒回神,立刻锁门,就像百花宫的龟公送客人一样,将我送出牢房。

    天牢有两条路,一条被天兵天将叫做生死路,就是直接放你出去或是押赴刑场的那条路。另一条叫做命运之路,就是通往府衙的路。因为我是保释,所以还要先去府衙办一些手续。

    一开门,我一愣,看见的不是淳于紫宸而是楚翊。连嬷嬷迎向我,将我拉入屋子,(身shēn)后的门关起,便和楚翊隔桌而坐。连嬷嬷站到楚翊(身shēn)侧。

    “飘飘,这是护国夫人府的楚大官人。”连嬷嬷一反常态,没有笑容而是愁容。

    “楚大官人好。”虽然心中满是狐疑,但我没有表露在举止之中。

    楚翊微笑点头,看了一眼连嬷嬷,连嬷嬷立刻道:“飘飘啊,你有福气了,护国夫人打算将你买下送入皇宫服侍皇上。”

    轰!五雷轰顶。

    这也太不符合逻辑了吧,哪有人买个青楼女子送给皇帝的?哦,对了,有这种(情qíng)况,只不过都是以东西的形式送入宫,然后就一辈子无名无份的,得宠的也顶多做个妃,生出的孩子还是没地位的那种。风清雅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集 第十二章 给踢场的人讲笑话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