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来客人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今天又学会一件事,就是来到这个世界要学会纯洁。不然我每天上演喷泉。

    下楼,没想到迎面走来那个帽子男,你说这古代也是,都整神秘。我赶紧上前道谢:“这位……大虾,真是谢谢你的马。”

    帽子男扬起脸,我在楼梯上,他在楼梯下,黑色的罩纱遮住他的脸,我依然看不清他的样貌。他拱手:“姑娘不客气,救人要紧。”

    姑娘?看来他不是本地人,不知道我是护国夫人,对了,我也没盘头,的确像个小姑娘。奇怪,怎么觉得他的声音有点耳熟?

    我笑笑,侧(身shēn)让路,没想到他也侧(身shēn)让路,一时两个人陷入小小的尴尬。

    “呵……谢谢。”我提裙而下,走到他(身shēn)边的时候闻到了和玄明玉类似的那种丹药的香味。

    “姑娘。”忽的,他叫住了我,我回头,他抱拳,此番他上我下:“在下冒昧,请问姑娘的芳名。”

    “呃……萍水相逢,不足挂齿。”我笑着离去,总觉得这声音很是耳熟,但不是玄明玉的。究竟是谁?

    结果,一顿饭在他们鄙视的目光中结束,太郁闷了。最囧的是冷月瑶还一个劲问我为什么喷,说我当时准是想什么乐事,是乐事,np能不乐嘛。无语。。。

    回去的时候正面撞上花了了的那张豪华亭轿,那女人长得真是一个字:赞。(胸xiōng)是(胸xiōng),(屁pì)股是(屁pì)股,那(裸luǒ)露在空气里的皮肤还透着光,可是南宫秋玥看到一个人之后却拧起了眉,脸上还带出了怒意。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是看见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穿着一(身shēn)黑衣,但是,黑衣上却是殷红的花纹,花纹就像是花的根茎,蜿蜒,扭曲,布满黑衣,让那件黑色的长衫变得鲜艳。

    “后弦!”淳于这一声惊呼到有点让我吃惊,那个男人就是后弦?那天晚上回家虽然三夫四侍全站在院子里,但当时天黑也没看清,这次要好好看看。可是再次回眸,那里已再无后弦的(身shēn)影。最后还是没有看清后弦长什么样子。

    是夜,南宫秋玥饭后跟着我回了院子,这让我很紧张,因为小九现在在那院子里,如果南宫秋玥跟着我回去,若是说错,就被小九知道我今天闯了祸,那我的耳朵今天就遭殃了。

    “秋玥,你有何事?”

    明月之下,南宫秋玥认真地看着我,星辰一般的眼睛如同融入了夜空,看地我心跳开始变速,很紧张,他会不会问我:你是谁?

    空气静谧地没有半丝风,南宫秋玥眨了一下眼睛,淡淡的笑了:“夫人今(日rì)辛苦了,早些休息吧。”

    呼……松口气。

    南宫秋玥太聪明,这件事瞒不了多久。举目望天,如果南宫秋玥知道我并非风清雅还会那么忠心于我吗?他是个人才,要想办法挖到我这边。

    “夫人,要不要继续瞒着南宫官人?”房间里传来小若的声音,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屋前的廊檐下。

    “还没到时候,她回来了没?”

    “她?应该快了吧,这饭也吃完了,怎么还不见她?”

    我有点奇怪,按道理小若是会武功的,怎么没有发现我回院子?

    “可是夫人,小若只怕她会惹祸。”

    “惹也罢,不惹也罢,这几年天下安静,风家安静,玄家安静,都不是好事,有她在,闹腾闹腾也好。”

    “可是那是夫人您的(身shēn)体。”

    “哼,那(身shēn)体穿我(身shēn)上就能是我吗?”

    “夫人……”

    我提裙而入:“没错没错,你穿剩了给我穿。”

    “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小若吃惊地看向我,小九已经上了(床chuáng),我笑地依旧无赖:“放心吧,我哪能给你惹祸呢?给你惹跟给我惹不一样。”是没惹祸,只是打了你小表弟。

    “哼!”小九给了我一个华丽丽的白眼,“别惹祸,不然我保不住你,如果株连九族,记得先把我休了。”

    嘿,这小子原来连后路都想好了。

    “对了,听说……吏部尚书贾铭凯是你远方表舅?”探探口风,看看风清雅跟这个表舅关系怎样?

    小九在(床chuáng)上站起(身shēn),穿着一(套tào)白色的小绸衫:“你问这个做什么?”

    “哦,今天在外面吃饭,无意间听到一些传闻,似乎对贾大人的评价不怎样,所以担心影响我的名声。”

    “哼。”小九盘腿而坐,藕臂交叉,“贾铭凯的事(情qíng)不要沾,少惹事,吃你的用你的,其他的事楚翊和南宫秋玥回处理,你只要做你的护国夫人,明白吗?”

    “明白。就做一米虫我还不会?护国府米虫不少,多我一条不多,嘿嘿。”

    “是的,风家养的起。”小九狂妄的说,这话从一个小不丁点的正太嘴里说出来很有趣。

    打风清雅表弟的事(情qíng)算是瞒了过去,接下去的几天我龟缩。倒不是怕贾家,只是嫌小九烦。

    等了两天贾家那边也没找上门,而小九这里似乎也没动静,显然这事没传到宫里,心里安生了,(屁pì)股又坐不住了,琢磨着出去游山玩水。

    就在这一天,从外面传来消息,说是东莱国的使节为了答谢轩辕王朝帮他们度过了灾荒前来献礼。

    看来又有好玩的事了。

    这一空,我就想起淳于的事,什么事?就是他是御厨世家的事,那他做得菜一定好吃。

    云高风清,又是一个好天气,毕竟天下太平我就耐不住,这叫满园(春chūn)色关不住我这根红杏。

    呃。。。。当然,我不是要去勾搭谁,只是实在不想呆在院子里繁殖蘑菇。

    无意间逛到了远尘的竹林,郁郁葱葱一片,风里带着竹香。看着从土中冒出的新鸀,就咂巴着嘴,这(春chūn)笋又嫩又鲜,看着就好吃。

    “夫人?”

    熟悉的声音传来,抬眸,斑驳的阳光下站着依旧(身shēn)着白衣的远尘,他总是给人遥远的感觉,我再次看向(春chūn)笋:“远尘,去把姗姗叫来。”

    远尘并未作答,他依旧站在原地不动,我看向他,他淡淡地看着我,眼中无风无云:“夫人想吃笋?”

    “哦!远尘你看出来了?”

    远尘微微点头:“方才远尘见夫人盯着(春chūn)笋许久,此番又叫淳于侍郎,远尘猜想夫人想吃这笋。”

    “嘿嘿,是的,这笋莫不是不能吃吧。”

    远尘轻拾衣摆蹲下,轻轻抚过新笋:“今(日rì)你与夫人有缘。”

    浑(身shēn)一阵寒毛,感觉吃笋都变得罪孽。但是,这不会动摇我吃笋的决心。于是我笑道:“是啊,早吃早超生。”

    远尘侧脸看我,眼中透出一抹异样,然后,他笑着起(身shēn):“远尘去叫淳于侍郎。”

    “有劳有劳。”

    只是没想到远尘离开没多久,管家又从远处跑来,老管家也是,明明知道自己年纪不小,还喜欢飞奔,他跑到我面前又跟以前一样狗喘:“呼呼呼!夫,夫人,来,来客人了!”

    “哦?”回头看竹笋,想了想,“知道了,你蘀我交代淳于侍郎,让他在这里乖乖挖笋。”

    “啊?”老管家面露同(情qíng),摇头叹气,“淳于侍郎真是可怜哪。”

    呵……对不起,小狐狸,本夫人无聊,就只想着虐你,真不知是你的荣幸,还是悲哀。

    小廉子和小林子明天共赴pk场,请大家务必多多支持,嘿嘿,至于加更方法小廉子看了明天(情qíng)况再做决定。乃们就别想再让小廉子上当,用分数加更了,小廉子可想活着过年。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七章 来客人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