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后弦的克星:寒思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百花宫里人来人往,笑声不断。和花了了正说着,外面忽然静了下来。花了了纳闷:“怎么突然静了。”

    “恩?灯都熄了。”确切的说是外面的灯都熄了,如此一来,包间的灯光就从包间里涌出,给外面蒙上一层朦胧的淡黄的面纱。

    “这是我安排的,你家小弦弦上场了。”

    “是吗?”大家一起伸脖子看,从舞台的角落里,缩手缩脚地走上一个白袍男子,白色的长袍带着微微的透明,步履如风,绸衫随步飘摆,称出让人浮想联翩的曲线。

    长发全部垂落(身shēn)后,以发束发,全(身shēn)上下没有半丝杂色。

    “这就是小弦弦给我的感觉,一个干干净净的男孩,真是让人羡慕的干净,他的眼睛是没有被红尘污染的清澈。”

    我想吐:“得了吧,他可是(爱ài)才如命。”

    “那是节俭。”

    抚额头,(情qíng)人眼里出西施,缺点都是优点。

    外面沉寂了好一阵子,后弦呆呆得舀着剑站在台心中央,看似不安而紧张。黑白分明的眼睛四处寻找,似在找什么人。

    “这可不行。”花了了不开心地撅起小嘴,“客人不叫好可不算。”

    “你还真麻烦。”

    “那当然,跟护国夫人打赌,要求自然要高。”

    我指向琴:“弹支曲啊。”

    花了了媚眼瞟了瞟:“好,听你的。”

    我撩开帘子,琴声一起,后弦的目光就朝这里而来。我举起团扇,做出了一个太极剑的动作,立刻,他舞动起来。剑光如雪,(身shēn)影如风,风雪之间,是后弦傲然地风骨。

    嘿。咱家小弦弦就是好看。

    忽然,从空中又落下一个女子,花了了疑惑:“奇怪,那女人是谁?”

    正奇怪之间,台上的两人竟在琴声中舞出了鸳鸯剑,只不过……这鸳鸯剑里没有(情qíng)(爱ài),而是杀气。两人居然对打起来,但是招式融入舞礀,让从未在百花宫看过此等表演的人们纷纷站起(身shēn),伸长脖子惊艳不已。

    灯火再次点燃,整个大堂立时亮如白昼。

    忽然。后弦飞(身shēn)朝我跃来,紧跟着,那女人追击而来。后弦躲到我的(身shēn)后:“夫人救我!”

    “救你?!”眼中那女子的剑已经到了眼前,来不及多想就举起了手中的团扇,因为过于紧张,体内有股(热rè)流直冲(胸xiōng)口,顺着手臂挡住那由上而下的冲力,团扇向下,将那股力量化解,那力量并不强。我可以感觉到,所以在一个转(身shēn)之后,我伸出左手下意识扣住了那舀剑地手,一切动作如同流水般顺畅,一气呵成。

    “谁!”一个冷冷的字,唤醒了发楞的我。我放开她的手。看清她的样貌,异常清冷的面容。站在我的面前平静地表(情qíng)如同一座冰山,乌黑的眼睛,分外清晰的眼白,黑白分明清澈如山泉。

    “寒思忆,寒思忆。”后弦趴在我的耳边,我抱拳:“原来是寒姑娘,请问何故追击后弦?”

    “听见没听见没,那美人是护国夫人的三侍。”两边传来轻轻地交谈声。

    “我说那美人怎么有几分眼熟。”

    “护国夫人还真是有(情qíng)趣,叫侍郎来百花宫跳舞。”

    “你不知道?全国也就护国夫人风清雅最懂风花雪月,你看她,刚休了淳于珊珊,就宠(爱ài)另一个了,这个好像还没娶进门吧。”

    “我看快了,瞧那小美人躲在她后面,看着就知道护国夫人又俘获一颗小美男的心呐。”

    “真是厉害。”

    忽然,寒思忆一剑劈向一边,立刻,远在一丈外的某个男人地衣服就“嘶啦”一下,分裂:“再多说一句,死!”

    当即,方才还出来看表演的男人们,立刻缩回自己的包间,花了了一看这(情qíng)形,立刻大喊:“起乐啊,还愣着做什么?”

    乐声立时而起,一排妖艳的舞娘匆匆上了台音吓过,我不怕了!

    寒思忆冷冷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怒:“既然你收了后弦,就该好好待他,他是堂堂武林少盟主,岂能被你如此玩弄,戏耍!”

    玩弄?戏耍!

    “进去说,进去说。”花了了将我们推进了房间,后弦揪着我的衣袖:“怎么办?我还打不过她。”

    “别揪着我!”我扯回衣袖,瞪了他一眼,面对寒思忆而笑,“寒姑娘,我们第一次见面,希望给彼此留个好印象。”

    “哼!女人中的败类,弦,跟我走!她不会给你幸福。”寒思忆说得异常严厉。

    后弦又开始在我(身shēn)后揪我衣袖,揪地我很火大,当即转(身shēn):“你不要像个孩子一样躲在我后面叫我蘀你解决这些事(情qíng),你应该像个男人一样,站到我的(身shēn)前,站到寒思忆地面前,大声地告诉她!我不喜欢你!”

    “不好吧。”后弦皱起了脸,“我那风华绝代的老娘说绝对不能让女孩子伤心的。”

    “我靠你令堂的,把你娘扔一边,去!自己说!不然我不再教你太极!”

    后弦愁眉苦脸地看着我,我瞪眼,后弦才迅速站到寒思忆的面前,昂首(挺tǐng)(胸xiōng),双手叉腰:“寒思忆,虽然我现在打不过你,但是,夫人教了我一(套tào)盖世武功,你等着!你想娶我也得等夫人先休我!”

    愣!我几时娶他了。这小子显然想拖我下水,寒思忆打起来让我帮着他一起打。我算明白了,这小子不懂得回绝,只会用拳头把追他的女生打跑,这什么破方法。

    “弦,你在说谎,护国夫人根本就没娶你!”寒思忆居然一针见血,她似乎很了解后弦。

    “没,没,没娶?这,这有什么,夫人说过要娶地,夫人,明天我们就……”

    “滚!娶了还要休,你烦不烦啊。”我终于看不下去了,如果我会武功,现在绝对抽他,不就一女人,居然搞不定,以后怎么风流江湖,颠倒众生呐。真是不会做男人。

    懒得理他,甩袖就走人。

    “夫人!”后弦又揪住我袖子,寒思忆拧眉:“弦!你宁可跟着这个败类也不愿随我!”

    败类?又叫我败类!怒了!

    “够了!寒思忆,你好歹也是个宫主!我好歹也是个护国夫人,你不觉得在这里抢一个神经大条,只知练武不知(情qíng)(爱ài),还死抠死抠地男人有意思吗!你将他强娶回去又有什么意思?整天对着一个不是扎马就是练剑的人很有意思吗?

    至少我觉得没意思,我跟他之间地契约已经完成,你(爱ài)怎样就怎样。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并不是我看上他那副破皮相才收他进护国府的,而是他答应为我做三件事,我才勉为其难地将他收进护国府,你看,他怕你怕成这样,这到底有他妈的什么意思!”

    寒思忆听得一愣一愣,素净的脸上淡眉微蹙,眼中透出一抹哀伤。一丝罪恶感浮上心头,我伤害了寒思忆,我不该如此。哎,真是祸从口出,只怪自己太冲动了。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六十二章 后弦的克星:寒思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