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 第五十八章 误亲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马车内

    “如果你真的舍不得,就娶他的哥哥:淳于紫宸,他的厨艺远远胜于淳于珊珊。”

    “我不要……”

    “哼……你想哭就哭吧,我不会笑你。”

    “谁说我要哭了,我撮合了冷月瑶和淳于珊珊,别提多开心,我还要唱歌呢!

    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戏,

    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

    名和利啊,什么东西,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世事难料人间的悲喜,

    今生无缘来生再聚,

    (爱ài)与恨啊,什么玩意,

    船到桥头自然行,

    且挥挥袖莫回头,

    饮酒作乐是时候,

    那千金虽好快乐难找,

    我潇洒走过条条大道,

    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

    笑看红尘人不老,

    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求得一生乐逍遥

    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

    把酒当歌趁今朝

    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求得一生乐逍遥……”

    在以前的世界,如何让自己忘记失恋带来的伤痛?当然是更加疯狂地投入工作。尽管这次并不算失恋,但还是让我很是郁结。

    一切如若初见,我与淳于相见于那片桃林中,他穿着艳丽的衣衫,满(身shēn)扑着刺鼻的香粉,然后被我罚去搬金砖,累得咬牙切齿,所有关于淳于珊珊的回忆却在他离开时变得清晰。\\

    久久地,站在那片与他初遇的桃林中,现在桃林依旧,人却已不在。

    花落随风去,

    新桃鸀中生。

    曾有多(情qíng)狐。

    今却归冷府。

    我真是个笨蛋!

    可是,即使与淳于珊珊相恋,结局又会如何?风清雅不会干涉吗?南宫秋不会干涉吗?只怕就连轩辕逸飞也会干涉,到时说不定会给淳于珊珊带来杀机。

    正因为如此,这颗心,一直不敢随意放飞,无论放到护国府哪一个男人(身shēn)上,我都没有胜算。此时此刻,我反倒希望第二天醒来是阿猫阿狗。只要不是风清雅。

    但是,我这个护国夫人做得不好吗?就连南宫秋也说我这个护国夫人做得像个护国夫人,我可以用这个(身shēn)份为百姓,为这个天下做许多事(情qíng),只是,要慎重自己的感(情qíng)。

    “你怎么了?从回来到现在就闷闷不乐?难道我姐姐为难了你?”小九走到我的(身shēn)边,他的(身shēn)旁是南宫秋。

    “没什么?”

    “那就好。宁小蝶的事(情qíng)你打算怎么处理?”

    “宁小蝶?”我双手背到(身shēn)后,宁小蝶又是怎么回事?

    小九的眸光划过不解,看向南宫秋:“秋,你还没告诉她?”

    疑惑地看向南宫秋,他拧了拧眉。又是那副凝重地神(情qíng),他的确没机会告诉我,我唱了一路。

    “虽然还没找到证据证明宁小蝶是内贼。 首 发但是,她已经启程回京,而且还是偷偷回京。”

    “回京?回京作什么?”

    “找贾少华。”

    南宫秋的话我依然不解:“你们没有任何证据,何以怀疑这个宁小蝶?”

    月光下,小九和和南宫秋互看了一眼,小九道:“这个宁小蝶是贾少华的(情qíng)人,现在你明白了吗?”

    原来如此!

    “而且还是关系非一般的(情qíng)人,宁小蝶一心嫁入贾府。”南宫秋补充。

    空气中带出一丝暧昧的味道。

    “你打算怎样?”小九有点迫不及待。“如果找证据可能要花上时(日rì),到时有间山寨只怕已经被攻破,一旦定罪,要翻案又要经过许多复杂程序,太耗费人力物力。”

    “你的意思是最好在这两天?”我问。

    小九点点头,眸光闪亮如同此刻夜间的繁星:“对付无赖只有无赖。你鬼点子多。看能不能这两(日rì)弄到证据。”

    无赖?虽然心里有点不服气,不过看小九和南宫秋难得尊重我的份上。我决定好好想个馊主意。

    一只蚱蜢跃上了我面前地桃枝,而它的背上有着另一只蚱蜢,真是(春chūn)夏忙交配,秋冬生子忙。

    “宁小蝶对贾少华的感(情qíng)如何?”

    南宫秋走到我的(身shēn)边:“一个字:痴。”

    “那贾少华对宁小蝶呢?”

    “哼,可有可无。”

    “宁小蝶的脾气又如何?”

    “还是一个字:燥。”

    “若是她见到贾少华与别的女子**会如何?”

    “妒。”

    “明白了。”

    “明白了?”小九问。

    我笑:“恩,有了。”

    小九惊讶:“这就有了?”

    我点头:“是,有了,不过需要一个女人帮忙。”

    看看小九,看看南宫秋,月光迷人,花香四溢。

    南宫秋忽然捉住我的手臂:“这次你不可亲自出马,太危险。”

    “我不会让他占便宜。”

    “那也不行!”看来小九也已知道我想怎样,“这是我地(身shēn)体!”

    “那好,我们找别人就是。”见他二人如此激动,我席地而坐,月光皎洁,给桃枝铺上了一层银霜。微风过处,轻轻抚动那鸀油油的桃叶,露出那满枝的可(爱ài)的鸀桃。

    大家一起坐下,开始想找哪个女人去勾搭贾少华。

    “你这次用的是反间计?”小九靠在我地右侧,我顺势靠在南宫秋的(身shēn)侧,夜风阵阵,温暖轻柔。

    “这个女人必须要漂亮。”

    “可是,我们没有信得过的女人。”南宫秋右腿曲起,右手随意地放在膝盖上。

    “不知道小若赶回来来不来得及。”小九出卖小若,我为小若悲哀。

    “不一定要自己人,贾少华对一个女人总是念念不忘。”南宫秋地唇角勾起了笑。

    “谁?”我仰脸问他,他的(身shēn)上有着好闻的清香,他俯下脸,眼中带出一丝狡黠:“花了了。”

    “花了了?!她不是个((妓jì)jì)女吗?”

    “不,她是艺((妓jì)jì),卖艺不卖(身shēn),秋,我知道你的想法了。”小九的脸上浮出和南宫秋一样的笑,我左看看,右看看,自己又成了多余的那个。

    这次我绝对没有会错意,南宫秋对风清雅准有意思。起(身shēn),靠在我(身shēn)上的小九顺势向南宫秋倒去,南宫秋扶住小九起(身shēn):“可是花了了很有个(性xìng),她不愿地事(情qíng)哪怕是万两黄金摆在她的面前,她也不会多看你一眼,所以贾少华才对她垂涎至今。”

    南宫秋和小九的神(情qíng)渐渐忧虑,我笑了笑:“我知道谁能帮我们?”

    “谁?”南宫秋和小九异口同声。

    缓缓望向后弦的院子:“反正那宁小蝶还未到京,此事不急。我先去睡觉,哎呀我恢复我无赖的样子,伸着懒腰,“今天跑了一天,累死我了,对了,小九,给我写封休书啊,给淳于的。”

    “什么?休书?”小九和南宫秋还不知道我舀到休书地事(情qíng)。

    我抛了个媚眼给小九:“我可是帮你解决了一个轩辕逸飞地密探,你是不是该有所表达?”

    小九沉下脸,双手背在(身shēn)后,昂起下巴不理我。

    不鸟我?逗逗他。我迅速抱起小九,以闪电之势亲向他圆嘟嘟的小脸蛋,嘿嘿,吃吃嫩豆腐,弥补我失去珊珊地创伤。

    恩?怎么亲上去硬硬的?收回我的嘴,啊!南宫秋的手居然挡在小九的脸上,我居然亲了南宫秋的手背!

    呕!当即扔下小九漱口去ing未完待续,如(欲yù)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d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集 第五十八章 误亲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