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玄明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张廉 书名:八夫临门
    下午的(春chūn)游因为我肩膀风寒入侵犯了疼就没参加。毕竟伤还没痊愈,不可多吹风,若变成风湿就麻烦了。

    晚上的御宴就跟年底请领导吃饭,无法避免。

    宴会上,我成了大家敬酒的对象,乖乖隆地冬,咱也当了一把领导。

    以生病为借口,能少喝就少喝。

    御宴上的酒味道很奇怪,白酒不像白酒,黄酒不像黄酒,主要还是因为生前不怎么喝国产酒,古代的那些琼浆玉露在国内也没有很好得发展起来,酒席上多为红酒,啤酒和白酒。

    而酒吧里又都是搀了饮料的洋酒。

    手里的酒入口相当清爽,甚至感觉不到一丝酒味,可是入喉后,如冰雪一般慢慢化快,紧跟着就是火一般烧了上来,却不像二锅头烧地那么猛,很温暖。

    然后,风雪音就提出是要我唱《笑红尘》,原本带着六分醉意唱起来的确意境十足,可惜在看到风雪音的那一瞬间,全吓没了,就只剩下胆寒。

    而纨羽和其他官员也一起起哄。

    “听闻护国夫人弹一手好琴,今(日rì)夫人定要弹上一曲助兴。”

    完了,晕了,晕了……

    “海盗船长,嘿咻嘿咻!”

    我一愣,呆呆得看着(身shēn)边的小九,他站了起来,然后开始在我(身shēn)边扭:“粉红娘娘,哎哟哎哟~~”

    “哈哈哈哈……”文武百官全笑开了,小九继续扭着,就像醉了:“海盗船长,嘿咻嘿咻,夫人姐姐,一起啊。”

    囧。。。。。不过,是个好主意。

    “粉红娘娘,哎哟哎哟~~~”小九翘了个兰花指,学足了(骚sāo)娘们,我更囧。。。。

    “妹妹,重小公子这是……”

    我呵呵笑着:“那个……晚上余兴节目,余兴节目,呵呵……看来小九醉了,我得先带他下去,免得丢人现眼。”不知百官会怎么看我,定是酒色夫人了。

    “夫人姐姐,夫人姐姐,你怎么不一起了?”小九醉悠悠得拉扯着我的衣服,我佯装怒道:“你什么时候偷喝酒的?”

    “什么酒啊……小九可喜欢喝那个水了……”小九和我还是相当滴有默契滴。

    我给轩辕逸飞和风雪音行了个大礼:“失礼!失礼!告退,告退。”

    抱着小九迅速开溜。

    跑到门口风一吹,后劲上来,人有点不稳,撞到了来人,一头扎进他怀里,一阵特殊的药香钻入我的鼻息,我和他彼此都撞地后退。

    “护国夫人?”

    很是熟悉的声音,我样起脸看清了来人,是那天书楼里遇到的人。

    “明玉……”忽的,小九在我的怀里轻唤了一声,他的声音很小,没有被面前的男子发现。

    “明玉?”我无意识地跟着小九重复,面前的男子脸上带出了笑容:“夫人终于记起我了?”

    倏地,怀里的小九(身shēn)体收紧趴到了我的肩上,不再面对面前的男子。

    原来他就是明玉……

    (身shēn)体不自主地晃了晃,明玉伸出手,却被另一个人从(身shēn)旁扶住:“夫人,秋玥送你回府。”

    “秋玥?”

    (身shēn)边的秋玥从我的怀里抱出了小九,扶着我的胳膊,关切得问:“夫人还能走吗?”

    “恩。”做了一个大大的深呼吸,清醒了许多,再次看向明玉,“这位明玉公子,那(日rì)非常感谢,改(日rì)再续。秋玥,走。”说罢便再也不看他一眼。

    原来这个娘娘腔就是明玉啊,风雪音为何要提起他?对了,下午问南宫问了一半,过会就问他。

    出宫门,遇上了丘公公,原来轩辕逸飞给我们安排了马车,或许我跟轩辕逸飞将来会相处地不错。

    “南宫。”在车厢里我忍不住问坐在(身shēn)边的南宫秋玥,他的(身shēn)上是让人舒服的沉香,这里的男人似乎有带香囊的好习惯。

    “夫人何事?”

    “明玉到底是谁?”

    南宫秋玥原本没有表(情qíng)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犹豫:“他是……夫人最(爱ài)的男人。”他说罢用那双星辰一般的眸子看着我,坐在我和他之间的小九抱住了我的腰,将脸埋在我的(身shēn)前:“夫人姐姐,抱。”

    “哦。”我抱住了小九,他的(身shēn)体在微微颤抖,我似乎明白了风雪音提起明玉的原因,也明白了风清雅的弱点,哎,女人的弱点还能有什么。如果风清雅能像风雪音那般做到绝(情qíng)绝意,只怕现在做皇后的不是风雪音,而是风清雅。

    头有点沉,(胸xiōng)口有搓火苗,又是一个痴(情qíng)的女人,丫的,我们女人就只能为男人而活吗?

    “明玉公子姓玄,玄氏是练丹一族。”

    “炼丹?玲珑宝鉴!长生不老丹!”我一声高过一声,小九抱住我的手又紧了一分,看来风清雅偷玲珑宝鉴多半是为了玄明玉。

    “夫人想起来了?”南宫秋玥的语气里带出了几分欣喜,我摇摇头,看着窗外:“只是推测,既然你说我(爱ài)这个男子,而玲珑宝鉴又是长生不老仙丹的配方,那我那次多半是为了他……”

    “可是……秋玥不曾跟夫人提过玲珑宝鉴的事(情qíng)。”

    “是玄明玉告诉我的,昨天我在书楼遇到他,偶然讲起玲珑宝鉴。真是不值,为了那样一个男人牺牲自己的生命值得吗?”后半句我是说给小九听的。

    “但是夫人(爱ài)明玉公子……”

    “那他喜欢我吗?”我转回脸反问,让小九好好清醒清醒,南宫秋玥似乎因为我突然反问而愣住了神,我冷笑:“只怕是不喜欢吧,那个玄明玉看我的眼神哪有感(情qíng),以前的风清雅不过是单恋,还要受制,吾!”忽的,南宫秋玥捂住了我的嘴:“夫人,隔墙有耳,轻一点。”他压低了声音,瞟了瞟马车外面。

    马车是轩辕逸飞的。

    我叹了口气,南宫秋玥放开手,随手还摸了摸小九的头:“看来小九真的累了。”

    他转移了话题,我(胸xiōng)口依然堵得慌,回去再好好教育风清雅男人为衣的理念,虽然我自己也做不到。

    “反正我现在不喜欢他。”我嘟囔了一句甩脸看向车外,“最讨厌就是长得像女人的男人,一看就觉得像男宠。”

    “男宠?”南宫秋玥失声而笑,转回脸看他,他立刻将脸撇向一边继续笑,我用胳膊顶他:“笑什么啊你。”

    “秋玥是想护国府的那些公子,岂不是都成了男宠?”

    “是吗……讲起来其他人长什么样子都没看过。”

    “夫人应该去看看,这样有助于夫人恢复记忆。”

    我歪着脑袋看南宫秋玥,他怎么像老爸一样啰嗦,他的脸上带着笑容,眼里透着认真,就像是在看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转脸继续看向窗外:“知道了。”

    “夫人想通了就好。”一只手滑过眼角,不知为何心里紧张了一下,那手却是再次摸了摸我怀里小九的头:“小九已经睡着了,今后只怕他也没多少快乐清闲的(日rì)子了,国子监的课程十分紧凑,不知道小九会不会太勉强……”

    听着南宫秋玥的感叹,周围的气氛让我感觉怪异,就像是一家三口在谈论儿子的未来。

    脸红了红,应该是酒的关系,才让我的脑子又变得混乱。

    愕然发现,还没申请pk。。。。。

重要声明:小说《八夫临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六章 玄明玉手机阅读