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多管闲事的夫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夫人——”

    (身shēn)后传来南宫秋玥的呼喊,因为是闹市,如果分神容易撞到行人,于是我扬起手随意挥了挥,算是给南宫秋玥一个回应。

    曾经有一年,只飞英国单线,那时,结实了一个死党的英国(情qíng)人,那男人还是个贵族,没事喜欢骑马,于是,每次到英国,都会去跟他虚心求教。

    现在想想,我那死党不比男人花心,为啥我就不厌恶我那死党?呵呵,或许就是因为都是女人的关系。

    跟着那马车就出了城门,当时只是心系那姑娘,没有想过自己从未踏出过护国府,就这样出了城,容易迷路。

    马车在一片密林停下,我跃下马就跑去,大汉发现我前来阻拦,可看清我后却是恭敬地让开:“护国夫人!”

    恩?原来他们认识我。该不是撞到熟人了吧。这下可囧了。算了,人生最囧的一次是撞到boss和他亲(爱ài)的开房,那次可是囧到家了。

    从那次以后,没有任何一件事会让我囧了。。。

    “吾……吾……”马车里传来一声声短促的挣扎声,我疾步走到马车前,马夫惊讶地立刻下车跪地。

    伸手,撩帘,全(身shēn)的血液立刻冲上脸。

    “你,你,你们在做什么!”

    车厢里,一华服男子正压在那姑娘的(身shēn)上,那姑娘已经衣衫袒露,只剩一件肚兜勉强遮住那呼之(欲yù)出的(春chūn)光。

    “救命!”那姑娘大喊,却被(身shēn)上的男子按回地板捂住了嘴。

    “他妈的!谁扫了爷的兴!”那男子大骂着回头,忽的,他愣住了,而我也看清了他的样貌。一双细长的桃花眼。

    俗话说,一双桃花眼,绝对色狼眼。

    他笑了起来,依旧坐在那姑娘的(身shēn)上,让那姑娘无法挣脱。

    “原来是表姐。”

    “表姐?”我惊呼,但很快清醒过来,感(情qíng)不是熟人,是亲戚,丫的,该不是狗仗我这个护国夫人的势欺凌弱女吧。

    慢着,老子是是来救人的,不是看(春chūn)光的,立刻骂道,“混蛋!你给我把那姑娘放了!”

    “哟!表姐,表弟我抢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怎么这次你反而管了?”他懒懒地从那姑娘(身shēn)上移开,姑娘立刻裹紧自己的衣服缩到了一边,恐慌地看着我们。

    听这混蛋的话感(情qíng)我之前还睁一眼闭一眼?丫的风清雅,下次再也不同(情qíng)她!

    “你丫的!谁是你表姐!”我怒喝,靠之,风清雅养了个什么表弟?

    “怎么,装失忆?”那男子忽然扣住了我撩帘的手腕,我本能地反手握住他的手腕,腰力一转,就将那男人扔出了车厢。

    我并不是不会武功,而是不会那些飞天遁地的,防狼术还是会几招的。

    “碰!”男人被我甩到了地上,我扣住他的虎口,反过他的(身shēn)体,膝盖顶在他的后背,呼,好连贯,没想到竟然成了本能。

    “你个欠x的!老娘失忆了,管你是哪根葱哪颗蒜的,你抢女人就是不对!”

    “呵!我说表姐,你该不是吃醋了吧。”这个所谓的表弟语气还是那样轻佻。

    “吃醋?”我疑惑,难道风清雅跟这个混账东西有一腿?oh!卖糕点的。

    “表姐,不然你何以这次就管了?”

    “我不记得了!我……”

    “啊——救命啊——吾!”

    怎么回事?我回头,原来那小丫头不知何时跑出了马车,结果却被那两个彪形大汉揪住了。这一分神间,(身shēn)下的人突然翻转,反手握住我的手臂就将我往下拉去,这色狼是会武功的,估计刚才能让我得逞是因为对我没有防备。

    惨了,我是来救人的,如果没救成,反被擒住,那岂不是很丢人?

    重心不稳而扑向面前的人,他手上的力往一边带,我便随着他的翻(身shēn)而后背着地,来不及多想,就抬起了腿,一脚正踹在他的上腹,他立刻放开我退开,我也得空站起。

    “风清雅!你什么意思!”他怒目相对,好像反而是我不对,我掳起衣袖:“当街抢人,侮辱民女,你急火攻心了怎么的?要不要姐姐我给你做两碗龟苓膏吃!”

    “哼!爷乐意,谁让这((贱jiàn)jiàn)货不识相!”他一脸鄙夷,让我相当滴不爽,我冲到他的面前,他得意扬扬地笑:“别人怕你我可不怕,我父亲可是你舅……”

    “啪!”他话还没说完,我就狠狠甩了他一个耳光,将他未说完的话打回肚子:“我还是你大爷呢!”反手我还想给他一拳,却被他扣住了,他血红着眼睛,大吼:“你敢打我!别以为我不会打你!”说着,他扬起了拳头,完了完了,我打不过他的,怎么办?风清雅的内力怎么用?是往上?还是往下?呃。。。往下ms就变成猪猪乾坤(屁pì)了。

    只感觉到拳风((逼bī)bī)近,我立刻用手挡脸,不能毁容。

    可是,拳头没有在预料中落下,反而扣住我的手也松开了。然后,就听见了他的痛呼:“哎哟哟哟。”

    我睁眼,乐了,是南宫秋玥。

    “南宫!你敢管我!”这个风清雅的表弟气焰相当嚣张,南宫秋玥面带微笑:“贾少,您要打的是南宫的夫人,南宫为何不能管?”

    “啊!”似乎是南宫秋玥手上力度加重,这个贾少的脸都皱在了一起。有了南宫秋玥做靠山,我的尾巴就翘上了天,扬手华丽丽得再次赏了这个表弟一个耳巴子:“臭小子居然敢野战,老大我今天就蘀你老子教训你!”

    “风清雅!你有种!”

    “哼,我是女人,我没种。”

    “你!”

    “我警告你!”我指着面色惨白的贾少,“你如果还敢抢,我见一次打一次!”

    “你敢!”

    贾少瞪圆了眼睛,臭小子居然还那么嚣张,我也怒了,随眼看见南宫腰间的剑,就抽了出来,南宫想阻止的时候,我已经将明晃晃的剑割过也少的腰间。剑可真是好剑,吹毛断发,立时,他的袍子,连带裤子就掉在了地上,**的双腿在风中打颤。

    “信不信我废了你!”我指向他白色亵裤的当中。

    “哇——哇——”乌鸦响亮的叫声划过天空,整个树林一下子恢复了无人时的宁静,只剩下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狠狠将剑插入土中,剑光划过贾同志的雪白雪白大腿,他的表(情qíng)定格着,表(情qíng)变成了死灰。

    “有种你来找我!哼!”别激我,我(性xìng)子冲动,就吃激将法!

    推荐新人新书

    《女相》

    书号:1121439

    文案

    十岁那年,父亲被杀,母亲临死前揭露了一个十年前的大秘密!

    十六岁那年,她成为(春chūn)满楼的小婢,却被花魁陷害送入宫中。

    宫廷纷争,毒药陷阱频频皆是。

    是谁在为皇上下毒?又是谁在为其解毒?是谁在设计陷阱?又是谁在控制傀儡?

    杀父仇人到底是谁?是皇上还是监国丈?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三章 多管闲事的夫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