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群架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呃。。。。。。又一个250还差一半。。。。

    大战一触即发,我不喜欢打架,可能是女(性xìng)反暴力的一种本能吧。本想阻止,(身shēn)体就被淳于推开了。尚未来得及反应,后弦就跃了过来。只见淳于一个转(身shēn),闪过后弦的掌风,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闪闪银剑。呀,我怎么就没发觉他的腰里藏着剑?

    剑光扫过我的眼睛,如蛇一般的软剑在淳于的手中如同游龙,后弦唇角带笑,未用任何武器,显然是游刃有余,他的(身shēn)形如闪电一般迅速,如狡兔一般灵巧,闪避着一道又一道银光。

    “你瞧不起我!”淳于前刺,后弦一般后翻,长长的辫子在空中画弧:“没错!”

    淳于疾走,剑刺向后弦落脚处,后弦在空中竟又是前翻,单手撑在淳于的肩膀就跃到了淳于的(身shēn)后,落在竹騀之上。然后他狡黠一笑,在淳于转(身shēn)之际,抬脚一踢,竟是将一片竹叶踢向淳于。

    那竹叶快如利箭,直扑淳于面门,我紧张地不敢呼吸。但淳于显然比我镇定,他将手中的剑竖起,那锋利的剑吹毛断发,当即,那竹叶在碰到淳于的剑时便一分为二,缓缓飘落。

    刹那间,一切都安静下来,后弦双手环(胸xiōng)依旧立在竹騀之上,淳于手执宝剑巍然不动,远处的远尘终于将琴弦接上,而离歌依旧背对着众人,舀着手中的洞箫把玩。

    “呃……”

    我才发出一个音节打破沉寂,后弦就再次踢了起来,这次,是数片竹叶连发,竹叶一片接着一片,扫向淳于,我叹气,这两个人玩上了。

    银光立闪,扫过竹林的每一处,忽然,有什么划过我的脸庞,带出一丝凉气,紧接着,我靠着的竹子就缓缓倒落,几缕断裂的发丝从眼角的余光飘落,我顿时呆若木鸡!原来那竹叶居然可以断竹!

    随即,就看见竹叶也飞向远尘和离歌,心立时提起,而远尘则是不紧不慢地将手放在琴弦上,“噌!”葱白的手指在阳光下划过一道玉光,竹叶在他的琴前略微停顿,然后,就在空中碎裂。

    于是,竹子的断裂声,琴声,竹叶飘落的婆娑声和衣摆的飘舞声,都混在了一起,生成一曲特殊的和鸣。鸀意盎然之间,是竹叶在空气中飞跃,飘零,坠落,碎裂,私斗终于最后演化成群殴。。。。

    我看得冷汗涔涔,我没武功啊,这若是被竹叶砍到还不分尸?正想着,就觉得有鸀影飘来,我本能地将目光聚焦在了前方,那一刻,四周的声音忽然从脑海中消失,眼前只有那个鸀影,它变得越来越清晰,是一片竹叶!

    竹叶的速度渐渐变慢,我惊讶于它速度的变化,侧(身shēn),看着它从眼前划过,好奇地伸手,夹住,竟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拉力!

    (身shēn)体里似乎有什么力量开始汇聚到手指,我顺着那拉力而去,运用外公教的太极借力使力,带着竹叶一起转(身shēn),然后,松手,那竹叶便又往来的方向飞去,(胸xiōng)口一阵发闷,有种想吐的感觉。

    似乎明白了什么,可又不是很明白,能看清竹叶的动向多半是因为聚精会神的效果,风清雅的(身shēn)体原本就是练过武的,眼力、耳力和(身shēn)法自非同一般,并且已经融入血脉,化作本能。

    当精神再次放松的时候,周围的声音瞬即如同倒灌一般回到脑中,是脚步声,而且是两个!

    “你刚才那是什么武功!”后弦已经站到我的(身shēn)前,拽着我的手臂兴奋地问,淳于赶来:“后弦,不得无理!”

    “输的人靠边站,喂,你刚才到底什么武功,我怎么从没见过!”他喊我一声喂,算是给面子了。

    “我那是……”忽的,一股(热rè)流逆流,我当即捂嘴,只觉得(热rè)烫的液体从我的嘴里和鼻腔涌出,指尖瞬间染满了鲜血,整个人当即傻眼。你说吐血也就罢了,怎么还流鼻血!

    “夫人!”淳于疾呼,后弦立刻扣住我的手腕,把住我的脉:“你的真气怎么这么乱!”他二话不说就将我按到地上,转(身shēn)坐到我的(身shēn)后,掌心推在我的后心。

    淳于在我面前蹲下,担忧而凝重地看着我。

    感觉有一股气流将我涌上(胸xiōng)口的(热rè)流压下,我长长舒了口气,用袖管擦了擦鼻子和唇角,心里开始纳闷,毕竟不会武功,那些(套tào)路都不甚明白。(身shēn)体稍稍舒服了一些,可四肢却是感觉冰凉。

    “你内力这么深厚,不好好运行会走火入魔的,你难道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后弦转回我的(身shēn)前,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茫然地看着后弦,他此刻变得异常严肃,严肃地宛如换了一个人。

    推荐君橙舞大大的《金屋藏妖》,即将完结,够肥可宰。

    书号:189428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章 群架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