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咱就以大欺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贾少的桃花眼充满了惊惧,树林里只有“沙沙”的树叶声,荒郊野外,杀了他的心都有。

    狠狠将他推开,他往后趔趄了一步,被自己脱落的裤子绊到,跌坐在地上。雪花花的腿在风中颤抖。

    侧脸看南宫,他正发着愣。在接触到我的目光后似乎从某种失神中回神,他立刻收起了剑:“夫人,没受伤吧。”

    “恩。”心(情qíng)依旧不爽,瞟向那两个打手,打手当即放开了姑娘,站得毕恭毕敬。

    姑娘有点发愣,还没回神。

    搓了搓脸,放柔表(情qíng),对着小丫头扬起笑脸:“那个……你可以走了。”

    小丫头惊颤地点点头,扭(身shēn)就跑,消失在林中。

    冷冷地再次瞟了一眼地上贾少,一阵山风带出了满林子的欢唱,我高声道:“听说最近宫里正好缺个太监总管,你有兴趣我可以举荐。”贾少依旧神(情qíng)呆滞。

    忍着笑,翻(身shēn)上马,见南宫秋玥也带来一匹马,稍稍安心,总算不用两人共乘一匹。

    南宫秋玥骑在马上,低眸看着地上的贾少,双眉微拧,似是忧虑,但更多的却是同(情qíng)。

    “南宫,走吧。”我扬起了鞭,南宫秋玥便随之跟上。

    “夫人,饭菜已经准备好了。”南宫秋玥在一边说道,我放慢了马速:“恩,正好去还马。”两匹马似乎说好了一半开始不紧不慢而行。

    “夫人,只怕贾大人不会善罢甘休。”南宫走在我的(身shēn)侧,脸上带着先前的忧虑,原来他方才的担心是怕贾少老子找我算账。

    可是,有句话叫做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我既然是护国夫人,为什么不做一些以前想做而做不到的事?就像今天,没人敢管的事我就能管。

    真是爽,胃口都好。

    阳光透过树林斑斑驳驳地洒落在他的(身shēn)上,深蓝色的长衫带出了一种特殊的忧郁。

    我盯着南宫秋玥的侧脸,发现他穿深蓝的衣服其实很称,严谨而庄重。他对风清雅的忠心和关心让我不(禁jìn)有点感动:“对了,秋玥,那混蛋怎么是我表弟?”

    南宫秋玥侧过脸,略带惊讶地看着我。

    “怎么了?”南宫秋玥为何会忽然露出那样的表(情qíng)?可是那份惊讶很快被微笑代蘀:“今天的夫人与以前不同。”

    我赶紧将脸侧向另一边,完了,被发现了,心里一阵腹诽后,转脸淡笑,我想风清雅那么内敛,应该要沉稳一点:“秋玥何以这么说?本夫人怎么觉得反而是又回到了以前的以前呢?”我略有所指地看着南宫秋玥,他的(身shēn)体随着马的行走而左右微动。

    他认真地看了我一会,露出一抹笑:“或许吧。”然后,他看向前方。

    心里再次纠结,我如果继续做以前的风清雅,南宫秋玥一定会对我越陷越深。如果他喜欢那样的,那我就该反其道而行之。

    对啊,我只要做我自己就可以了,那样我就是在做好事,让这么一个好男人单恋太浪费资源了,应该放开他,让他去(爱ài)能(爱ài)的人,可是,他是我的夫啊,风家的鹰犬,就算(爱ài)上别人也摆脱不了风家……

    “夫人在想什么?”

    “哦,没什么。”我看向南宫秋玥,他的目光依旧认真而深沉,“我在想你说的贾大人,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是啊,秋玥忘记了。”他自嘲得笑了笑,我有点生气:“我刚问的你就忘记,你怎么可以这么心不在焉?究竟在想哪个小姑娘。”

    “在想夫人。”

    吃了一惊,沉下脸。南宫秋玥眯眼淡笑,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轻颤,正要发作,南宫秋玥恰到好处得开始说道:“夫人失忆了,加家是风家的远亲,关系很复杂。”说着说着,南宫秋玥皱起了他清爽的眉,“贾少华是贾铭凯的儿子,也就是刚才那个贾少,而贾铭凯的妻子是风家二当家风无敌的妻子的妹妹的女儿。”

    #¥¥%¥……@@……糊涂了。

    “虽然不是本家,但也属风家的势力。按辈分,他的确是您的远方舅舅。”

    “好复杂。。。。什么官?”先搞清楚官阶,如果比我大,我就让风清雅善后。。。。感觉风清雅就是给我擦(屁pì)股的。

    “吏部尚书,正二品。”

    “正二品!很大啊,那我几品?”这个问题相当滴重要啊。我紧张得看着南宫秋玥,他略微顿了顿:“夫人为皇上钦定的护国名号,相当于郡王爷,可算从一品。”

    “从一品!乖乖隆地冬,就是老子比他大,哈哈哈哈……”我在马上得意地大笑,一时竟是收不住,直到笑得咽住了口水:“咳咳咳……”

    南宫秋玥伸出手轻拍我的后背,偷偷一瞄,他眉峰紧拧,脸上挂着黑线。

    我赶紧喘了口气,推开他的手:“我没事了,谢谢,那就是我在他之上,这官谁大谁说了算,我不用怕他。”典型的欺软怕硬,以大欺小派。

    “可是夫人,他是风家人,只怕本家那里……”

    “有谁规定本家的人就不能动?”我冷笑,“在风家,我是本家,他是旁系,也是我大!有种他就来找我,谁怕谁!”不过这件事还是别让风清雅知道,否则定又是一顿啰嗦。

    “夫人……”

    “什么?”

    南宫秋玥将手往我这里伸来,自作多(情qíng)得心跳加速,结果人家是去拉我的缰绳,他无奈地摇摇头:“您走错方向了。”

    囧,脸红。。。

    “秋玥。”

    “是,夫人。”

    “这件事回家不许提。”

    “……是……”

    小廉子一月pk,请亲们多多支持,加更按照收藏,小廉子会每(日rì)报出收藏量。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章 咱就以大欺小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