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黑皮衣的女寨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新年快乐!!!

    女主并没被当作蠢蠢笨笨的人,虽然一开始,风清雅等人把女主不放眼中,因为他们都很自负。可现在,就不是了。风清雅此刻骂女主白痴笨蛋吃白食纯粹是口头上不服输,她心中是郁闷得,因为她总是舀女主没辙,女主无赖嘛,嘿嘿。有时,我们就是喜欢跟比自己强的人斗嘴,这就是一种逞强。

    证据就是南宫秋玥死活不肯教女主武功。风清雅将护国府完全交给女主。

    在后弦大喊之后,山寨大门“吱呀呀”得打开,然后一个个火把从大开得大门里涌出,一下子亮如白昼。我一惊,这些高举火把的清一色都是女人!

    有的(娇jiāo)小玲珑,有的健壮魁梧,有的秀丽(娇jiāo)媚,有的如花芙蓉。

    “哈!”女人们在门口排成两排,手中的火把高举,交叉,大喊,“过火海!”

    我一怔,站到后弦的(身shēn)后,后弦呵呵直笑:“蒙老大,姐妹们可是越来越漂亮了阿!”

    在后弦高喊的时候,只见龙皇已经从门边的一个狗门里钻了进去,靠,这世道做狗还真是方便。

    山风吹得那些火把呼呼作响。后弦昂首(挺tǐng)(胸xiōng)得走在那火海之下,我猫着腰,走在后弦(身shēn)后,火把上烧下来得灰烬从空中飘落,还带着火星,我避之不及。

    走过火海,里面却又是两排,竟是光着膀子的男人,那些男人的(身shēn)材也是良莠不齐,有的扁得像被压路机压过,有得胖的像是猪八戒亲戚,有得瘦的像竹騀,有得矮得像板凳。

    少见好看的,(身shēn)上还挂着某些诡异得痕迹。

    囧。。。。

    男人们亮出里钢刀,在我们头顶交错。

    “哈!”这次是男人们大喊,“过刀山!”

    “哈哈哈!”后弦又是仰天大笑,这小矮个子在我面前也像是一座伟岸的墙,“蒙老大,你寨里的男人质素可比以前好多了。”听他这话,看来以前还要不咋样。

    说罢,后弦大步(挺tǐng)进。感觉两边的视线暧昧不明,我又靠近后弦一分。一不小心还看见一个看着后弦吞口水的,浑(身shēn)一个哆嗦,扭头,却看见一个大胡子正朝我抛媚眼,(胸xiōng)部那两块健硕的(胸xiōng)肌猛颤。

    “呕!”

    “弦弦——”忽的,一声气势恢宏得女中音从前面而来,我扬脸望去,只见刀山的出口正站着一个(身shēn)穿黑色皮风衣的大(胸xiōng)窄腰女子。

    制服(诱yòu)惑!

    当即,我眼睛拉直,那女人和后弦一样,也是一把辫子高束,只是她得头发更长,所以垂落得辫子她绕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紧(身shēn)的皮衣恰到好处地挤出她(胸xiōng)前那条深沟,爆出的部分白白嫩嫩,像是可(爱ài)而充满(诱yòu)惑的小兔。而那盘在脖子上的长发又将那对白兔遮掩得若隐若现。

    我下意识看看自己,高领的蓝色花边裙衫,深蓝的长裤,外面还(套tào)着一件渔网,感觉就像是老太婆,或是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粽子。

    “蒙老大——”后弦张开怀抱朝那女人走去,那女人也张开怀抱而来:“弦弦——”

    我眨巴着眼睛,后弦口中的蒙老大居然是眼前这个长相(娇jiāo)艳动人,(身shēn)材更是魔鬼的女人!

    两人张着怀抱,在靠近的时候并没有拥抱,反而是狠狠用(胸xiōng)膛撞了彼此一下,立时,那蒙老大被撞得后退,后弦双手环(胸xiōng),唇角扬扬:“蒙老大,你不行啊,功夫有所退步。”

    那皮衣女人一乐,而这一乐却是百媚纵声,尤其那双乌龙珠一样大得眼睛,更是夺目迷人。

    乖乖隆地冬,后弦认识的美女(挺tǐng)多啊。

    “不是我退步,是你小子又进步了,哟!这漂亮的女娃儿是谁?”这位蒙老大看见了我,后弦顺手将我推了出来:“这就是护国夫人风清雅。”

    “哎呀!”蒙老大惊呼一声就张开怀抱,“有眼不识泰山呐,要抱一下,来!”说着就朝我撞来,后弦推了我一把,我就撞上这位大姐的(胸xiōng),这一撞,娘里个西撇得,**ing,我一下子被弹开,眼前金星直冒,(胸xiōng)口就像压了巨石喘不上气。后弦赶紧扶住我的(身shēn)体。

    蒙老大一阵疑惑:“我可是听说护国夫人功夫了得啊。”

    后弦扬手勾在我脖子上,摊着左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情qíng):“嗨,这女人最近失忆了,连功夫都忘光,所以就不行了。”

    “这可不行,那你怎么搞定这小子?”蒙老大将我从后弦手下拉出,勾住我的脖子,我视线自然而然往下,正好望入她的深沟,“我听说这小子是到你那儿躲寒思忆的,既然他在你那儿,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那个……”

    “蒙唏语!”后弦大吼一声,“你是不是找死!”立时杀气四起。

    蒙唏语……多美妙的名字,真是……

    蒙唏语当即放开我,后弦双颊泛红,眉脚直抽,“我问你,青州失粮跟你有没有关系。”

    “没有!”蒙唏语摇头,“你不识字吗?我可是写得清清楚楚了。”

    “那就没事了。”后弦的嘴再次咧开,“蒙老大,现在是不是吃饭的时候?”

    蒙唏语沉下脸:“你小子每次都这个时候来。来人!摆宴!护国夫人,请!”蒙唏语拉住我的手,边走边问:“你怎么还不搞定那小子,你不难受吗,看得着,吃不到,哎呀,说起来,这可也是我的一块心病啊,痒痒啊,你说他如果有主也就罢了,偏偏到现在还是个自由(身shēn),大家都是女人,你应该了解我这颗焦灼难耐的心呐……”

    寒毛一阵,接着一阵往上直竖,我瞥眼看后弦,他整张脸是白里透红,高傲自大的表(情qíng)已经不在,相反,透出一分懊悔。

    看得出蒙唏语是真得放不下后弦,喝了点酒,她一兴奋就又开始了:“护国夫人,我跟你说呐,后弦在我们江湖里也是一棵名草,我知道,你府里美男无数,还有一个什么天下第一美男,但他们哪及后弦啊,你看咱弦弦,那眼神(性xìng)感的,那嘴薄的,(身shēn)体更是龙精虎猛啊……”

    “吃你的菜!”后弦忍不住将鸡腿塞进蒙唏语的嘴里,我汗颜,忍不住拍向后弦的肩膀,忽的,他浑(身shēn)紧绷起来,这小子今晚变得特别敏感,我只有叹口气,轻声道:“看来我是不敢留你了,你这风流债,我挡不住。”

    “喂!”没想到后弦一竖眉,“我们先前可是说好的,你休想赶我走!”他涨红着脸,对蒙唏语(热rè)切痴迷的目光视而不见。

    “可是我护国府挡不住啊。”我几乎向他哀求。后弦一甩脸,给了我一个华丽丽得“哼!”

    而蒙唏雨继续在一边唠着:“咱家弦弦不就是矮点,矮有什么不好,小巧玲珑,多可(爱ài)哪……”

    而另一边,后弦也开始说了起来:“看来上次揍轻了,喂,我这可是为了你牺牲色相。”

    这也算牺牲色相?明显就是我在牺牲自己耳朵。左耳听蒙唏语的,右耳听后弦的。乱啊,真乱。

    “我跟你说,大妹子。当年我要不是输给小弦弦,小弦弦那就是我大官人,不,我做他老婆也甘愿!所以我可警告你,如果你不能给小弦弦一个好名份,你就别碰他!保持他在我们心中那个纯洁如玉的形象,他可是我们江湖女心目中的大众(情qíng)人。“

    “就他还纯洁?”我插嘴,后弦就开始说了:“你别害花了了。”

    “花了了?”蒙唏雨拽住了我的衣襟,大大的眼珠子直转,“听上去像个女人的名字。”

    “呃……”我似乎明白后弦的意思,如果这些女人知道后弦总是去找花了了,估计非毁了那女人的容不可,我笑笑,“没什么,一个名((妓jì)jì),不过是男的,我常去。”

    “啊!”蒙唏雨大惊退开,竟是崇拜地看向我,“果然夫不如侍,侍不如偷,偷不如((妓jì)jì)啊,夫人果然是风流潇洒啊……难怪看不上咱家的弦弦,他还是只童子鸡,懂什么……”

    “蒙唏语!你想找死吗!”

    童子鸡?我不可思议得扭头看后弦,他慌忙埋头吃菜,不过从他通红的耳朵可以猜出他此刻有多么羞窘。

    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十六章 黑皮衣的女寨主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