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谁TX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最近严打,那个有关什么什么受,什么什么l,什么什么一女n男之类的东东不(允yǔn)许出现,八夫低调过年关,以免被。。。

    我缓缓上前,面带三分笑:“表弟,你刚才在做什么?”

    贾少尴尬得笑了笑:“看看淳于侍郎的伤势,贾府里有上好的药材。”

    “是吗!”我一把握住贾少的手,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一阵僵硬,我看着贾少不明所以的脸,说道,“月瑶,麻烦你送珊珊先回去,我跟贾少有点私事要谈。”

    “呃,清雅……”

    我开始摸着贾少的手:“表弟啊,你表姐我呢,现在有点急。”

    “急……急什么?”贾少反手摸上我的手被我一掌打开,然后摸上他的脸,媚眼一抛:“你明白的,咱们去茅房。”

    贾少华双眼微睁,精光四(射shè),他接收到了我的电波。

    虎父之下是犬子,这个世界果然公平。

    贾少恍然大悟一般笑了:“表姐,你醉了。”

    “是啊,不醉能急吗?你也看见珊珊的手不方便,不如你……”

    “好,好!那也别茅房啊。不如去我的房间?”

    “别,房间不方便。”发现冷月瑶还没把淳于珊珊带走,我大声唤醒这两个石化的人,“月瑶,带珊珊回去。”

    “呃!哦!”

    “夫人!”淳于珊珊急着上前,被冷月瑶拦住,我笑着拖贾少:“来来来,茅房更刺激。”

    贾少浑(身shēn)软绵绵:“表姐说得是。这茅房小弟还真没试过。”

    “今(日rì)试了你就知道。”

    “夫人——”淳于珊珊真的急了,我将贾少推进茅房,就朝淳于狠狠瞪了一眼,紧跟着做个鬼脸,淳于再次僵化。

    茅房里只有淡淡的烛光,贾府的茅房设计还是相当豪华的,除了茅厕,也有石台。台上放着檀香,皂糕和油灯。

    我双手环(胸xiōng)靠在洗手台边,眯眼笑笑:“脱啊。”

    贾少一喜,开始脱外袍,边脱边说:“表姐你太厉害了,没想到小弟远远不如,小弟怎么从未想到如此刺激的地方。若是突然有人前来,那可真是惊心动魄啊。”

    “没错,要的就是这份刺激,你进那个茅房。”我随意指了一间,他脱到中衣:“那表姐你呢?”

    “我马上来,这么亮,我不习惯。”

    “哦~~~好,今(日rì)小弟就迁就一下表姐。”贾少进入一间茅房,我随手带上门,说道:“继续脱,我要看见你的底裤。”

    “表姐,你好浪……”

    “恩……没错……”我匆匆收起洗手台上贾少的衣服,然后象征(性xìng)得脱掉了外纱,抛到空中,“快哦,你到底脱光了没有啊,我都没有看见你的底裤耶。”

    “这就来~~”立时,白影一晃,我晕,这白痴学我抛衣服,我赶紧将他的衣服全部抱起,至于那个底裤。。。就直接扔到屎坑里。

    “表姐,你好了没啊~~”

    “好了,来了来了。”我吹熄了灯,立马开溜。

    色狼,敢调戏我的人,不脱光你,我就是你生的!

    走出茅房就将衣服全扔到墙外去了,估计是另一个院子,拍拍手,往回走。

    这还没到前厅,就听见一个女子凄厉的惨叫:“啊——”立时,整个院子都乱了起来,护院往尖叫声的地方跑,前厅也有人出来看(热rè)闹,不过,却有三个白衣人逆流而来。

    那三个白衣人,中间一人头戴白色帷帽,而他(身shēn)后跟着两名白衣的女子,一人手上托着一个红色的托盘,托盘上是两个玉净瓶。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大家纷纷涌了过去,白衣人只是略作停顿,继续向前。

    我靠在门边,准备随时看好戏。

    白衣人迎面走来,走到我面前的时候,他停下了,挡住了我的视线,我让开路,他却抱拳:“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我一愣,看着他白衣飘然,帷帽的白纱轻摆。

    “不记得在下了?在下就是那(日rì)借马之人。”

    “是你?对不起,因为你那(日rì)也戴着帷帽,所以我不知你的长相。”

    白衣人沉声片刻,才又道:“这是怎么回事?贾府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冷笑:“等着看戏吧。”

    “啊——”又是几声尖叫,然后就看见护院簇拥着一个人从一个院子走到另一个院子。

    “这是怎么回事!”贾铭凯也到了这个院子,立时,众人变得安静,人群中,我看见了淳于,冷月瑶和后弦,他们朝我望来,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们面带疑惑得继续观看。

    贾铭凯看见了那几个想跑的护院,当即大吼:“都给我站住!”

    立时,那几个站住,一动不敢动,脸色煞白。

    “到底怎么回事!这么慌慌张张,你们藏着什么!”贾铭凯上前,拔开了众人,当即,贾少穿着一件护院的外袍战立在风中,外袍下,他一无所有,白皙的大腿在风中打颤。

    “爹……”

    “华,华儿!”贾铭凯看得目瞪口呆,估计历年生(日rì)都没今年刺激!

    “你,你,你的衣服呢!”

    “被表姐骗走了!”贾少华倒是实话实说。

    “护国夫人?”

    “怎么回事?”立时,众人议论纷纷,我躲在白衣人(身shēn)后呵呵之乐。

    “放肆!”贾铭凯怒极了,也是这贾少华不争气,“你表姐骗你衣服做什么!你这个不孝子,又在搞什么!”贾铭凯大声怒骂,青筋暴突。

    “爹!”贾少华也急了,大声道,“她勾引我!”

    瞬即,全部消声。

    推荐离溟大大的《不乱之乱世》包月vip作品,够肥可宰

    书号:1035044

    师傅告诉过他,这一生只能(爱ài)一个人,因为一个人的心里只有容纳一个人的空间,可是为什么他的心却为了两个人颤动?另一个“他”教给他什么是无法释怀的牵挂,而那个她却让他明白什么是无法停止的疼惜。“他”与她生生地将他的心扯成了两半,让他无法选择也无从选择。而最终真相却是……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九章 谁TX谁?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