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湿身(250加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250加更送到。。。好快,又要一个250了,,

    没想到贾少华男女通吃,我开始怀疑贾铭凯叫淳于做菜的真正动机。记得bl小说里小攻都喜欢看小受做饭,而且还让小受浑(身shēn)上下只穿一件围裙,然后就在厨房……(以下省略n+1字)。omz,男人的一些喜好果然是吾等女人无法参透地高深奥妙。

    “恶心。”我拉过淳于走人,“好色不分男女,上次就应该把他废了。”

    “夫人。”淳于脸上怒色稍退,“贾少华怎么来了。”

    “明天他老爹生(日rì),对了,你刚才说什么破了?”

    “哦,就是石锅,怎么办,夫人?”

    “啊?太可惜了,不过也没办法,石锅多煮也会破,这样,我们去问问远尘,哪里可以买。”

    “好,夫人,你手上就是贾铭凯的请柬?”

    “恩,他要你去给他做菜。”

    “什么!我不去。”淳于牛脾气上来,十头牛也劝不动。他说完,似乎觉得失言,还小心翼翼得看向我,我冷笑:“放心,我不会让你去的,居然还搬出轩辕逸飞,有口谕我就怕了?”

    “夫人!这是皇上的口谕!”淳于惊呼,我看着他惊讶的表(情qíng),险些脱口就问你难道不知道?努力忍住,我拍拍他的手臂:“放心吧,我不会给贾铭凯找茬的机会的,如果你真去了,万一吃出事(情qíng),我也会受到牵连。”

    “多谢夫人。”淳于狐狸眼水光盈盈,复杂的神(情qíng)夹杂着感动。

    正说着,已经到了远尘的院子,(春chūn)光之下,鸀意盎然,竹叶沙沙作响,一排清幽景象。远尘的院子里,今(日rì)居然又多了一个人,是后弦!

    后弦正在练拳,上衣是红色翻领紫色短衫,外翻的领子里面是他带着麦色的肌肤,脖子上还挂着一个牙齿的挂件,紫色短衫的衣摆只到膝盖,一根宽腰带束出他的窄腰,(身shēn)下是一条玄色的绸裤,裤管收入一双黑靴之中。

    每次见他不是远处就是黑夜,印象中除了他那副臭(屁pì)的神(情qíng),其余便很是模糊,今(日rì)一看,却是轮廓分外清晰的一名男子。

    瓜子脸,尖下巴,龙眉凤目,神采飞扬,体型精干(挺tǐng)拔,动作如同龙飞凤舞。

    高手出手,气劲飞扬,竹叶飘零,如同鹅毛纷飞。让我想起了昨晚的一地鹅毛,今天可把小若收拾惨了。

    忽的,寒光扫下,我本能得往后退了一步,手臂被人扯住,就往一旁一带,后弦飘然落在我的面前,长长的辫子在竹叶之间飘扬。

    一把短而锋利的匕首指在我的鼻尖,淳于用手弹开:“后弦,你想刺杀夫人呐。”

    后弦收起匕首就凑近我的脸,一脸坏笑:“喂,你昨晚怎么没来,我可是等了你一个晚上,莫不是……被南宫那小子缠住了?”

    眨巴了一下眼睛,总算想起昨晚的事,后退一步仔细打量后弦,他直起(身shēn)体,腰板(挺tǐng)直,站如松柏,双手环(胸xiōng),神(情qíng)拽拽。

    淳于的眼中带着探究,远处远尘和离歌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qíng),宛如当这里是空气。

    我开始绕着后弦走同心圆,来回走了一圈后,我笑着摇摇头,然后走人。

    “喂!你什么意思!”后弦追了上来,我笑道:“就这意思。”

    后弦不解得歪了歪脑袋:“那又是什么意思?”

    “等你明白了就不会问我什么意思了。”

    “你们这是在绕口令?”淳于跟在一旁忍不住发问,我笑笑:“淳于,你去砍两根竹子来。”

    “竹子?”淳于不解,我停在了远尘的竹门前,看着那翠鸀的竹子:“贾铭凯那样的贪官还想让我送礼给他?就送他两根竹子。”

    “啊?”

    “节节高不好吗?”我冷嘲,推门而入,远尘正保养着琴弦,离歌转动轮椅,背对于我,真是一个怪人,他不理我我自然也不会去理他。

    今(日rì)远尘穿的是一件鹅黄的袍衫,上面有着淡淡的如同花开的纹理,很清爽,我喜欢远尘那些淡色的衣服,看着能让人心静。

    “喂,护国府那么多家丁,你怎么老让淳于干粗活。”后弦的话让我一愣,转(身shēn)一看,淳于还真就老实得砍竹子了,我拍着自己的额头:“糟了糟了,养成习惯了,淳于也真老实。”

    “哈,我看你是有意刁难他吧。”后弦(阴yīn)阳怪气得语气像是存心想跟我吵架,我笑道:“你看不惯那你去砍啊,也不知道你功夫是不是真那么好,如果真是踏雪无痕,昨晚怎么还会湿(身shēn)。”

    “**!”后弦一声惊呼。就在这时,从远尘那里传来一声断音“嘣!”我看过去,这下可好,琴弦断了。而一旁的离歌显然是后背变得有点僵直。

    我回头再看后弦,他张着嘴,眨着眼睛,忽的,他眸光一闪:“原来是这个湿(身shēn),哼!昨晚要不是你我会湿(身shēn)吗!”

    “嘣!”又是一根,看来今天远尘的琴是越保养越破了。

    (身shēn)边鸀影一晃,淳于将两根竹子扔到我和后弦的(身shēn)旁,放下他原本挽起的衣袖,撇撇嘴:“后弦,你还有(身shēn)可失嘛?”

    “噗!”我扑哧乐了,扶着淳于的胳膊笑地肚子痛,直竖大拇指:“高,你真高!”

    “淳于!你什么意思!你明明知道她说的是我落湖的事(情qíng),你又瞎起什么哄!”后弦的脸立即涨了个通红。

    淳于单手叉腰,一手随意地撩拨开眼前的刘海,桃花眼半眯:“什么?自诩天下第一的人居然昨晚掉湖里了?哎哎,该不是被姑娘哄地腿软站不住……”

    嗖,一片竹叶飞过淳于的脸庞和我的头顶,额头发紧,后弦还真是个火爆的脾气。不对,空气怎么又凉了,偷眼看(身shēn)边的淳于,只觉得有一团黑气紧紧将他包裹,要命,这两位不是要开架吧。

    我算是明白了,估计后弦在护国府呆着浑(身shēn)发痒,就想找人干架。

    推荐萧楚生的《重生之前面》,书号:1021939

    人生安能做草状?

    长相平凡的演艺女经济人遭受意外(身shēn)亡,她心有不甘,未曾完成生前心愿,意料之外,她重生了……

    人生际遇不可预料,看她怎样披荆斩棘,在这人世间,杀出一条血路……

    :指演戏的女演员,也有优伶、女伶的说法(有联想到其他的不cj筒子,站到角落,自pia三百下)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九章 湿身(250加更。。)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