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微妙的变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今天看到对哈士奇的评论了,这个,,,那个,,,,——!!!还是第一次给狗做解释。在很久很久以前,小哈并不是宠物犬的时候,是一种工作犬,最常见的就是拉拉雪橇了。也有被主人训练成为猎犬的。现在成了可(爱ài)的宠物犬小哈之后,那个,野(性xìng)是没什么了,的确看到人也会要摇尾巴啥的(上次到宠物店,就连藏獒都温趴趴的,我感觉很悲伤的说),但是,如果是陌生人入侵,我们可(爱ài)的小哈还是会发扬他的天(性xìng)攻击坏人滴,相信你的宠物,它有这种本能。

    这里的龙皇是经过训练的,并且不是当宠物犬养的小哈,他察觉有陌生人入侵,自然会发挥他神圣的职责,考虑到他的本(性xìng),所以我只写了他咬女主的裙子,不然就是直接咬脖子了。。。。解释完毕,囧走。。。

    再次爬回来要张粉红票,再次爬走。。。。。

    肩膀从酸到麻,到最后彻底没了知觉。

    “你是怎么骗贾少华脱光衣服的?”幽幽的风中传来轩辕逸飞已经不再虚弱的声音,他醒了?我撇撇嘴:“你不会想知道。”

    “如果我想知道呢?”

    我无语,看向他,他依然闭着双眼,薄唇已经恢复了血色。

    “莫不是你真的勾引他。”

    “差不多吧,不勾引怎么让他那么自觉脱光。”

    “哼,勾引是女人天生具备的本事。”

    “是——是——”我趁他闭眼狠狠白了他一眼,“凡是勾引都有目的。”

    “凭你的本事不需要用这么下九流的手段。”

    “我不是没功夫了嘛。”愣了愣,说漏嘴了。算了,让轩辕逸飞知道他也就对我放心了。

    “哼……”轩辕逸飞轻哼了一声,缓缓坐起,我终于获得解脱,可是却怎么也动不了胳膊。

    轩辕逸飞缓缓(套tào)上了龙袍,死板的脸依然没有任何表(情qíng),眼眸又是半垂,他舀出了一根玉簪,对着我:“挽发。”

    对着那玉簪愣了半晌,才明白他是要我给他梳头,接过:“哦。”

    他转(身shēn),我给他梳头,心想着是不是该说正事,便有点心不在焉。

    “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他忽然问,我手一顿,结果那挽起的长发从我的指尖一下子溜走,又要重新开始,这轩辕逸飞的头发怎么这么滑。

    认认真真给他梳完了头,他慢慢起(身shēn),或许是因为他受伤的缘故,今(日rì)他的动作慢而优雅。

    “既然你不说,那我有话对你说。”他转(身shēn)俯视我,巨大的(阴yīn)影投落在我的(身shēn)上,遮住了一片阳光。

    “什么?”

    “贾铭凯上了奏折。”

    “哦?”我揉捏着自己麻木的肩膀,知觉渐渐恢复,如针扎一般的痛。

    “他请旨,举荐你接手官粮失窃的案子。”

    “什么?”看着轩辕逸飞那没有表(情qíng)的脸,我终于清楚了贾铭凯的目的,他是想让我分神,我轻笑:“好,很好。”

    “是很好,那么,护国夫人,官粮的事就由你来负责。”轩辕逸飞不疾不徐的语气里多出了一分玩味,死板的脸上难得增加了一丝狡猾。

    我仰起脸,望入他眯起的眼睛,也学着他微扬唇角,不紧不慢道:“皇上,那淳于珊珊的事谁处理?”

    那抹笑容立时在轩辕逸飞的脸上消逝,再次面如死水:“你何意?”

    “今(日rì)!”我起(身shēn),双手背在(身shēn)后,在轩辕逸飞面前来回徘徊,“贾铭凯捉到淳于珊珊与冷月瑶幽会,我相信他现在就应该侯在皇上您的御书房里,等着您的说法,他的意思是给淳于珊珊和冷月瑶扣上一个(淫yín),乱皇室,有辱皇族颜面的罪名,然后等着看淳于家和冷家的好戏,顺便让我无心处理青州失粮之事,皇上,您看这事怎么办?”

    轩辕逸飞的脸色,比之前更加苍白,还泛出了青黑,他袍袖一甩,侧(身shēn)而立:“淳于珊珊是你的侍郎,与我何干?!”

    “可是当初是您赐的婚呐,您是大大的媒人,贾铭凯就(爱ài)找您这个大媒人说理。”

    “哼!”忽的,一阵杀气扑面而来,轩辕逸飞怒了。贾铭凯很笨,他只知道淳于珊珊是轩辕逸飞赐的婚,却没想到淳于珊珊是轩辕逸飞的探子,这下,贾铭凯把不该得罪的全得罪了,活该他倒霉。

    我不说话,小心看着轩辕逸飞的脸色,此刻他背对着我,显然还在恼火。我轻轻走上前,在他(身shēn)后像(奸jiān)人一样小声说道:“清雅也很喜欢珊珊,就麻烦姐夫帮清雅拖上一拖,待清雅将青州的事处理之后,再回来查办淳于。”

    “你……喜欢淳于珊珊?”轩辕逸飞转(身shēn),狭长的眼睛睁得分明。

    “是。”我谄笑,“珊珊人好看,菜又好吃,我们时常把臂聊天,(情qíng)谊非浅,而且此事原本就是个误会,与珊珊无关。”

    “(情qíng)谊非浅?”轩辕逸飞挑起了一根剑眉,我继续笑着:“没错,我和珊珊相见恨晚,清雅失忆之后,才发现珊珊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更是个贴心的美人,所以清雅感激姐夫给了清雅这么一个好侍郎。清雅完全相信珊珊的人品,更相信他所说的话,他与冷月瑶之间,的确是清清白白。若皇上不信,可去问个清楚,珊珊现在就被关在天牢。”

    淳于珊珊是轩辕逸飞的人,如果我表现出喜欢淳于珊珊,那轩辕逸飞就会起疑,说不定反对珊珊有好处,更说不定会放他自由,凡是皇帝都多疑。

    说罢小心看向轩辕逸飞,他琥珀的眸子渀佛正在拉长,忽的,他眯起了眼睛,轻哼一声:“好!我现在就去问他”

    “诶?”轩辕逸飞这句话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愣神之间,他已经迈步离开,我慌忙追了上去,讨好般得说着:“姐夫,你还有伤。”

    “已经好了。”

    “你那样算好?哇塞,吐了那么大一口啊,连花丛都染红了,姐夫,别冲动,我知道你心里有气,好心做媒,结果却做出一段(奸jiān)(情qíng)来。”突地,轩辕逸飞立定了,双手插在袍袖里冷冷得俯视我,我赶紧低头,哈腰,伸手:“皇上请——”

    面前的龙袍在风中轻摆,龙袍上,干干净净,找不到半丝血迹。因为紧张,我不自主地憋住了气。

    静默一阵子之后,轩辕逸飞再次迈步。那一段静默的时间,真是难熬,我差点就断气了。

    轩辕逸飞来真的!当风雪音看见我跟在轩辕逸飞(身shēn)后的时候,脸上带出了震惊。轩辕逸飞疾步如飞,我是一溜小跑,风一般地卷过风雪音这个皇后,有种完全将她无视的感觉。

    风雪音脸上带出了怒,对着我直放“电”,我一边小跑,一边给她做手势,还绊了一跤,在轩辕逸飞(身shēn)后摔了个狗吃屎。轩辕逸飞只是顺手捞起我就继续前行,我只有灰溜溜得继续跟着他小跑。

    推荐离溟小妞的《不乱之乱世》书号:1035044,够肥,可宰

    她,带着记忆转生于一个陌生的时代,出(身shēn)于豪门世家。为了保全自(身shēn)的安危她不得不隐瞒(性xìng)别做为男孩长大。

    然而那潭水,实在是太深。处处小心、步步惊心。那繁重的压力之下她便有了只属于自己的秘密。

    她做的一切只为了能找寻那份绽放于这个战火纷飞的乱世小小幸福。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九章 微妙的变化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