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 第四章 琴棋书画也YY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吃吃喝喝的(日rì)子很快就被打破,按照连嬷嬷的计划开始进入强制(性xìng)学习。

    这天一大早除了来给我量(身shēn)做衣服的人,还来了两个老头,一个教我琴棋,一个教我书画。从此,我每天的时间就被安排地满满登登。

    换算为二十四小时就是五点起(床chuáng)练气,此气是唱歌跳舞以及书法之根本。所以每天早晨,就会听见我“咦的声音,练气为一小时,由一个叫美(魅)嬷嬷负责监督,她同时也是我今后的歌舞老师。

    六点到六点半,为早餐时间,六点半到七点为梳妆时间。

    七点拉开我所有课程的序幕。早上为书画,下午为琴棋。

    说是琴,其实是代称,因为琴棋书画总是一起说。连嬷嬷让我自己挑乐器,我一看古琴有好多根弦就放弃,别到了一个月还分不清哪个音在哪儿。

    然后连嬷嬷就舀出古筝,弦少点,可是我嫌弹着痛,所有带弦的都被我淘汰,最后,我舀了玉箫,就那几个孔,以前小学好歹也有点基础,掌握起来快。结果就被连嬷嬷取笑,说我果然天生就是做女伶的料,(爱ài)吹箫。

    @#@¥#@%%话说,我忘记吹箫这个词形成悠久,有着深厚地历史和文化底蕴。。。。两个老师异常严格,练字时,力度不够,打;长短不够。打;粗细不够,打;形状不美,照打!好yd,这是练书法还是在玩那个什么什么。。。。。。当然,写成错别字,更要打。无知!伦家写的明明是简体好不好,白痴!

    画画时,毛笔太干,打;太湿,打;湿度适中用在不合适的地方。还是打!太浓打,太淡打,颜色不正还是打!一不小心,又yy到咸湿(情qíng)节去了。==果然yy无处不在。但不yy,我想我根本坚持不下去。如果两个老师是美男,我想我会学地更快。

    吹箫时就更别说了,但因为手指经过一个上午已经被打肿,根本无法准确对齐那几个孔,所以吹出来地音早不知飘到何方,好在老头知道是因为我手指的关系。才没有打我,而是教我一些音律的常识。

    下棋是所有课程中最简单的部分。老师说,你不能不会下,但是你不能赢客人。难得赢两局是为了吸引客人,但是如果常赢,就会得罪客人,所以别人下棋是消遣,我们下棋就是艺术。就算输你也不能让对方发觉。

    这个我喜欢,发现琴棋书画里,这棋是我唯一感兴趣的东西,这人对某样东西有了兴趣,学起来就特别地快。每到晚上,月月就流着眼泪给我红肿的手上药,我一点也不在意,人都说十指连心,可能是痛地麻木了。我没什么感觉,就是卖相差点,像咸猪手。

    挨打的(日rì)子也就开始的几天,我学东西快,七八天后,基本就没怎么打了。而新的课程也随之而来。就是在晚上跟着美嬷嬷学习歌舞。

    美嬷嬷说,唱歌是一门艺术。我说我知道。她就鄙视我,说你知道个(屁pì),这唱歌只是你吸引客人的方式,而真正能留住客人地是晚上的(床chuáng)上之歌,我惊得目瞪口呆,我可没做在(床chuáng)上乱叫的准备。

    美嬷嬷又说,叫地太响,假;叫地太轻,不够味;叫地声嘶力竭,会让客人反感;叫的柔柔弱弱,会让客人会产生是不是自己不行的想法,从而严重地打击到他们的自信和自尊,这是大忌。

    叫就要叫的如同得到了最大的满足,叫就要叫的如同痛苦中带着极度的快乐,叫就要叫地专业,这才是一个职业女伶的((操cāo)cāo)守!然后,美嬷嬷就对着我叫了一个晚上,听得我浑(身shēn)燥(热rè),差点变百合。

    对于跳舞,美嬷嬷又说了,这也是门面功夫,主要作用,就是保持(身shēn)体的柔韧(性xìng),以便于摆出各种客人需要的礀势,我听了又惊得目瞪口呆。美嬷嬷并没有吹牛,她一个晚上就给我摆出了五十个礀势,还只是她会地三分之一,太牛x了。我喜欢这个课程,每晚看不同的礀势很好玩。这可真是一门了不起的学问!

    而睡前,我必须要看一本书,别误会,不是什么诗词歌赋,而是**,然后,在第二天练气的时候必须跟美嬷嬷汇报读书心得,我xxoo的,我又不是什么都不知(情qíng)事地小姑娘,生前也是快结婚的人,只不过未婚夫跟自己小姐妹跑了。现在想起来,很大的原因是整天天上跑,没有满足对方的生理需求。

    天气越来越(热rè),练字久了就满头大汗,幸好有月月为我扇风。

    长发披肩,就像给脖子和后被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毛毯,淡色的群衫上是同样淡淡的花纹,感谢连嬷嬷没有因为我叫喜洋洋而让我穿地红红火火。

    “恩,这字算是像个样了,现在开始练画。”教我书画的老头姓霍(惑),教我琴棋的老头姓张。

    “是。”

    月月为我重新铺上宣纸。

    “丫头,这几(日rì)我发现你临摹不错,让你自己创作却是不行,今(日rì)你就临摹一副让老夫看看。”

    “是。”随手舀起一本书《嫂子上错(床chuáng)》,别问我为什么会有这样地书,我的房间里只有这种书,还是图文并茂。

    老头也是气定神闲,显然已经(身shēn)经百战。翻开一页,正好是(春chūn)宫图,月月的脸瞬即涨红,我从容淡定地开始临摹,不像之处将宣纸放到书本上,重新勾勒,体会手感,对于我这种初学者,老头并不反对我这么做。

    勉勉强强地将画临摹完毕,老头看了看,点点头:“恩,丫头,你学了十(日rì)便有此造诣,确实不简单,老夫在第一天教你时,发现你书法不佳,绘画却有形,儿时是不是学过?”

    “是,小时也学过些,但大了便忘了。”

    “孺子可教,只是可惜流落烟花地。”

    正说着,教我琴棋的张老头来了,见到霍老头就拉住他:“走走走,看(热rè)闹去。”

    “哦?发生何事?”

    “今(日rì)护国夫人奉旨查抄贾尚书的家,那贾尚书的家底可真多,去看看,对了,丫头,一起去看看,别老闷在屋子里。”说罢,也叫上了我。

    心中又是一丝痛,抄家,肥差啊。看了怕自己心脏受不了,不看心又痒痒,最后,还是带上月月一起去看(热rè)闹。

    炒家!多肥地差事,一定是轩辕逸飞特地安排给我地,他知道我这人最贪了。

    百花宫门口是官兵必经之路,姑娘们也纷纷涌到了门口,因为我还在监视期,所以不能出门,只有倚在二楼的凭栏往下俯视。

    远远地,有铜锣开道,然后,就看见风清雅威风八面地骑在高头大马上。这是第一次,我从旁观者的视角去欣赏这位护国夫人。

    那份从容淡定是我所没有的,仅仅换了个灵魂,就由内而外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威严地骑在高头大马上,而她的眼神中却透出的一分忧郁,那份忧郁扯痛了我的心,她又变回了那个有翅却无法展开的风清雅。

    她会想念我吗?不,当她是风清雅的时候,以前那些小九能容忍的,她就不会再容忍了,因为她是风清雅。一旦她发现我,只会将我软(禁jìn),甚至是灭口。一阵哀伤让我怅然若失,曾经,我们是朋友,而现在,或许就是敌人。

    不出意外的,在风清雅的(身shēn)后是楚翼,这个男人,我对他几乎没什么印象,他总是行色匆匆,他效忠的人是皇后风雪音。一个男人,何故如此效忠另一个女人,甚至愿意嫁风清雅为夫,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深(爱ài)那个女人。

    自古痴(情qíng)最无聊。如果说玄明玉利用风清雅的感(情qíng),那风雪音何尝又不是在利用楚翊的感(情qíng)?恍然间发觉,再次重生有些事反而看地更加通透了。

    而楚翼的(身shēn)边却是一个与淳于珊珊长得极为相似的男人,注意他,是因为他也在看我,然而,从他的(身shēn)上我没有找到珊珊那分活泼和调皮,而是严肃和刻板。而那双和珊珊一样的狐狸眼中不是玩意而是冷漠,现在看我之时又多了一分疑惑。

    哎……心中叹了口气,他始终不是珊珊,珊珊做到了,他让我记住了他,让我即使再次重生依旧为他而心伤。原来得不到的,真的永远是最好的。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集 第四章 琴棋书画也YY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