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受伤的南宫秋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打劫:粉红票,收藏,不给,放龙皇咬你。o∩_∩o哈哈~

    “汪!汪!”

    我回头一看,乖乖隆滴咚,是哈士奇!银色的,最大号的那种,跟狼似的,正追我!

    “汪!汪!”它一嘴就咬住了我的裙摆,我眼泪都吓出来了,完了完了。

    就在这时,那哈士奇却突然不动了,它竖起耳朵,咬着我的裙摆定定地站着,竖着耳朵,看向(身shēn)后,然后,它放开我的裙子就跑回了院子,我一下子就瘫软在了地上。

    吓死我了。==!

    哈士奇不可怕,但要咬人的哈士奇就好恐怖。平(日rì)作为宠物犬,它跟你溺着,缠着,还会打滚,讨好你,可一旦作为敌人,那绝对是跟狼一样。

    “呼——”我摸着自己不安生的小心肝,这次真是吓坏了。裙子是彻底完了。

    我怎么就那么怂了,以前的我可是狗见狗粘的,怎么今天是狗见狗咬了?不甘心,我要去把这只哈士奇搞到手,南宫秋玥绝对不是住在这里,这地方就是那哈士奇的窝。靠之,一条狗居然占一个院子,太奢侈了。

    重新调整呼吸,跟这只死狗杠上了。

    小心翼翼地走到院子前,那哈士奇蹲在门口跟门神似的。它见我靠近,立马站起来,恶狠狠地瞪着我,呲牙咧嘴,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我退了一步,开始在门口徘徊。

    “我说,你应该也是我护国府的成员吧。”我蹲在远处开始跟它交谈,“你也算吃我的用我的吧。”

    哈士奇不再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它见我不动,也就蹲下,继续做门神。

    跟狗狗接触我还是有点经验的,我继续跟它唠嗑:“我看你也(挺tǐng)帅的,不如跟着我吧,这破院子有什么好住的,跟着我,有(肉ròu)吃,有波斯软垫睡,还有……”忽地,我看见它的后背上红红的一片,之前没有注意,现在静下来,那片红色似是血渍,染红了它后背的皮毛。

    是血!

    “你受伤了?”

    哈士奇依旧戒备地看着我,蓝鸀色的眼珠一动不动。

    我站起(身shēn),它也立刻站起。凭我的直觉,这只哈士奇绝对是训练过的,刚才它突然停止对我的攻击,现在蹲在门口分明就是守护着什么。

    先前,我以为院里没人,才会误以为它只是守护它的地盘,但现在的感觉完全不对!

    我知道有一种狗哨,它发出的声音人是听不见的,因为它发出的赫兹只有狗能听见。刚才它向我发出攻击,可却突然间停止,显然就是被人召回,那院子有人!

    而这只哈士奇那么精神,刚才扑我的力度那么强大,完全不像受伤。难道是!

    “秋玥!你是不是受伤了!”我朝着那院子大喊。院子里鸦雀无声。

    糟了!我跑上前,哈士奇立刻摆出攻击的礀势,我愤怒地瞪着它:“你主人现在受伤了!你自己应该知道!我,是你主人的朋友,我要进去帮助他!你要咬就咬吧!”骂完,我就大步上前,哈士奇一直站在原地,盯着我进入院子,然后紧紧跟在我的(身shēn)后。

    院子里跟外面一样荒凉,而自从进了院门,路上就可见斑斑血迹,心开始悬起,南宫秋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院一屋,满屋的灰尘我更加确认南宫不住在这里,那他平(日rì)睡哪儿?

    屋子房门紧闭,我推了推,没推开,看见门上的血渍,我抬起了腿,狠狠一脚,垮察,房门大开,地上跌落一人,苍白的唇色让我心惊,正是南宫秋玥。

    “啊!秋玥,你怎么在地上!”我慌忙上前扶起他,他咳嗽两声,虚弱地说:“你踹门做什么?”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怎么能承认?太丢脸了,我狡辩:“谁叫你不来开门,我急。”

    “你明知道我受伤,开门自然慢。”

    果然。。。。。

    “不说了不说了。”我将南宫秋玥扶上(床chuáng),让我惊讶的是南宫秋玥的(床chuáng)很是干净,再看了一下四周,屋内也是整洁清爽,与屋外截然不同,明白了,这间房间是他临时住的地方。

    匆匆给南宫秋玥盖好被子,搬个圆凳坐在他的(床chuáng)边:“你……我……那个……”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有点乱,脑子里很乱,看见血就脑子发胀,一片空白。江湖上的东西,我不懂,我不想越帮越忙。

    想说淳于珊珊的事(情qíng),但现在显然不是时候,我不能再让南宫秋玥((操cāo)cāo)心。

    “我没事了。”没想到最后反是南宫秋玥来安慰我,我笑了:“那我就信你,我能为你做什么吗?”

    他往门口望去,哈士奇就站在门外,忠诚地守护着。

    “帮龙皇洗个澡吧,昨晚我把他弄脏了。”

    弄脏了……◎#¥#%脑子里又一片yy景象,无语啊。。。那些书毒害了我这曾经cj的少女。

    “好,我知道了,你休息吧。”

    “恩。”南宫秋玥闭上了眼睛,脸上的神(情qíng)渐渐变得安详,他动了动唇,“你这么急着找我是不是有事?”

    “呃……没事了,我去给龙皇洗澡。”不能说,舒清雅,现在南宫秋玥显然伤势很重,不能让他再劳心,自己闯的祸,还是自己去收拾吧。

    “呼……呼……”寂静的房间里很快响起了南宫秋玥平稳的呼吸声。我蘀他拽好了被脚,然后轻轻退出房间,和龙皇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往院子里撇撇嘴:“来,我给你洗澡。”

    龙皇立时浑(身shēn)紧绷,眼中滑过一丝恐慌。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十六章 受伤的南宫秋玥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