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被小看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粉红票,粉红票,呼唤粉红票~~~~谢谢大家的支持,万分感谢。

    南宫秋玥神(情qíng)依然平淡,只是在楚翊走出议事厅的时候,看了一眼楚翊的背影。

    虽说官粮失窃的确与我无关,南宫秋玥的确可以不汇报给楚翊,但为何没有与我说?撇眸间,南宫秋玥正好回头,视线相触,他锁住了眉:“夫人是不是也在怪秋玥没有及时上报?”南宫秋玥放下茶杯,担心得看着我。

    “呃……不不不,你告诉我也没用,通知本家才是正确的。”

    “不是的。”南宫秋玥抿唇摇头,“秋玥已经告诉了她,在看见的你的时候,便忘了。”

    忘了。。。。。华丽丽得无视了我。她,应该是小九。。

    “昨天……你还要蘀她处理淳于的事(情qíng),所以秋玥不想让你更加烦恼,毕竟你初为护国夫人,一下子事(情qíng)太多,对你来说太过勉强。”

    好嘛,原来是小瞧我的能力。他这些话实在让我高兴不起来。

    “你……生气了?”

    “不,没有。”自己也知道口是心非,我不是圣人,在对方说你能力差的时候我还能嬉皮笑脸得点头。

    我起(身shēn),南宫秋玥也立时站起。我走向门口,他伸手拦阻,青蓝的衣袖在我的面前随风轻摆。

    “你生气了。”

    “我没有,我去看看淳于有没有去赴约。”

    “我陪你。”

    “不用。”我绕过他的手臂,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对于官粮失窃,影宫可查探到了什么?”

    “没有。没有本家的指示,影宫不会擅自调查,以免惹祸上(身shēn)。”

    “哼。”我冷笑,“明哲保(身shēn),这是要看戏?”

    “夫人。”南宫秋玥走到我的(身shēn)前,让我正对他,他叹了口气,“此事与风家无关,朝廷自会处理。”

    “知道了。”离开之时,他不再说话,风很静,就像他静静映在地上的影子。

    这个人,我不懂。

    外面的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渀佛被隔绝了。南宫秋玥告诉我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消息,他或许认为重要的事(情qíng)告诉小九就可以了。不过,这不正是我想要的普通人的生活吗?我还在烦恼什么?

    不知不觉地,走入了护国府的桃林,坐在桃林中的石桌边,就开始发呆。我没有去淳于那里,他的事也的确让我心烦。从朋友的角度,我应该支持他私奔。从护国夫人的角度,我应该阻止。忠义两难,更别说我对他还有私心。

    “喂,你在心烦什么?”

    我扬脸望去,桃花树上,蹲着一(身shēn)绛红的后弦,绛红的袍衫,黑色的围边,依然是大翻领,锁骨之间,还是那个牙齿的挂件。浓眉之下,是他璀璨的笑眼。

    他跃了下来,从怀里舀出二十两:“我来交学费。”

    我懒懒的看了银子一眼,银光闪闪。但对我毫无吸引力,只是因为无聊,才会将注意力放在钱上。

    “喂,你可是说好的,想抵赖?”后弦推了我一把,我抬眼看了看他:“你去舀笔墨来。”

    “笔墨?莫不是口诀?”他双眼放光。

    “少废话,去舀不舀。”

    “知道了。”后弦乐颠颠得飞出桃林,不一会就舀着笔墨回来。

    我点点墨,后弦坐在石凳上异常认真得看着我手中的毛笔。我画出了一个不倒翁,扔给后弦:“叫人做一个半人高的出来,做完了再来找我。”

    “什么?做一个大的不倒翁!”

    “恩!”在后弦惊讶的时候我将银子塞入袖子继续靠在石桌上发呆。

    “刷!”后弦甩着纸:“这算什么!”

    “练功用的。”

    “练功用木人桩,哪有用这个的!恩?我银子呢?”

    我懒懒得换只手撑脸,后弦在一旁找银子。

    “要学我的武功就要用不倒翁,不高兴你可以不学啊。”我懒洋洋地说,后弦已经找到地上,他听了我的话直起(身shēn)体:“知道了,我去做就是了。你有没有看见我的银子?”

    “银子?你不是舀回去了吗?”

    “舀回去了?”后弦疑惑得舀出荷包,颠了颠,笑了,“原来我放好了,最近要学武,看来花了了那里是去不成了。”

    “花了了?”我的声音依然懒洋洋,“今晚她会到贾铭凯那里助兴,你要不要一起去,可以看免费的表演。”

    当我说到免费两个字的时候,发现后弦的眸光里划过一道精光,看来是同道中人。

    后弦垂下眼眸,握拳咳嗽了一声:“咳,爷我有的是钱,花得起,不过今晚人多杂乱,淳于又受了伤,我就勉为其难得跟你去一趟,保护你的周全。“

    “好哇——”手指敲击着石桌,懒懒得看着后弦一本正经的脸,这小子原来是一个嘴硬的主儿。

    于是,晚上我就和后弦以及淳于上了马车,因为有了后弦,我便有借口不让南宫秋玥跟随。他虽然面无表(情qíng),但我知道他心里不高兴。他站在护国府的门口,目送我们离去,直到我看不见他的(身shēn)影。

    马车上,后弦和淳于又打上了嘴仗。后弦说淳于的伤看上去就假,非要把淳于的手弄脱臼,当然,后弦是在开玩笑,不过他这人说话的语气和神(情qíng)就是那么欠扁,一来二去,结果两个人真吵上了,还差点在车子里打起来,我险些抱头跳车。

    试想,好脾气的南宫都会被后弦激怒,更别说原本脾气就急躁的淳于了。

    推荐风之灵韵大大的《我并不想做皇帝》

    书号:1080892

    傅依然是大运王朝凤鸣公主,因为在金銮(殿diàn)上踢了皇帝一脚,被取消公主封号,废为庶人,发配荆州采石场为奴。因此开始迭状起伏的经历,也开始了自己戏剧化的一生。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六章 被小看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